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王見王

本章節 1739 字
更新于: 2018-11-07
「嗚!」低哼了聲,文凌燕猛然抽回手,那團在瞬間就燒焦的耳機摔進地上的泥水中,閃出細小的電火花,之後便被雨水給澆熄,散發出塑膠與金屬的臭味。
「老師,妳還好…」急忙要靠近她,江玄卻突然被她一腳飛起、直接踹開,摔進一旁的竹林與土石間。
「老師…!」踉蹌的抓住了身旁的一棵竹子,江玄來不及去管渾身的泥濘,連忙爬了起來,卻在看見她臉孔的剎那、腦子嗡的一聲,瞬間停擺。

文凌燕喘著氣,站在原地,右掌仍按在左手之上,從中滲出了細小的血痕,被雨水滴了下來、開始向下滑。
那臉上的表情,江玄認為自己可能永遠不會忘記——那是死者的表情。
已經知道自己就要死去了,極度的木然、什麼意想都沒有了,於此同時卻突然發散了一股恐怖的威壓,猶如輻射一般直接灌進了江玄的腦中,那是能令人瞬間失神的震撼。

「活人永遠無法接受死者的意念」——這個概念,是他在此時認知到的。
指的並不是鬼魂之類的存在,而是人不得不直面死亡時,那股意識……包含絕望、包含遺憾、包含怨恨,彷彿將剩餘生命的份量全都一口氣都釋放出來了,因為再也不必擔心傷害到其他人、即使傷害到了誰,自己也再不必負責。
在極度恐懼之下的拚命,這股氣場只有死者才會散發。

文凌燕在當下,真的以為自己要死了。
在隊長連續下了不合理的指示後,她已經開始懷疑通訊頻道被駭入的可能性,卻仍然來不及挽救許愈的生命。
而這一次,她即時搶救下了另外一個學生,卻被耳機的爆炸所傷;就在爆炸的那一刻,她根本來不及反應、來不及閃躲,甚至完全沒想到應該要閃,如果那個策劃者在此安排另一次攻擊,她必定會在此倒下。
而當她反應到會有危險的瞬間,第一個反應也是直接把江玄給踹出攻擊範圍之外!
而自己根本沒能逃走,一切都只在短短幾秒內結束,下一刻——什麼都沒發生。
雨還在下著,似乎有增大的傾向,灰暗的水珠擊打在竹林中,空心的竹節讓淅瀝嘩啦的聲音開始更加響亮、震耳欲聾。
「……。」文凌燕壓緊了左手上的血口,那股疼痛清晰無比,卻是她身上唯一感受到痛楚的地方。
沒有其他的,沒有槍擊、沒有暗箭、沒有另一頭撲出來的狗。
這裡沒有其他的攻擊襲來。
「——呼……」突然鬆了一口氣,她開始呼吸。
原來自己沒有被殺。還以為會……
「老師。」渾身都沾滿了泥漿,江玄快步走了回來,他也已經理解為什麼文凌燕會突然踹開自己,儘管還因為剛剛在剎那看見的神情而震撼著,但他仍必須立刻回來。
老師並沒有死去,只是受傷,他必須在她身旁。

弩箭發射的聲音厚實而清脆,但江玄並未聽見因泰倫中箭的叫聲,而是院子裡的捕獸夾陷阱逐一被觸發的鏘鏘聲,並且越來越靠近。
房子裡沒有電燈,照明的來源是通過土窗照進的圓形陽光,木樁削成的桌上橫躺著燭台。
「……。」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江玄望著對方,手中握著的白紳士匕首,靜靜的泛著微弱而鋒利的光芒。
「……因泰倫的實力很強呢。」站在他眼前的是童心未眠,手中握著的是柄奇異的彎刀。
與她這麼早就見到面令江玄有些訝異,但在看見她胸口上那枚「保護目標」的印記時便明白了,對方也早已猜到這組的保護目標便是江玄自己——王見王。
而這也表示,童心未眠的戰鬥能力,或許超乎他的預期。
他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目光落在她手中的彎刀上——蛇形刃短刀的頂端又延出一片鐮刃,而刀柄則纏繞數道鎖鏈,蔓延到她的手臂上。
眼前的女孩用的武器是少見的類型,屬於那種只會在博物館和圖鑑才會出現的東西,視覺上並不搭調,卻有種怪異的反差和諧。
至於殺傷力如何,江玄並不打算以身試刀。
「……。」無聲的舉起了刀刃,他知道自己必須盡快將這場勝負了結、甚至最好能一招定生死。
否則的話,這幢屋子將令他不得不直接放棄。
並不是因為那段回憶而無法戰鬥,而是因為……那絕對會讓他痛苦不堪。
他仍然能揮刀、能毫無保留的發揮實力。
但他無法克制自己那即將衝破壓抑的憤怒,那種面孔,不希望讓人看見、不希望讓人明白——無論是基於自己是個警員的職業道德,或是不希望再令童心未眠感到恐懼,他都不該讓自己變成那樣。
被開玩笑般放進遊戲中的這座房屋,裡頭究竟發生過什麼殘酷的事情,每一個玩家都不該知道。
所以他必須速戰速決,在自己被那段回憶擊倒之前,他必須先擊倒童心未眠。
看著那女孩似乎有些困惑與害怕的望著沉默的自己,江玄腳步一踩,猛然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