人生就是一坨屎(3)

本章節 2372 字
更新于: 2019-10-09
真抱歉,上個周末我怠惰了,因為鎮上來了一個漫畫家,我跑去作客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呢~





以下正篇

  高額妹腳上的水泡已經破了,傷口佈滿沙粒,光是看到這副慘狀就令人背脊發麻。

  不巧的是,我們的水壺都已經見底,沒辦法替她清潔傷口。無奈之下,蘇晴心只能讓高額妹騎到自己肩上,並吩咐我負責帶走剛剛撿來的垃圾。

  附帶一提,原本蘇晴心想叫我背高額妹,但這小妮子說什麼都不願意接近我。

  「那麼小梅,我們要先去哪裡找呢?」

  「嗯……那邊。」

  高額妹左顧右盼,最後卻隨便一指,指向海灘的無人處。

  海灘很大,人群的密度卻不高,到處都有自成一區的小團體在撿拾垃圾,隨便亂跑的話反而不好找人──蘇晴心卻沒注意到這點。

  「好,那我們就往那邊走吧。」

  「等一下,蘇晴心,應該回去服務處才對吧,這傢伙的阿姨應該也會先去服務處找人。」

  「對哦……小梅妳看,就算是變態葛格還是有一點用處的~」

  「真的耶,哥哥好聰明。」

  「這是常識吧!」

  「嗚嗚……」

  「彥世兄,我這麼努力想幫你提升好感度,你居然還這樣兇她?」

  抬頭一看,高額妹畏懼的神情遲遲沒有散去,讓我感到有些無力。

  這陣無力感或許並非來自高額妹、或是損人利己的蘇晴心……而是來自於習慣這一切,卻無法、甚至懶得反抗的自己吧。

  「唉……要提升好感就別用『變態葛格』那種稱呼啊。」

  「變態葛格真小氣,小梅我們不要理他。」

  「好……」

  這高額妹居然還開心地答應,小孩果然都是惡魔的轉世,害我心中萌生出恨不得捏死世界上所有小孩的衝動。

  蘇晴心聽進我的意見,走在最前方朝服務處前進,一路上,也用一貫態度與高額妹閒聊著。

  「小梅妳幾歲啦~」

  「十、十歲!」

  「妳十歲了啊?這隻神奇寶貝給妳,出去闖一闖吧。」

  「姐姐在說什麼?」

  「哈哈……年代隔閡嗎。」

  看來不只我跟蘇晴心有代溝,連小孩子也聽不懂蘇晴心的話,所以問題很明顯出在蘇晴心身上,希望她可以好好檢討。

  雖然離服務處不遠,但距離少說也有一公里,更別說蘇晴心還背著一名十歲兒童。路途還不到一半,她的體力就已經消耗殆盡。

  「就快……啊哈……到了……」

  「姐、姐姐還好嗎……」

  「呼哈……完全~沒事!」

  「她看起來快要被妳壓死了呢。」我事不關己地說。

  「咦咦咦!」

  「才……才沒有那回事~」

  「夠了啦姐姐,放我下來,我能自己走!」

  「啊哈哈~妳的腳……不是受傷了嗎……放心交給我!」

  蘇晴心很明顯在逞強,真搞不懂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冒出來的野小孩這麼努力。

  她踩穩每一個腳步,在潮濕的沙灘留下龜裂腳印,像是在進行瀕臨崩潰的掙扎。

  在她鍥而不捨的努力之下,服務處終於近在咫尺,蘇晴心如釋重擔,把高額妹放下來。

  「終於……到了!呼呼呼……」

  但是,蘇晴心不停喘氣,像是在施展拉梅茲呼吸法。

  「姐、姐姐還好嗎?」

  「呼、呼呼……我──我不行了!彥世兄,麻煩你帶小梅過去……拜託了……呼哈……」

  「哦~看來晴心大人的體力不怎麼好呢?」

  「閉嘴啦!快帶她過去!」

  蘇晴心突然提高音量,並罕見地皺起眉頭,甚至語帶責備催促我,讓我的情緒稍微變得緊繃。

  皺眉頭這種事很普通,甚至有人一天會皺二、三十次眉頭,但這個表情出現在蘇晴心臉上……異常感便如潮水般湧現。

  詭譎的違和感悄悄探出頭來,我不禁朝她多看了一眼。

  「高額妹,我們去找工作人員吧。」

  「咦?好……姐姐沒事嗎?」

  「大概吧,我們還是離燒滾的開水遠一點吧。」

  我扶著行動不便的高額妹,帶她前往服務處,讓服務處的工作人員接手我不擅長應付的小孩。接著把蘇晴心的水壺替裝滿水,便踩著急促的步伐離開,想盡快確認蘇晴心的狀態。

  這並非關心或是擔心,而是……道德感驅使──半調子的道德感。

  它允許我在蘇晴心淨灘時潑冷水、甚至中途走人;卻不允許我趁著蘇晴心痛苦時,表現出「關我闢事,妳活該~」的惡劣態度。

  我無法成為絕對的惡人,也無法成為絕對的善人……很大的功勞是來自於這種半調子的「道德感」。

  真討厭這樣的自己──

  「呼……呼……」

  「還好嗎?」

  我趕回蘇晴心身旁時,她的喘息頻率漸趨平穩,痛苦的表情也緩緩消失。

  「來,水。」

  「謝謝……」

  蘇晴心用左手接過沉重的水壺,卻沒有立刻補充水分,而是將水壺插進沙中。

  「不喝嗎?」

  「哈哈……等等再喝……」

  她蒼白的嘴唇微微彎起,彷彿想掩蓋此刻的狼狽表情。

  然後,我注意到了。

  她那隻緊握著的右手,細細的手指扣著小小的白色罐子,上頭還有藍綠色的吸嘴。

  雖然腦中立刻拼湊出簡單的推理,我的嘴卻不受控制,逕自開口。

  「那個是……什麼?」

  聒噪的蘇晴心沒有回答,只是悄悄把那瓶「藥」藏到屁股後面。

  「那是……氣喘藥吧?」

  「這、這個是──剛剛在地上撿到的!」

  「騙誰啊!」

  我一把抓起她的右手,將呈堂證供攤在陽光之下。我第一次發現,她的手腕異常纖細,沒了平時的囂張氣焰,更彷彿一碰就碎。

  「欸……那個……這個……」

  蘇晴心慌忙的撇開視線,眼神卻左呼右飄,可見逃避並非她擅長的舉動。

  明明身體狀況不允許,卻硬是背起受傷的女孩,義無反顧的逞強。

  我的情緒微微揚起。

  「把話說清楚!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我突然意識到了。

  ──我也正做著自己不擅長的舉動。

  「……」

  於是,我鬆開她的手。接著深深呼吸,站起身來,並朝坐在地上的她伸出援手。

  她雖然一臉困惑,卻不忘把氣喘藥塞進運動褲的口袋,旋即換上一如既往的態度。

  「哦~彥世在關心我嗎?好開心~」

  這次我沒有吐槽她。

  我沒有心情、也沒有資格。

  當我站在有如聖人的蘇晴心面前時,半調子的「道德感」便拿出半調子的皮鞭,一次、又一次抽打自己,從心中擠出名為「罪惡感」的殘渣。

  真討厭這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