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狩獵

本章節 2106 字
更新于: 2018-11-09
文凌燕的腳步在背後響起,江玄轉過頭。
「老師,妳的傷還好嗎?」如此問道,他的聲音有些低,被窗外的雨聲蓋過。
外頭風雨交加,陰暗的雲層厚重,低低的壓在竹林上,彷彿要將這塊詭異之地全都吞噬。
狂風拉扯著竹林使其嘎嘎作響,暴雨打在廢棄屋子上的聲音響亮刺耳,這兒的屋頂似乎有部分用鐵皮修繕過,聽得出那種金屬迴響的劈啪聲——但又似乎適得其反,鐵皮屋頂的部分反而被經年累月的天氣變化給鏽蝕,破了一個大洞,可以從這個房間聽見屋裡別處正被雨水傾瀉而進。
冰涼的泥水慢慢積了起來,江玄踩出一步,便聽見水波的細微聲響,他的靴子在經歷外頭的惡戰之後早已裝滿泥巴和雨水,甚至有刺痛感叮在他的腳踝上——應該水蛭那類的生物。
但他現在並沒有時間去把牠們弄掉,他和老師必須先把更大的威脅給處理掉。
「我沒事。」依然是無比冷靜的聲音,文凌燕回答了他的問題,並且簡短的補充:「兩隻都殺了。」
「……那我們也快點離開吧。」江玄立刻說,再次穩了穩肩上的許愈,正要朝後門邁出腳步,卻文凌燕一把抓住他:「先站住,別過去。」
江玄的腳步一滯:「怎麼了?」他問,年輕而嚴肅的面孔在雨暗中望著她,而他的副隊長如今面色陰沉,甚至比外頭的烏雲都更可怕。
「對方想讓我們進來這屋子……」開口,文凌燕看向那扇鐵門,門外風雨飄搖,染著泥與血的水正從門縫被寒風不斷地灌進來。
「先入侵了通訊裝備,指引我們到這裡;」文凌燕的話語迴盪在廢棄的老屋中,緊迫冰冷:「然後是狗……牠們聽從飼主的口哨,把我們給趕進來。」
江玄聽得有些發愣,他生長的時代幾乎已經沒有犯罪了,在這個會用科技評判人心,並將潛在罪犯直接進行關押的時代——惡意並不存在,遑論犯罪。

……是這樣的嗎?
肩上的屍體突然滑了一下,江玄連忙壓緊了,忽然察覺自己的側頸與肩頭皮膚都開始變得濕黏。
許愈的血快流乾了,過多的液體不斷流淌在同個部位,防水外套也終於開始被慢慢滲透。
那些血開始從江玄的身上滴落,滑過衣衫之間,冷得令人打顫。
若這個時代沒有惡意,那麼剛剛那些算是什麼?
「你在懷疑什麼?」文凌燕的聲音冷冷響起,看著江玄的眼神極其銳利:「現在有空讓你胡思亂想嗎?」
「沒有。」老師那簡單粗暴的思考方式直接將他拖回眼前的狀況,江玄呼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正鼓動的不安,接上文凌燕原本的話題:「對方把我們趕進來有什麼用?」
「……用同類的聲音引誘,使牠們誤以為安全而現身。」慢慢開口,文凌燕抬起眼神,望向了房屋深處,那兒是一片黑暗,彷彿一頭沉寂的餓獸,靜靜傾聽著、吸食著她的聲音。
「然後讓獵犬亮出獠牙,使其感到恐懼,明白自己必須逃跑,最終……」低聲述說,她仍然面無表情,但江玄卻能感受到那股緊繃的壓力:「驅趕到獵人的眼前,他只要開槍射殺。」
這是狩獵活動——江玄愕然的張大眼,難以置信:「居然用活人來狩獵……」
「就現在看到的,他就是這麼做了。」他聽見文凌燕低語,她的眼神中透出了一抹怪異的冰冷:「而且,現在已經到最後了。」
話語一出,黑暗深處突然傳出了一陣笑聲。
「誰!」迅速轉身,江玄與文凌燕同時舉槍,卻只聽見門板「碰」一聲關上的聲音。
「哈哈哈哈……」幸災樂禍的笑聲漸行漸遠。
「老師,追嗎?」依然舉著槍,江玄問。
「不追。」冷靜應道,文凌燕卻也持槍不曾鬆懈:「前面肯定有危險,我們待在這兒,雨停之後立刻離開。」
江玄聽到這句,忽然想起一件事:「老師,獵犬不是已經都被殺了嗎?」
「那我們已經可以走了,」說著,他大步走向黑鐵門,伸手探向門把:「淋些雨而已,走吧!」
文凌燕卻愣了一下,出聲時卻已經晚了:「住手——」
黑鐵門喀噠一聲拉開,與此同時一道閃光自黑色天空撕裂而出。
「轟隆!」雷聲撼人,而江玄打開門的剎那,一個人就站在那兒,歪頭瞅著愣住的他。
「啊,是肉。」他說。

上一局是童心未眠與自己對上,這次可能會是白暮。
江玄是這麼認為的,握了握手中的白紳士匕首,在上一場戰鬥中,他感覺自己又更加熟悉這把武器的質感與重量,力量與速度也能運用得更加流暢。
潛伏在暗影中,他視野的小角落中有條系統提示,是第二場練習戰的倒計時,如今只剩下三十幾秒就要開始了。
因泰倫在剛才被生氣之後,默默的向旁移動了些,形成兩人一左一右蹲踞在廚房門邊的狀態。
……如果把那扇門打開,就會看見自己當初與文凌燕逃進的那房間。
剛才他強壓住了心中的怒火,進去繞過一圈,看見除了些正常的爐灶、水槽、鍋碗瓢盆等等以外,什麼也沒有。
沒有滿地的血塊,到了雨天才被灌進來的雨水猶如水彩般溶解,溢滿整個水面。
沒有被一團團脂肪引來的水蛭,隱藏在泥濘、碎骨與石頭縫裡。
沒有那些受害者的衣物,全都被當作垃圾扔在這兒,早已成為黴堆,散發惡臭。
那個雨天,這些東西與他們共處一室,他與文凌燕尚未察覺,全都是事後才聽鑑識人員的報告,渾身的冷汗與噁心感甚至令人差點嘔吐出來。
——但在這兒,什麼都沒有,彷彿這只是一間平凡不過的老房子,僅僅因為遊戲訓練的需求,才故意加裝那麼多陷阱在外頭。
「……。」江玄咬了咬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因此感到噁心,但一陣反胃卻在喉嚨底部不斷滾動。
在《惡魔城》裡,這兒只是一座訓練場。
但在現實世界,這兒是瘋子的屠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