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犬

本章節 1632 字
更新于: 2018-11-06
江玄是跟在許愈後頭的,僅僅差了一步,在聽見副隊長的聲音之後連忙煞住了腳步,但許愈卻來不及,一腳踏進了矮牆之中。
剎那間,黑影伴隨恐怖的咆哮竄出,直接跳到許愈身上、咬向他的脖子!
槍聲立刻響起,文凌燕與江玄同時都開了槍,兩發子彈穿透那道黑影——此時他們已經看出來了,那是一條巨大的鬥牛獒,兩排堅硬的牙齒已經咬進了許愈的脖子上,眼中含著鮮血,猙獰可怕,將許愈直接撲倒在地。
「嗚呃…」暗影中,模糊的慘叫被鬥牛獒的低吼吞噬,即使已經被子彈擊中,卻令牠更加暴怒,牙口兇猛的死咬住他,竟猛力一甩頭!
只聽見喀啦一聲後,許愈的哀鳴瞬間消失了。
「老師,我們——」又擊中一槍在牠的肩胛上,江玄難以置信這頭瘋狗竟毫無痛感一般繼續狂甩著頭,卻看見文凌燕已經繞到了鬥牛獒後頭,迅速的三發點射,打碎牠的頭顱、脊椎與睪丸。
渾身一震,巨大的獒犬發出咯啦一聲,血液從被子彈炸裂的口中噴出,粗壯的四肢猛顫了幾下,這才倒了下去。
鬥牛獒重重摔了下去,腳掌刨起林間的泥濘,江玄立刻趕向被壓住的許愈身邊。
他本來還懷抱一線希望的,許愈畢竟也是身歷過不少驚險場面的人了,區區的一條狗,應該……?
然而,展現在他眼前的,只是冷漠的事實。
即使已經被打穿了腦袋,這條狗依然死死的咬在許愈的脖子上,利齒上染滿了血,混雜著狗的腦漿、慢慢的滑了下來,被雨水開始沖刷。
鬥牛獒的上下顎都已經被子彈打碎了,翻出暗紅的血肉與灰白碎骨,江玄吸了口氣,直接伸出手,將那些東西全都撥開、拔開、試圖看清底下的那個人。
他感覺得到,自己的手竟在發抖。
而見到狗屍之下的人時,即使是文凌燕也猛然屏息。
……皮肉已經分離。血從頸椎斷裂的地方不斷湧出。
「他已經死了。」文凌燕低聲道。
「……我知道。」江玄茫然的,說。

風吹了起來,因泰倫知道自己現在正處於一個非常糟糕的狀況下——院子裡到處都埋藏著捕獸夾陷阱,然而房子裡的人也正瞄準著自己!
數枝弩箭已經插在了泥土中,其中一枝甚至已經掠過他的臉頰,幾乎撕開他的耳朵。
窗口裡再度閃過一道陰光,因泰倫迅速向旁一滾,驚險閃過了再次襲來的箭矢,同時避開擦著左腳過去的一道陷阱。
突然,碰的一聲,他撞到一面牆——不,這不是牆而是……連忙抬眼確認了一下,因泰倫發現這竟是一座狗屋,座落在院子裡的角落。
這兒原本有這東西嗎?他懷疑了下,卻見窗裡再度亮起弩箭填充的暗光,立刻一挺身竄進狗屋後頭的暗影,將此地充當掩體。
「搞什麼鬼?」他喃喃,粗暴的抹去自己臉邊不斷流下的鮮血,白色西裝的袖子被染上了血與沙塵,開始變得濕黏。
篤的一聲,有東西打穿了狗屋的一側,猛力釘上自己正靠著的這邊!
因泰倫輕輕嘶了聲,藍色的雙眼裡透出一抹怪異的兇惡。
他非常不喜歡這樣子、被打得只能躲藏的狀態,但是他也已經察覺到事情不對勁——他的僱主已經自矮牆上消失了,既然對面的兩夫妻沒有開始大肆慶祝,顯然他們並還沒能打倒被指定為「保護對象」的他。
但又為什麼,如此執著於自己?
因泰倫瞇起眼睛,張開了套著狼牙的手指。
「還有,這個場地也夠糟糕的……」低語,他呢喃著,感受到背後木板又是猛然一下中箭的衝擊力。
「簡直是狩獵場嘛……」因泰倫低聲說道。

「……第一組發生變故,4號陣亡了。」按著耳機,文凌燕在雨中聯繫著對面。
江玄沒能說什麼,只是蹲在了人與狗的屍體旁,沉默著。
雨越來越大了,原本細薄的白霧開始變濃。
「嚓嚓……」此時,他聽見耳機裡傳來的雜音,不知為何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清晰。
「隊長?」文凌燕皺起眉,呼喚道,卻沒有獲得任何回應。
「嚓嚓、喀嚓……」雜音震動著,江玄開始感覺自己的耳朵發疼,也終於開口了:「隊長,你們的收訊狀況……」
「……聽我指示行動。」突然,對面傳來了聲音。
文凌燕與江玄一愣,那明明就是隊長的聲音,但卻給他們帶來一陣極度不妙的預感——
「啊!」文凌燕猛然張大眼,一把扯下自己的耳機、然後是江玄的,就要往旁扔。
「什麼…」江玄沒能反應過來;而那兩副耳機,就在離開文凌燕的手掌剎那,爆炸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