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光之中

本章節 1750 字
更新于: 2018-11-10
儘管一副對於貓頭頗有微詞的樣子,因泰倫最終還是用白西裝的外套將牠們裝了起來,走向大堂的前窗,準備迎擊童心未眠。
而江玄依然踞在了原地,只是將注意力全都轉移到了身旁那扇門,仔細的聽著有沒有人來的聲響。
記憶所及,通向竹林的黑鐵門開啟是會有聲響的,哪怕藤雅在遊戲裡已經將它設計成沒那麼鏽,只要開了門板還是會發出吱軋聲,逃不過房裡這防守者的耳朵。
所以江玄上一局的時候,是直接走矮牆上,從土窗口入侵的,當時白暮還正忙著對付在院子中央亂竄的因泰倫,自己就這麼順利的撞上童心未眠,或說被她撞上。
如今,若是這倆夫妻也得到共識,要一個走正面一個走後門的話,自己警戒所有除了正門之外的地方,應該都是正確的。
突然,他聽見因泰倫的驚呼:「呃!?」
聞聲,江玄一個轉頭,竟看見有半條身子擋住了陽光——有個人倒掛在正門上,朝因泰倫直砍下來!

「居然從這裡啊!」嘶了聲,因泰倫被嚇了一跳,狼牙喀噠一聲驚險的揮開對方手上扭曲的刀,迅速向後一閃避開這人直接墜落的砍擊。
「……。」此時他是警戒的,儘管對於自己身為NPC、面對的是玩家這件事情尚無察覺,但他也已經有了警覺心,無論是自家手裡會噴貓頭的僱主、或是能生活在奇異庭園裡的小女孩,在他看來都猶如其他世界的生物一般,具有詭異的力量。
所以眼前這人,身上必然也具備著什麼奇異的力量,自己若是要與他打,無異於普通人要和超能力者一戰。
然而,他冷笑了一聲:「嘿……」佩著狼牙的五指便張開了,猛然襲去!

白暮略為一驚,揮刀精準擋下因泰倫,彈開他的手指,兩人再次拉開距離。
「果然挺強的啊。」他驚嘆了聲,先前進入《盜賊都市》前就已經對那兒的許多角色做過認識,對眼前的因泰倫自然也有印象,好歹是個區域Boss,確實難纏。
擅長精準狙擊、亦擅長肉搏白刃等近距離戰鬥,其武器看似簡單,卻因為又快又重的攻擊而能發揮出極為殘暴的殺傷力。
「嗯……也就是說,要硬碰硬嗎?」看似困擾的皺起眉頭,白暮卻露出了微笑,握緊手中的怪刀,猶如握緊斬首斧頭。
「當然啊。」因泰倫也笑了聲,藍色眼睛直勾勾鎖在了他身上:「老大可是說過讓我好好算帳的。」
白暮瞬的踏出一步,迅速揮刀!
因泰倫猛然壓低身子,向前竄出,直接衝出了正門之外;「咦……!?」白暮愣了下,這是要跑路的節奏,根本就不是要和自己打啊?
還是說……
突然察覺到對方的計畫,白暮張大眼,轉回頭的剎那,就看見一張板凳劈頭砸了下來。

蠟燭的火苗在燃燒,黯淡的光芒照亮了室內,為事物添上一圈薄弱的輪廓。
江玄看著眼前景象,只覺渾身發冷。
門與窗口全都已經用木板、鐵片給封住了,外頭的風雨與雜音衝不進房裡,極度安靜,只聽得見老男人大口吃食的聲音。
而他所吞食的東西,在燭光的照耀下泛黃,那竟是一塊人類的上半身。
「咕咕咕……」老男人吞嚥的聲音巨大,伴隨濕黏的咀嚼音,一口一口的咬在肋骨底下,咬進胸腔裡頭。
死者的軀體微微震顫,那胸腔連繫著肩頸,頭顱滾擦在桌面上,已經泛黑的五官極度扭曲。
他在吃的,居然是……
江玄瞪大了眼,悚然的冰冷從脊背直接滑過全身,開始顫抖了起來。
已經冒出黑斑的屍體上,依然覆蓋著破爛的衣物,老男人整張臉都已經埋進半空的胸腔裡,粗硬的指甲掐進了擋住他咬下的皮膚與布料,彷彿撕開鋁箔紙一般直接扯了開來,埋於血肉間的肋骨發出劈啪聲,竟有幾根斷裂開、翹了起來。
老男人發出不耐的咕嚕聲,抬手隨便的抓住、一扭,「啪啦」的聲響,直接將它們給扔到一邊去。
然後他再次一把抓住了屍體的兩側,將臉埋進了胸腔深處。
「……。」江玄依然能感受到從斷裂的鼻樑傳來的痛楚,然而它們好似突然被什麼給隔絕了,變得模模糊糊的,鈍化的疼痛傳遞給頭腦,卻幾乎不被認知。
眼前的景象太過駭人,難以接受的情景叫他打從心底感到驚駭,並且恐懼。
吃人的……人。
自己也是人。
會被撕開成一大塊、一大塊,被吞進胃裡。
壓抑不住渾身將死的強顫,江玄掙扎的看向四周,妄想會有任何能夠拯救自己的事物——懸吊在屋頂上猶如死豬般的人類、堆積在牆角破碎的骨堆、釘在牆面上的長髮頭皮與背皮。
「……!」他什麼希望都沒有看到,只看見了老獵人將獵物屠殺吃食的工坊。
瀕死的絕望在心中洶湧暴起。

忽然,江玄的眼角瞥見一團黑影,被斜斜掛在牆上,距離燭火太遠而未被照亮。
那是一顆……野豬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