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之十一

本章節 5979 字
更新于: 2019-10-09
陳渠如詢問男孩的狀況,駱謙頁告訴她,讓他暫時讓他留在這,跟李仲達交談幾句後,就往校長室走去。

校長是一位年約60歲的女子,看起來精明沉穩,端莊穩重,嚴肅中帶著溫和。

駱謙頁恭敬的說:「余校長您好,過這麼多天才來跟您見面。」

「別客氣,請坐。」

「駱老師,你高中時的輔導老師李主任,好幾次推薦你,我也聽我老同學提起你很多次,看來你沒讓他們失望。」

「您太客氣了,我只是盡力幫助那些孩子而已。」

「哈哈,我那老同學跟我說了不少你的事,看來我這老同學的徒弟,個性跟她很像阿!」

兩人談了一下學校的事情後,余校長突然認真的問:「謙頁,對於霸凌你有什麼看法?」

駱謙頁略帶嚴肅:「不該存在,卻無法阻止的存在。」

「你會怎麼做?」

「安撫跟斷根。」

「你果然跟你導師很像,連想法都一樣。」

余校長接著又說:「謙頁,我信得過我那老同學,當然也信得過【銀白角落】,我會請各位主任盡量配合你。」

「校長謝謝您。」

「找時間跟你姊姊去美國看看你們的導師吧,她很掛念你們。」

「會的,感覺校長跟我的導師交情很好呢。」

「我跟你的導師從小就認識了,自從她學習卡巴拉後也幫助我很多,我相信她的徒弟也是有能力的卡巴拉師,有什麼需要就找我跟李主任。」

「好的,我會盡力。」

「謙頁,那就麻煩你了。」

-----

卡巴拉;猶太教密宗,哲學思想卻和猶太教大相逕庭,可是兩者的最終目標一致。

卡巴拉以生命樹為主軸,稱為卡巴拉生命樹,有十個圓質,二十二條路徑,代表著各個層次以及各種思考。卡巴拉生命樹的思考哲學相當廣大,對應宏觀宇宙與微觀宇宙,以及韋特塔羅牌的22張大阿爾克納。

修練卡巴拉生命樹,需要相當多的時間思考和冥想,藉以強化精神和心靈以及提升自我,並且要努力參透生命樹中各個圓質的意涵。

在學習過程中,會漸漸開啟人的潛能以及感官,甚至出現一些能力,而十個圓質雖各有不同的代表性,但是最後同歸於一。

卡巴拉生命樹,也因為【黃金黎明協會】的推廣以及改進,成為近代西方神祕主義中,相當具引響力的一個系統。而【黃金黎明協會】也奠定了現代塔羅牌基礎,所以卡巴拉生命樹跟塔羅牌也有著緊密的關係。

-----

駱謙頁回到輔導室後,那男孩依然待在會談室裡畫畫,陳渠如顯得有點擔心。

「謙頁,不讓他回去上課沒問題嗎?」

「暫時先讓他留在這,中午再讓他回去吧,妳知道他幾年幾班嗎?」

「一年三班。」

「好的,我會去找他班導,順便解決一點問題。」

「你要去的時候記得跟我說,畢竟之前是我接洽的,而且我也想看你怎麼處理事情。」

「好啊,我要去的時候會跟你說。」

「謙頁...今天中午也一起吃飯吧。」

「好阿...那個...戒指戴的習慣嗎?」

「我很喜歡...我會一直戴著...」

「好的...」

午休時間,嚴晴跟張雅馨跑來輔導室,嚴晴水汪汪的看著駱謙頁。

「老師,雅馨要吹一下中央空調,嘿嘿...」

「到底什麼是中央空調阿?」

「哈哈哈,不跟你說。」

進了會談室後,嚴晴笑咪咪的說:「老師我也要家庭訪問,你送雅馨的小袋子我也要,還有阿,我的手機好像快壞掉了唷...」

「妳不用家庭訪問...小袋子我會送你一個...」

「你幹嘛臉紅啦,哈哈哈,不鬧你了,我去跟陳老師聊天。」說完喜孜孜的走出會談室。

然後張雅馨有點嬌羞的說:「老師,真的很謝謝你,我會好好珍惜你送我的東西。」

「妳是個好孩子,跟媽媽兩個人要互相關心喔。」

「我會的,媽媽要我代替她跟老師道謝,她說昨天和老師聊完後,心情突然變好了,有時間想請老師去家裡吃飯。」駱謙頁聽完相當欣慰。

「好的,幫我跟媽媽說謝謝,有時間我會去。」

張雅馨又說:「媽媽還有說,昨天晚上老師的手很燙,我把老師送的草藥包拿給媽媽看,她自己放到包包裡了。」

「那很好啊,那妳們昨天睡得好嗎?」

「我睡的很好,而且媽媽昨天晚一上床就睡著了,以前都要很久才睡得著。老師,你是不是在我家放了魔法?」

「妳不是說我像魔法師嗎?可能是吧。」

張雅馨想著駱謙頁為自己所做的,心裡一陣溫暖和喜悅,眼眶慢慢泛紅。

「老師...真的很謝謝你...我會努力關心媽媽...不會再有自殺的想法了...你說的話我都會聽...」

駱謙頁心疼又溫柔看著張雅馨。

「雅馨別哭,妳跟媽媽都會越來越好的,如果覺得媽媽有什麼問題就告訴我,妳有心事也馬上跟我說,知道嗎?」張雅馨用力的點點頭。

兩人出了會談室後,嚴晴正和陳渠如有說有笑。

「然後阿,老師就把墨水倒在雅馨的桌子上,哈哈哈,超帥的啦!」

「嚴...小晴...我拿小袋子給妳,等我一下。」說完從木盒拿了一個束口袋進了會談室,嚴晴也跟著跑了進去。

駱謙頁握著束口袋,雙手相扣,閉上眼睛,幾分鐘後,會談室裡充滿溫度,以及濃郁的草藥香氣。

駱謙頁把束口袋交給嚴晴:「把這個放在書包裡,如果晚上睡不好也可以放在枕頭下。」

嚴晴接過束口袋後,驚訝的看著駱謙頁。

「老師...你的眼睛變藍色了耶...」

「厲害吧,我會變魔術....」

嚴晴撫了一下胸前的長髮,水汪汪的大眼襯著俏麗的睫毛,認真的看著駱謙頁。

「老師...如果我心情不好,你也會像關心雅馨那樣關心我嗎?」

「當然會阿,妳們兩個都是好孩子。」

「老師會不會覺得我都很開朗,沒有什麼心事?」

「小晴,妳很成熟也很懂事,如果你有心事,我一定也會像關心雅馨那樣關心妳。」

「老師...今天放學陪我吃飯好嗎...我爸媽最近很忙...我覺得很孤單...」駱謙頁看著她沉思了一下。

「好啊,放學我請妳吃飯。」

「真的嗎?」

「真的,今天我請妳吃飯,可是我們找雅馨一起來,她自己一個人吃飯很久了。」

嚴晴喜出望外,緊握著束口袋,和駱謙頁一起出了會談室。

「結果阿,老師在我的桌子上簽名,還有阿,老師的手可以變的很燙喔」

「哈哈,真的阿,駱老師在妳的桌子上簽名阿!」

駱謙頁臉上尷尬的說:「下次再聊吧...午休快結束了...」

陳渠如笑著說:「妳們班導很容易害羞喔,哈哈哈!」

兩個女孩要離開前,嚴晴對駱謙頁柔柔的說:「老師,我們放學後我們來這找你...」

「好,放學後我在輔導室等妳們。」嚴晴帶著微笑和張雅馨離開輔導室。

陳渠如好奇的問:「你們晚上有約嗎?」

「是啊,我要請她們吃飯,嚴晴好像有什麼心事想跟我說。」

「你們感情很好呢,我第一次看到張雅馨笑,也第一次跟嚴晴聊天,以前輔導她們時都不太說話。」

「兩個孩子都變開朗了,比我第一天來的時候好多了。」

「她們知道你學西方神祕學嗎?」

「她們不知道,可是多少會有些感覺吧。」

「謙頁,明天放學你有空嗎...」

「有阿。」

「那我們一起吃晚飯吧,我也有心事想跟你說...」

「好...好啊...」

下午時分,廣播傳來:「一年五班班導師,請到教官室,一年五班班導師,請到教官室。」

未到教官室,就聽見王教官跟一個女子的聲音,兩人似乎爭執的難分難解。

王教官看到駱謙頁立刻小聲地說:「駱老師,這是陳志豪的母親,她對陳志豪被記大過的事情很不滿,堅持要學校撤銷。」

陳志豪的母親一副理直氣壯,咄咄逼人的態度,駱謙頁耐著性子跟她談了起來。

「陳太太您好,我是陳志豪的班導,我姓駱。」

「你們為什麼記我我兒子大過?他做了什麼?殺人放火嗎?」

「陳志豪打了班上同學。」

「小孩子打打架很正常啊,有需要記大過嗎?」

駱謙頁眉頭一皺,拿出手機給陳志豪的母親看:「陳太太,這不是小孩子打架,您看看吧。」

陳志豪的母親看完後,聲音明顯小了下來:「可是因為這樣就要記大過,你們不會不會把事情搞得太嚴重了?」

駱謙略顯不耐的說:「被您兒子打的同學,身上除了很多擦傷還有挫傷,腳踝也扭到了,眼鏡也被您兒子打爛了,而且對方家長已經不追究這件事,您還是覺得記大過很過分嗎?」

陳志豪的母親聽完後稍稍停頓,但氣焰很快又漲了起來。

「那其他三個人呢?他們也有責任啊,他們也在場阿!」

「他們三個也被記小過。」

「為什麼他們只被記小過,我兒子要被記大過?你們不覺得不公平嗎?」

駱謙頁聽完後,突然臉上情緒全無,心中盤算一下,跟王教官到旁邊商量。

「如果駱老師要這樣做的話,我也沒意見,反正校長叫我們盡量配合你。」

「教官謝謝您幫忙。」

「好吧,那麼陳太太您希望我們怎麼做?」駱謙頁一派輕鬆卻又冰冷的問。

陳志豪的母親被駱謙頁這樣一問,又想了一下手機的錄影,囂張明顯小了許多。

「至少我兒子不應該記大過,不然其他三個人也要改成大過!」

「都不用,只要您願意賠償陳志豪打壞的眼鏡,他的大過馬上撤銷,而且另外三個都改大過,您覺得怎麼樣?」陳志豪的母親一聽,馬上掏出錢包,拿出五千塊。

「這樣夠了吧?剛剛說的就這樣決定了!」

「好,剛剛說的就這樣決定了,我們馬上撤銷陳志豪的大過。」

陳志豪的母親離開後,王教官一頭汗的對駱謙頁說:「年紀輕輕的,有一套阿,難怪校長要我們盡量配合你。」

「之後的事情還要麻煩教官您了。」

「別客氣別客氣,我也覺得這個方式不錯。」

駱謙頁跟王教官要了個信封袋,把五千塊裝進去。

放學鐘聲響起,駱謙頁在輔導室等著嚴晴和張雅馨,十多分鐘後,嚴晴開心的帶著張雅馨跑進來。

「老師,走吧走吧。」

「老師謝謝,又麻煩你了...」

駱謙頁對兩人笑著說:「雅馨不要客氣,我們走吧,妳們想吃什麼?」

「義大利麵!」

「我都可以...」

「好,那就義大利麵吧」

陳渠如笑著對他們說:「要注意安全喔,不要給你們老師添麻煩唷。」

嚴晴笑嘻嘻的說:「陳老師放心啦,我會顧好他們兩個。」陳渠如聽完也笑了起來。

三人在學校附近的一間義式餐館一起吃晚餐。吃完晚餐後,駱謙頁又幫張雅馨打包一份,讓她帶回家給母親。

由於張雅馨回家路程較遠,還需要轉公車,和兩人再聊了一陣子後,駱謙頁交代張雅馨到家後要跟自己報平安,便讓她先行回家。

出了餐廳,駱謙頁和嚴晴走在捷運站旁的公園,兩人在公園找了張長椅坐了了下來。

嚴晴撫著胸前的長髮,一語不發,駱謙頁便問:「小晴,你應該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吧?」

嚴晴眼神認真,略帶凝重的說:「老師,你好像可以知道別人在想什麼,你第一天來的時候就把我的位置換到雅馨隔壁,然後還在輔導室跟我說,叫我跟以前一樣保護雅馨。」

駱謙頁有些驚訝,覺得這個孩子的觀察力真是敏銳,笑著說:「可能輔導老師當久了會有直覺吧。」

嚴晴眼眶泛紅,水汪汪的看駱謙頁:「老師...我覺得我爸媽好像會離婚...」

「妳父母只是最近工作上的問題有些爭執,不會離婚的,等這段時間過了,他們會跟以前一樣。」

「他們昨天吵得很兇,我很擔心...」

「小晴,把手給我吧。」嚴晴把手放在駱謙頁手上。

駱謙頁握住嚴晴的手,閉上眼睛開始感受,嚴晴也感覺到駱謙頁的掌心傳來一陣暖流。幾分鐘後,駱謙頁睜開眼睛,瞳仁已經泛藍。

「妳父親沒有外遇,他們最近工作壓力都很大,妳母親才會懷疑你父親,妳母親想的那個女人跟妳父親沒有關係,是她誤會了,但是妳父親不擅長解釋,結果越描越黑。」

嚴晴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駱謙頁,然後緩緩的問:「那...我需要做什麼嗎?」

「不用,等這段時間過了就好,他們的爭執已經開始和緩了。」

「老師你不會是安慰我吧...」

「我不會用這種方式安慰人的,如果最後跟事實相反,那安慰不就變成傷害了嗎?」

「他們已經吵了一個多禮拜了,最近回家我都在房間裡聽,我很害怕他們說要離婚,最後變成真的...」

「小晴,他們總共說了四次離婚對吧?」

「對...」

「不要怕,他們的爭執準備結束了,而且也不會離婚的。」

嚴晴眼眶轉著淚珠:「老師...你真的可以知道我在想什麼...」

駱謙頁溫柔的看著她:「小晴,不要逼自己成長,妳雖然很成熟,但終究還是有限度,妳是獨生女,不用讓父母擔心已經做的很好了。」

嚴晴不斷抹去將要落下的淚水,駱謙頁把她的手攔了下來:「不用擦...在我面前做自己就好了,我知道妳對我沒有防備...」

嚴晴看著駱謙頁,知道他了解自己的心思,也知道他感受的到自己的想法,本來就對駱謙頁很有好感的嚴晴,摀著臉啜泣了起來。

駱謙頁把面紙遞給嚴晴,嚴晴擦著淚水,然後握住駱謙頁的手,淚眼汪汪的說:「我想再感受一次剛剛那種溫度。」

駱謙頁握著她,瞳仁由藍轉白,接著一股溫暖又巨大的能量,像岩石一般,深深嵌進嚴晴身體和心裡,嚴晴感覺腦海中的陰影散去,身體也在發熱。

「妳現在感覺好多了吧?」

「老師的溫度好像留在我胸口,我覺得身體很熱。」

「小晴,妳不會怕我生氣時的感覺對不對?」

「對,我不知道其他人為什麼怕,可是我覺得很溫暖。」

駱謙頁拿出一個精緻的玫瑰造型項鍊,戴在嚴晴脖子上,瞳仁之中隱隱閃爍著白光。

「這個項鍊送給妳,妳會越來越平靜,脾氣也不會再這麼暴躁,之後有時間我教妳一些東西,會讓妳的心更穩定,想法也會再更正面。」

嚴晴一手握著項鍊,一手撫著長髮:「老師是要教我讀人的心嗎?」

「讀人的心哪有這麼簡單,我要先教妳怎麼鞏固自己的心靈,然後再更茁壯,或許有一天妳也會跟我一樣。」

嚴晴聽完笑了起來。

「那以後我就是你的徒弟了嗎?」

「如果我開始教妳的話就是了,妳有很豐沛的正能量,可以影響別人,可是在這之前,妳要好好感受我留在妳身上的熱度,看看妳會有什麼感覺。」

「我現在就在感受,很平靜,好像水在流動。」駱謙頁有些驚訝,覺得這個孩子心思純淨,潔白光明。

「如果我之後開始教妳,妳就要聽我的話,做的到嗎?」嚴晴點點頭。

「妳試著去安撫雅馨,然後學著控制自己的脾氣,不要這麼容易暴躁。」

「小晴,妳不害怕我生氣時的樣子,我很驚訝呢!」

「為什麼?」

「因為這代表妳心裡沒有什麼負面和陰影阿。」

嚴晴崇拜的看著駱謙頁,感覺他又像磐石又像流水。

「你不是普通的輔導老師吧?」

「或許吧,妳都知道我能感覺到別人的想法了。」

「老師...我是真的覺得你很帥也很厲害...」

「妳也是阿,妳很漂亮,心思也很細膩,是個很乖巧的孩子。」

「老師,我想抱你一下可以嗎?」

「正常來說是不可以阿,妳現在心裡有什麼感覺?」

「我說不出來,但是感覺很平靜。」

駱謙頁眼神帶著欣慰,輕輕伸出雙手,嚴晴立刻抱住駱謙頁,她感覺駱謙頁身體內,有股熱度正在來回旋轉,頓時心中一片安寧。

嚴晴放開他後,駱謙頁看到她的瞳仁也隱隱泛著白光,但卻柔和許多,心中雖然吃驚,但也覺得安慰。

嚴晴突然對駱謙頁說:「老師,你的眼睛一開始是藍色,後來變成白色。」

駱謙頁對她笑了一下,兩人便往捷運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