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血與頸

本章節 2082 字
更新于: 2018-11-07
「老師,妳的手……」快步走到她的身旁,江玄的聲音還帶著嘶啞,淹沒在雨幕裡。
「我沒事。」文凌燕回應得很簡單,張開自己受傷的那隻手:「皮膚燒糊在一起了,出血比想像得少。」
江玄一看,嘴角就猛抽了一下——濕透的掌心已經翻開來了,焦紅與爛黑的皮膚被灼在了一起,隱約看得見底下的肌理。
確實是不會大出血沒錯、確實是像她所說的那樣沒錯,但在這種情況下,已經不該繼續調查下去了。
微微轉開眼神,他的目光落在了林地上,雨勢很大、傾倒在竹林上、傾倒在廢棄屋子上,水窪泥淖開始滿溢而出,卻無一例外在烏雲暗影下開始染進暗紅色。
……人的屍體還躺在這兒。

眼下,一人死亡、一人負傷、天候極度不佳,並且與隊長他們也失去了聯繫。
「我們必須撤退。」抬起頭,江玄看著她,厲色道:「老師…長官,已經不能再繼續調查下去了。」
「我知道,得快點走。」沒有一點猶豫,文凌燕點頭:「帶上許愈,回到車上再試著聯繫隊長。」
她的聲音冰冷——這是相當不負責的指示,代表著不僅會讓原本的夾擊計畫直接失敗、另外兩名隊員可能因此遭到傷害,也代表……即使那兩個人已經身陷險境,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有人救援了,即使他們再怎麼叫喊,那聲音都不會被聽見。
可卻是現在,唯一可稱為正確的選擇。
文凌燕的神情一如以往的淡然冷漠,看不出是否有過糾結,大雨滂沱間,那張臉孔已經完全被打濕,蒼白得毫無血色。
江玄應了聲,當即在許愈的身旁蹲下,努力壓下了情緒,預備將他扛上肩膀——血色蔓延在他的視野,隨雨水浮動著,在被用力扶起時突然又從喉管裡湧出一道血流。
啪噠一聲,濕黏的撕扯聲突然響起,一片沉重的東西突然撞在江玄的肩上,微微刺痛了他。
「那個……」耳中,文凌燕的聲音少有的帶著動搖。
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江玄僵在了原地,只感覺到肩上那股重量,無比逼人、無比黏稠……許愈的脖子徹底斷開了,臉就壓在他的肩上。
眼角餘光能看見,一顆充血的眼珠正對著自己,離江玄的臉龐極近、眨也不眨。
突然,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江玄開口了。
「一路好走,兄弟。」
低沉的聲音迴盪在雨中,他甚至直視著前方,不曾望過那顆被痛苦填滿的眼珠。
「之後的事情,我們來。」再次低聲道,江玄並不清楚自己當時為何說出這種話,但是……他感覺,必須說。
有時候,就只是情緒使然。
在那之後,一聲猶如鳥鳴的口哨從廢棄的屋子裡響了起來。
文凌燕立即舉槍,直指暗影中的房屋背面。
「那是什麼?」一把抱緊了懷中的屍體,江玄也迅速轉身。
「不清楚,」如此答到,文凌燕一個轉身就要踩出腳步:「立刻撤退。」
卻在此時,低吼的聲音突然從兩人背後響起;一轉過頭,只見兩條大狗竄出了竹林,在看見他們時猛然咧開嘴,暴出利齒。

白紳士匕首與厚重的蛇形刃撞擊,金屬的尖銳音色響起瞬間,細小的火星迸發、在陽光中一閃而逝。
「呃!」童心未眠再一次擋下江玄的強襲,雙手卻已經被震得發麻——痛感在遊戲系統削弱之下是不怎麼明顯的,但是麻痺到無法握緊刀柄這種狀況還是會忠實的呈現。
非常不妙。
眼前的男人完全沒有一點停頓,又快又重的斬擊每一下都是瞄著她的頸部之上,果斷而殺伐之氣竟令她開始難以招架。
在廝殺之間看見江玄的臉,童心未眠只感到極度的膽顫,甚至令她手軟——以往的自己向來能將滿心的恐懼化為戰鬥的動力,「只要解決眼前的人就能夠安心」,她能夠倚靠這股力量與扭曲執念而戰。
但……怎麼可能,在遊戲中為什麼會有人露出這種表情?
那是真的要將她殺死的惡意。
「鏘!」刀刃又一次猛力碰撞,童心未眠發出細微的悶哼,手腕感受到挫傷的鈍疼,而這才僅僅是她擋下的第三下攻擊而已。
江玄的臉上依然是那可怕的大笑,腳步再次踩穩就將刀刃橫掃過去!
「喀嚓!」咬牙揮出手中彎刀,童心未眠將那柄白色刀刃彈開來,卻突然見它方向一轉,瞬間就又再反刺過來!
嬌小的身軀根本來不及閃避,削斷翻飛的銀色髮絲,直接刺入了她的喉嚨裡,打算一口氣直接截斷頸椎。
發出尖銳哀鳴的同時,童心未眠也瞬間動了起來,如今江玄終於在她觸手可及之處,儘管已經疼得眼前一花,卻仍硬是一個轉手、握緊了刀柄,向上揮去!
「呃!」猛一抬頭,江玄驚險避開劃過自己下巴的鐮刀刃,感覺到肌膚一陣微弱的疼——皮膚被割開了,但在遊戲系統的削弱下,並不是太過分的痛楚。
但這樣一來……他眼睜睜看著自己不得不被逼退了一步,再次遠離童心未眠。
他本想立刻在她的心臟補上一刀,這樣就能立刻造成玩家陣亡,而不必像這樣死拖著不斷流血。
……漫著血的脖子。
江玄忽然意識到。
如同許愈、如同自己,童心未眠現在竟也被切開了喉嚨,痛苦的瞪著自己!
江玄愣住了,在房屋的陽光與暗影間看著她,剎那忘記了自己正在做什麼、應該思考什麼。
但童心未眠看著他,儘管已經因為疼痛而瞇起了淺綠的雙眼,然而鏡片後的眼睛卻抹上了一層笑意。
小女孩的嘴慢慢開合著,江玄並不算精通唇語,但仍在那顫抖的嘴唇中看懂了那句話。
「你…已…經…死…了。」

下一刻,童心未眠手中的彎刀冷冷映光,而江玄在最後一眼所見的是她的倒下——與自己的頭顱一同落地。

【第23號訓練場公告——雙方保護目標同時死亡!】
【決戰結果——平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