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程

本章節 2740 字
更新于: 2019-03-15
  出發之際,晉晴先是佩服了一下這位公主的陣仗。不過是去豫州洛陽求醫,居然備了十個馬車的行李,二十幾名的僕役。難不成要順便出嫁嗎?最奇特是其中一部馬車,一直在冒著白煙。晉晴好奇地指著問,這是?

  一個路過的侍子回覆她說:「回冀王大人,我家小主只喝無根水,沾了地氣的水太涼,他會拉肚子的。」無根水是天落雨水,還沒有落到地上就盛起來放。

  「那沒雨的時候呢?」

  此時又出現另一個侍子,還跟剛剛那個長得一樣,他也對晉晴道:「回冀王大人,那就要取王宮裡的冰塊,多沸過幾次才能給小主喝。」

  晉晴聽了只挑眉:「那她平常吃飯喝湯呢?」晉晴當然不需自己煮飯作菜,但她也是進過灶房,知道一頓飯下來,要用的水可不少。

  「這就是要用沸水和蒸水了。」第一個侍子說。

  第二個侍子說:「大妃交代過,小主的湯藥一定都要用蒸水滾沸後熬煮。」

  第一個侍子又說:「小主用餐之前,」

  「鍋碗盤筷都要用沸水燙過。」第二個侍子還接著說。

  最後二個侍子一起說:「那馬車裡,全是煮水的。」

  晉晴佩服了。看過嬌生慣養的,還真沒見過這麼金貴的。還有,你們倆講話都這樣的嗎?不暈的?

  這時,她看見一個華衣的嬌小身影,被侍人攙扶著出了宮殿。哦,總算看到這位傳說中,風華絶世的美人了,這遠遠一看,只覺容顏精緻的像玉雕的娃娃,溫和柔美的令人想捧在掌心呵護。真的很美啊,晉晴心想。

  秦風不敢這時接近晉晴,怕被發現這幾天的偽裝。只顯出體弱的樣子,讓侍子扶著他,遠遠對著晉晴行了一禮,才進了自己馬車。

  *

  「好了,有沒有不清楚的。」秦風剛交代了大小事後,問著丸子們。

  「小主……」右邊的丸子說。

  左邊的丸子接著:「您該不會……」

  「沒錯,我要發病了。」秦風直接回答。

  秦風之前從未出過門,更別說搭過車駕,這趟遠遊才第一日,他就暈的下不了車。白日裡,處在顛簸中,他完全沒能習慣,能吃得進去的,都能暈吐出來。到晚上休息時,車不抖了他覺得天地在抖,昏得連藥都呑不下去。這才離了驪宮沒幾日,他就又要發病了。

  二個丸子可驚怕了,眼下咱可不是在驪宮啊。雖然出門前,把藥都備了幾份出來,可沒能把大妃備出來啊。丸子們急得心慌慌地說:「小主您最近發的病,」「愈來愈兇險啊。」「如今又不在宮裡,」「大妃不在您身邊。」按慣例,丸子們的結論是一起說的,明明是一句話,聽起來倍加言切,「可要怎辦才好?」

  秦風慢慢地說:「我上次發病你們忘了?大妃已無招可施了。」他停了一下,氣息開始不穩,他挪了個姿勢才道,「既然已盡人事,接下來就只能隨便,不用再累著她了吶。」

  丸子們相視一眼,沒敢接著回話。

  「你們也不用擔心,這是出了宮,我要是挽不回,你們就逃吧。」若在宮裡,他要是走了,丸子們是他的貼身侍子,好一點是被論個照顧不周的罪,壞一點可能被抓來陪他。

  丸子們聞言幾乎淚下,只帶著嗚咽之音喊:「小主……」

  「哭什麼,這不還活著嘛?等我死了才准哭!」秦風笑著他們道,「好了,我睏了,我要睡了,莫吵,乖啊……」語畢,他沈沈地昏暈了過去。

  丸子們趕緊請醫子過來。把能用的藥都用上,秦風的身子還是愈來愈冷,呼吸愈來愈淺。丸子們決定一個留守,一個就連滾帶爬的,求到晉晴的馬車前大喊:「求大王救命啊。求大王救救我家小主啊,求求您啊。」

  晉晴的侍衛見丸子年紀小,又是一副侍人的打扮,雖覺起不了什麼威脅,但怕擾了晉晴休息,就捉住他喝著:「住口。」

  丸子看到侍衛拿劍威脅,嚇得抖瑟地道:「侍衛大哥,求求您為我家小主通報一聲,他快不行了,求冀王大人救命啊!」

  「我代王又不是醫子,你去請醫子啊,怎可來這大呼小叫的?」侍衛不滿地說。

  「我小主臨病前有交代,他若病的兇險,你家大王或許可以救他一命。」丸子緊張地就跪在侍衛面前道,「求求您了,請幫我通報一聲,拜託您了,請務必請大王過去看看我家小主啊。」丸子拉著侍衛的下衣,不住地哭泣哀求。

  侍衛左右為難,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際。他的身側閃過一個一模一樣的丸子,但這個手上竟拿著銅鑼,邊敲邊打的大喊大叫:「救命啊,大王救命啊。」

  侍衛捉著手上這個,看著眼前那個,略驚了一會,就開始捉另一個。只是丸子個子不大,身手靈活,一時捉不住之際,就讓他那個大嗓門喊的都要響徹雲霄了。

  於是,晉晴的馬車亮了起來。就在侍衛總算抓住了拿著銅鑼的丸子時,晉晴已著好裝站在他們面前道:「好了,帶路吧。」

  丸子們破涕為笑。

  待進到秦鳳的馬車時,一整車箱都是藥味。晉晴只見秦鳳平躺著,看她睡的有如雕像,動不也動地,就好像那年……晉晴突覺得心裡一陣驚慌,努力穩住心神後,把手慢慢湊近秦鳳臉前,仔細地看著那個絶美的容顔。半晌,才感受到秦鳳仍有呼吸,只是微弱的有如一聲嘆息,就要淡在空氣中消逝。

  晉晴開口問著身旁丸子:「我要怎救她?」

  「小主沒有交代。」一個丸子邊哭邊道,「小主只有說,您或許可以救他。」

  晉晴嘆息,我要怎救你?你是怎麼想的呢?什麼是或許?晉晴開口:「以往,她病成這樣時,你們都怎醫治的?」

  「能用都我們都用上了。」他身邊的丸子,跪俯泣訴。

  接著車箱內又冒出一個丸子,混身是泥的,也跪俯泣道:「以前大妃,都會握著小主的手,支撐小主渡過難關。」

  「求大王大發慈悲。」二個丸子異口同聲的求。

  晉晴想起那時在湯池中,她是把頭抵在姑姑的臉前,才看著她的臉色一點點的回紅。晉晴把了秦鳳的脈,仔細診著:這小手冰涼的,果然後姑姑一樣症狀。她是父親的獨女沒有兄弟姐妹,但她倒有不少堂弟堂妹,他們小時候,她也是有幫忙照料過。晉晴坐在秦鳳身側,把她抱入自己懷裡,用掌心輕輕地為她拭去額前的冷汗,把頭抵上她的額前,手輕輕拍著她的背,像是想哄一個娃娃。

  秦風意識模糊的醒了點,為何寢殿在搖搖晃晃?只覺得有一股暖流在身上漫開,就像泡進驪山裡的溫泉一樣。不,這個更暖,溫泉水是熱在外面,常常就是暖不到他體內的冷。但這個,像是從身體的深處放了個暖坑,散發的熱好暖好舒服。他捨不得睜開眼,這輩子沒這麼舒心過,就滿足的昏睡過去。

  晉晴看懷裡的小臉紅紅,還以為自己用錯方子了,趕緊把了秦鳳的脈。幸好她脈象平穩,再看看她臉上帶笑,應該沒事了。不過,晉晴還是有點擔心就對侍子說:「看樣子應該沒事了。這讓我顧著,你們去休息吧。」

  二隻丸子相視一看,那敢啊。立刻跪下道:「多謝大王救小主之恩。照顧小主是我們的職責所在,還請大王接下來讓我們照料就好,小的不敢再擾您休息了的。」

  晉晴自己挪了個舒適坐姿。她剛是睡到一半被吵起來了,現在沒事,這心安的她也想睡了。她把懷中的大娃娃摟緊點,額頭頂著秦鳳柔軟的頭髪,就道:「那咱們就一起守著吧,好了,你們也辛苦了,抓緊時間睡一下啊?」晉晴呵了一口氣,就瞇起了眼。

  二隻丸子相視一看,這是要不要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