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訓練之所

本章節 1852 字
更新于: 2018-11-04
儘管童心未眠就是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但在白暮的軟磨硬泡之下,總算還是恢復了夫妻檔一組、僱主與保鏢一組的配置。
場地是一座廢棄的平民居,是在竹林之間,簡陋的屋子搭配一個院子,院子裡還有狗屋,這場景讓江玄感覺似曾相識,不過不太記得就是。
如今,潛伏在一道矮牆的陰影下,江玄與因泰倫正悄悄的摸向白暮的位置。
這是一場二對二的練習賽,兩方都會選擇一個人當作「保護對象」,一旦這個目標被擊殺,就算作是輸了。
而江玄與因泰倫非常一致的認為,對面那組的保護對象肯定是白暮——就那護妻狂魔的心思,絕對不會讓自己的老婆變成目標。
……當然也可能包含,這個目標意外難幹掉的原因。
白暮原本是負責各種違規玩家的現場處理,江玄沒有忘記這點,而這也表示這個人甚至已經強到可以光靠一己之力就和那些開掛的玩家鬥、還贏了。
身前,負責保護自己的因泰倫腳步悄然,踩在碎石上頭竟只會發出悶悶的喀嚓聲。
在攻守方的差別下,這次負責防守的是那兩夫妻,在給了十分鐘的準備時間之後,當江玄與因泰倫進入訓練場地時,已經完全看不到人影。
兩人迅速穿過院牆外,閃進平房大塊的暗影裡,預備翻過牆頭、入侵院子。
安靜的行動間,江玄忽然意識到,自己的思緒正感到一絲不安,心臟跳動著的速度在變快。
……這種感覺,太過熟悉。
什麼時候經歷過?
前頭的因泰倫突然舉起手,江玄立刻停下腳步,「怎麼了?」他低聲問道,卻也迅速看清楚了究竟是什麼東西引發了他的警覺。
一道極細的絲線正橫在因泰倫面前,就在他脖頸的高度,在陽光照耀下泛著細微而冷涼的光,如果再靠近一步,肯定要出事。
不論是那條線本身就有殺傷力、或是它能牽動什麼陷阱,都絕對相當危險。
江玄張大眼,突然意識到自己想起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回憶。
「不錯嘛……」並未發現他的異狀,因泰倫喃喃著,向後瞥了他一眼:「怎麼樣,老大?拆掉還是放著?」
遊獵之狼的眼裡有抹玩味,而若是沒看錯的話,那彷彿是一種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他記起在前往這兒之前,在自己的空間裡發生的事情——因泰倫與他的信任問題,也還沒解決。
並不是忠誠與否,而是要完全遵照這位僱主的意思行事、或是按照自己的判斷行動?
因泰倫在意的是這點,而自己尚未得到他的認可。
但現在沒有空閒去管這種事情。
「放著。」簡單的回應,江玄毫無猶豫:「這不一定是可以拆的類型,但我們沒時間浪費了。」
藍色的眼睛笑瞇了瞇,因泰倫點頭:「明白。」
說著他彎下腰,正要從那絲線下鑽過去,卻又聽見江玄的一聲低吼:「等等!」
「什麼?」腳步只差一點就要踏下去,因泰倫剛回頭,還訝異著自家僱主的語氣怎麼突然變了,卻見他手中出現了一顆貓頭,在他還未理解這是怎麼回事時,就朝絲線底下拋了出去。
黑色的貓頭發出叫聲,落在碎石地面上,滾動了兩圈。
下一刻,兩塊鐵片猛然翻出地面,鋒利的鋸齒直接啪嚓咬合,捕獸器之中瞬間噴出了血液。
「……。」因泰倫愣了愣,轉頭看向江玄。
他是沒想到會有這種陷阱沒錯,但是這個人……
江玄的臉上依然帶著當初創立角色時,那抹怪異的笑容,然而暗褐的雙眼卻已經陰沉了下去。
「直接翻牆過去吧,」如此指示,他一個轉身,直接躍起、抓住了牆頂邊緣,迅速的翻了上去:「沒必要再躲了。」
「咦?」因泰倫愕然,卻也基於必須保護僱主的原則而跟了上去:「欸?什麼意思?」
「我認得這裡。」瞇起眼睛,江玄眺望著眼前場景,感受到一絲怒火正從心中點燃。
獨立於竹林之中,極度簡單的平房、小小的院子與木頭籬笆、曾經養過看門犬的破舊狗屋。
以及圍繞在院子之外,以絲線作為誘餌,卻引誘這些有經驗的前線人員踏進陷阱的惡意設計。
這是他第一次知道「藤雅」這個存在的地方。

「……啊,我突然想到了。」嘴唇離開了茶杯,藤雅抬起頭,看向悠哉橫躺在地墊上烤火的青年。
「什麼?」懶洋洋的抬眼,百足一臉快要睡著的表情。
「你知道白暮嗎?」如此詢問道,藤雅捧著手中的茶杯,用指尖慢慢轉動了起來。
百足歪頭想了想,慢慢哦了聲:「知道。你部下。」
「弄死他好了。」藤雅說。
「原因是啥?」百足翻了個身,換背部朝向火堆,臉孔轉向了廊外深沉的黑夜。
「我想確認一下,『戀愛』這種東西。」瞇起眼睛,藤雅笑了起來。
百足噗的笑了出來:「這是什麼夢幻的命題啊。」
「你不想嗎?」藤雅張開眼睛,歪頭看向他。
「想啊。」百足笑了起來,那雙眼注視著燈籠村,那些暗紅的光芒綻放在黑夜中,映照在那雙金色的眼瞳中,閃出鮮豔如血般的色澤。
「你被逮捕之後,我就不能好好活動了。」低低的,那呢喃隨著冷風,飄向無星之夜:「這次,可別讓我失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