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陷阱與目標

本章節 2429 字
更新于: 2018-11-05
指尖輕輕劃過牆面,那粗糙的觸感、夾在在泥與米糠之間的木刺令江玄感到了細微的顫慄。
蹲伏在矮牆上,他抬起眼睛望向天空,藍天白雲,陽光普照在這兒。
卻帶來一絲絲的冷風,掀動他的衣角翻飛。
依稀,他嗅到了血腥味,暗紅開始滲入他的雙眼。

「第二組,就位。」那時候是下著雨的,潮濕、泥濘,一切都隱沒在雨霧中。
身披暗綠的防水外套,江玄跟隨著另外兩名隊員迅速的欺近院子外側,沒有一點阻礙的貼到了矮牆邊上。
身前,當時僅是副隊長的文凌燕低聲回報,尚未剪短的黑髮束成馬尾,沾染了濕氣而貼在頰邊。
「第一組,就位。」從另一邊傳回的訊號有些雜聲,或許和降雨有關係,那位隊長的聲音並不很清楚。
這次的任務,是調查一位排假已經結束、卻已經超過五天都未歸隊的警官去向。
江玄認識那個人,同為副隊長階級,他與文凌燕是關係頗好的同事,對於自己也相當友善,雖然有些散漫了、但在局中擁有相當不錯的人望。
這也是為何,當他在第五天徹底失去聯繫時,所有人都立刻提起了警覺性,隊長也迅速的提出了調查的申請。
申請通過,但是調查的結果……卻是在這裡。
「空拍機的畫面傳來了,各自查看。」文凌燕指示道,她所帶領的兩名隊員無聲的點頭,輕轉手腕便讓智能錶上投出一道光幕。
「這是……廢棄的房子吧?」低聲說道,另外一名隊員名為許愈,他看著投影出的空拍圖,皺起了眉:「屋頂那塊黑色……都已經破洞了啊。」
「這不是能休假的地方。」江玄點頭。
「凌燕,」隊長的聲音從耳機另一頭傳來,眾人都能聽見,夾雜了沙沙聲:「那傢伙應該沒有參觀破屋的興趣吧?」
「沒有。」冷靜的回答,文凌燕按了按耳機,似乎對於摻雜其中的雜音感到不解,但仍繼續回答:「第二組準備完畢。」
聽見此句,江玄與許愈也立刻再度繃緊神經——既然已經確定了異常,那麼他們接下來要面對的,必然是更加險惡的狀況。
「嗯……嗯?」隊長那兒應了聲,雜音中混入了聲喀嚓的怪音,隨即又說道:「好,那麼聽我指示行動,第二組繞外牆,從後門夾擊,第一組由正面進入。」
「後門?」文凌燕愣了一下,立刻詢問:「等一下,空拍機並沒有拍攝到清楚的地形,貿然靠近會有危險。」
「……聽我指示行動。」隊長那兒傳來的雜音更大了,但仍是能清楚聽見他說話的程度。
文凌燕皺眉,抬眼看了看江玄和許愈,隨即下了決定:「按照隊長指示。」
「收到。」兩人回答。

沒有理會因泰倫驚愕的低喊,江玄直接在矮牆上站起身,從牆頭直接衝向平房——那速度極快,腳步踏得很重,甚至踩崩了幾塊土磚,短短幾秒就幾乎要衝到平房的屋簷邊。
但無論如何,這個舉動都太過粗莽,完全將自己暴露在敵人的視野中,若是這場對戰有槍枝的存在,那麼江玄早就在翻上牆的那一刻就會被轟出一串洞來。
但即使沒有槍枝,現在的他也早就衝進了弩箭等能達到的射程之內了!
土洞窗裡閃過一道冷光,因泰倫見狀立即翻身竄落地面、直接追了過去。
「這傢伙搞什麼?」——這是他現在的愕然感想,因泰倫並不明白江玄之所以瞬間就變了臉的原因,但長年混跡街頭戰場的他卻能明確感受出陡然增加的危機。
前頭的地面上,土壤有淺淺的色差,因泰倫見狀就是一個躍起,直接從上頭跳了過去;但剛剛江玄破解陷阱的方式他仍記憶猶新,銳利的眼神一掃視地面就察覺,在應該是落腳處的地方也以更加隱密的方式埋藏著另一道捕獸夾。
又是一個引誘人避開的套路,一旦以為躲過了一個而鬆懈,接著就肯定要吃虧。
「這麼陰險沒問題嗎?」欸了聲,因泰倫拔下手上的狼牙利爪一扔,準確的打在陷阱地之上,只聽一聲清脆決斷的啪嚓聲,鋼夾立刻沖破地面、互相咬合,力道之大甚至令人懷疑這似乎都能拿來獵熊也不一定。
在超過三公尺的一個長距離跳躍後,因泰倫啪噠一聲落了地,腳下沒有任何東西炸出來,讓他短暫的鬆了一口氣,正要繼續向前衝,卻聽見江玄遠遠的吼道:「趴下!」
身體比起頭腦更快行動,因泰倫瞬間就趴倒下去、平貼地面,近乎同時一聲嗖響,一道閃光掠過他的頭頂,劃破空氣射向後方,轉頭一看,那竟是一柄短弩箭,具備倒鉤、破壞力極大,已經插進半截在地下。
「什麼…?」長年的戰鬥讓他沒有就此愣住,但依然驚愕於那計攻擊的突然與精準——敵人早就算到他能夠連續閃開兩個捕獸夾,然後落在這裡?
稍微一思索,因泰倫立刻意識到,其中還有更可怕的計算存在。
到剛剛遭到射擊為止,他們面臨的陷阱都不過是埋藏在土中的捕獸夾,而設置陷阱的人正是刻意安排這一點,好讓他的目光只會不斷警戒地上的土塊,而不會注意到自己正成為獵人俯視著的標靶!
這麼說起來,難道最初讓他看到平房內有武器在移動,也是出於要讓他不得不從院子裡跟上江玄的原因嗎……?
他們的目標不是江玄,而是自己?

「第二小隊到達目的地。」背靠著矮牆,文凌燕帶著他們隱在暗影中,雨勢逐漸變大了,豆大的雨珠不斷從帽簷滾落,掠過江玄眼前。
平房的矮牆一直延伸到房屋後頭,在此崩落出一個缺口,這兒有竹林的陰影覆蓋著,整面房屋都是陰沉的暗色,在雨中更顯黑暗,能聽見雨水劈啪流下、砸進水窪的聲響。
江玄能嗅到泥的氣味,除此之外也只有廢棄屋子散發的陳舊異味,擴散並滲透在雨霧中,猶如毒氣悄悄湧入他的鼻腔。
「……。」耳機的對面毫無回應。
「隊長?」文凌燕皺起眉,又喚了聲。
頻道發出了劈啪的雜響,沙沙聲依然持續著,隨即模糊的聲音回應了他們:「第二組、準備完畢了嗎?」
「第二組準備完畢,隨時可以行動。」回應道,文凌燕注視著距離自己不到幾公尺的平房,道。
江玄與許愈點點頭,握緊手中的槍枝,弓起了身子,保持隨時都能邁開腳步的精神集中。
「……聽我指示行動。」隊長的話語從沙沙聲裡傳來,傳進每個人的耳中:「開始行動!」
許愈迅速潛向牆邊裂口,卻見文凌燕臉色一變,揚聲喊道:「等一下!」
-
-
-
請不要一直說著要吃炸蜈蚣,我不喜歡。
烤的就可以,不要用炸的,炸的不好吃。
再說炸蜈蚣的孩子們,當這本書完結之後,我會統計是誰說得最多次,然後網購炸蜈蚣請他吃,敬請享用包含感謝與惡意的零食。
再重複一次,烤的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