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逢魔前夕

本章節 2999 字
更新于: 2018-11-03
龍笛的音色在茜色的天空下響起,遊廓的燈火逐一亮起,映出藝妓的身影如蝶翩翩。
融化般的晚霞自竹林的縫隙間滲入,給予這村落最後一絲太陽光。
輕柔的腳步走在街道上,藤雅穿梭在和服袖上的花葉紋路間,側耳傾聽著髮簪上輕聲搖盪的玉石綴子響,在沿街招搖的繁華中猶如一道安靜乖巧的影子。
在這自己親手打造出的世界中,他繼續向前走,不曾轉彎也不曾偏離,只是不斷的在村中央的這條泥土路上向前走。
穿過他身旁的人一個接一個,而與他同方向行走的人們,在各自的轉角都離開了。
藤雅不知道自己後方還有沒有人繼續直走著,不過即使只剩自己,那也無所謂,因為——
太陽光突然消失了。
被阻擋在重重的竹林之外,遙遠的日落已經再也照耀不到這存在於密林間的村落,即使是最細微的光芒都會被繁密的竹葉削斷般,無聲無息的消失。
寒冷的空氣開始流動。
「……。」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藤雅拉緊了自己的羽織,邊加緊了腳步,繼續向前走著。
遠離遊廓之後,這兒越來越多的建築是民居,黯淡微弱的燭火從泥窗中透了出來。
藉著那些光,藤雅能察覺自己的身周已經起了一層薄薄的冷霧——已經開始了。
「唔。」壓下心中突然湧上的情緒,他繼續向前走,白霧逐漸瀰漫在竹林中,夜色與寒氣染在其中。
一條狗突然撲在牠主人住屋前的木籬上,朝藤雅發出驅趕的吼叫聲,那聲音極度兇猛,足以比擬遇上生命威脅般的恐怖。
藤雅沒有一點回應,甚至沒有瞥向牠一眼,只是向前走著,彷彿聽不見一般。
白霧變得更濃了,將他的身影裹了進去,而後……再也看不見了。
依稀,只聽見一聲不似人聲的呢喃,飄散在霧中。
「逢魔之時……」

明天新開的地圖共有三張,分別是和風幻想地圖《燈籠村》、古風幻想地圖《小百足嶺》和西方幻想地圖——《惡魔城》。
作為營運部的一員,童心未眠對於即將增添的更新相當清楚,認真的向兩個隊友說明。
「……不過因為我們只負責發佈廣告案,而不是實際的試玩體驗過,」這麼補充了一句,童心未眠略為困擾的蹙起眉:「所以知道的就只有這種比較表面的資訊,其他的部分,例如獲勝的條件、整個地圖的構造、Boss的類型等等,也是未知的狀態。」
「支援多人模式的則是只有《燈籠村》而已麼……」白暮點點頭,道:「我們就肯定是進入這個地圖了。」
「什麼意思?」江玄困惑,問道:「不是還有其他多人地圖嗎?怎麼這樣就確定會排到《燈籠村》?」
「員工福利,如果想體驗最新的地圖,就肯定排得進。」白暮笑得爽朗,給了他一個拇指。
「嗯。」童心未眠面無表情,也給了他一個拇指。
「明白了。」江玄點頭,心如止水。
「這樣的話……嗯。」忽然站起了身,白暮輕鬆的迎向其他三人的目光,微笑的說道:「就確定了,要打一場冷兵器幻想戰鬥囉。」
江玄頓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和風幻想地圖的話,明顯是不會需要拼槍的那種設計,但相對的對於白刃戰的水準要求就會高上許多,再加上「幻想」這個元素……
江玄至今仍記得,在某間圖書館裡發生的的各式各樣慘案——即使只是「寂靜」,也夠讓人喝一壺的了,何況是其他正經的幻想能力?
他悄悄瞥了自己的手一眼,不由回想起被貓頭包圍的詭異時光。
「冷兵器加上幻想的戰鬥啊。」童心未眠小聲道,也輕輕跳下了鐵椅,站在紫色的草原上,腳邊的銀色花朵隨風搖曳:「會很棘手呢。」
「你們不擅長嗎?」江玄提出,看這兩人的反應,好像不是很樂意參與這種戰鬥的樣子。
「我們還挺擅長的啊。」白暮笑出了聲,站在草原上,迎向江玄的目光,唇角勾起了挑釁般的笑:「我原本只是想提議來場友誼練習戰呢。」
「……哦。」江玄應了聲,已經知道之後要怎麼發展。
——玩家的個人空間中,是可以開啟練習模式的,他沒忘。
儘管自己一次都還沒用過,但看來這還能支援好友之間的練習,怪不得之前在兩局遊戲裡都見過搭配默契的對手。
「……。」看著兩個男人似乎心靈相通了的樣子,身為房間主人的童心未眠不開心的皺起眉頭,但依然舉起手指,喚出自己的列表:「一對一,還是二對二?」
「二對二。」兩個人同時回答,默契之高令童心未眠更不開心了——「我想和妳一組。」「我跟因泰倫。」白暮與江玄的聲音完全重疊在一起,卻完美的一次就分完組。
於是她開口,完全表達出了冷漠:「我跟因泰倫一組,你們兩個抱團去吧。」
語畢,她一把抓住了站在鐵椅旁,在悲傷中依然盡職履行保鏢職務的因泰倫的手,按下了訓練模式的選項。

竹影搖曳在月夜下,細長的枝葉摩梭,發出低泣般的沙沙聲。
藤雅站在廢棄神社的延廊上,眺望著山腳之下,彷彿燃燒起來的村落——暗紅的燈籠一盞盞點起,懸掛在街道的每一處,期中交錯著金色的花盞燈,在無星的月夜下猶如盛開的彼岸花。
「看什麼呢?」背後響起愉快的笑聲。
綠色的瞳孔輕輕顫了下,藤雅轉過身,在廢棄神社內更替的白色和服隨著腳步,上頭朱紅的紋飾掀起弧度。
「看夜景呢。」微笑著回答,他走向倚在矮桌邊,抬頭望著自己的青年:「好久不見。」
那人身穿神職黑袴,一頭爽朗的黑髮之下,竟是一對黃金色的眼眸,笑的和善愉快,毫無惡意一般。
「比起在這兒,我更想早點在現實世界見到你。」青年聳肩,任藤雅在他身旁落坐,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聽說你被剃成光頭了,我好想看看啊,小狐狸。」
「閉嘴。」笑容一下子消失了,藤雅皺起眉頭,下意識的抬起手,碰了碰自己有如草皮般的短髮:「已經有長長一點了。」
早知道就把自己入獄前的角色形象保留著了,這種髮型對他來說是真的不方便,風一吹就覺得頭皮發涼。
雖然說自己的頭腦確實是高速運轉沒錯,但也沒必要散熱散到這種程度。
不太開心,藤雅注視著在爐火上燒著的銅茶壺。
見狀,青年聳了聳肩,換了個話題:「所以,明天就要公布更新?」
「是呀。」悶悶的應聲,藤雅依然注視著火中,道:「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嗯,」青年歪頭思索了一下,問:「還有誰要殺的嗎?」
「暫時沒有。」搖頭,藤雅再次彎起微笑,又恢復成那頭狡猾的狐狸樣子:「要先把遊戲的更新都處理完,我才有時間去殺人呢。」
「哈,那些警察聽到你說這種話肯定會吐血。」青年笑了起來,伸手去拿開始滾沸而震動的茶壺:「不過,不需要的話,為什麼要冒著風險讓我過來呢?」
這麼問著,他邊斟著茶水,深沉目光穿過滾燙的水汽,落在藤雅臉上。
「下一局遊戲,應該說是……《燈籠村》的第一局遊戲。」悠哉的開口,藤雅捧起為他倒的那杯,暖著手心:「要請你幫忙。」
輕輕啜了一口熱茶,藤雅舒適的瞇起眼。
在忙碌更新之餘,他一直關注著那位警官,本來以為他還是那麼不幸的就此登出了人生,於是今天下午看見他終於再次踏入這遊戲時,藤雅確實是感到雀躍的。
只不過,他倒沒想到,江玄竟然同時聯繫上了童欣與白暮那倆夫妻,用有點太快的效率把情報給收入囊中,代價還只是陪跑一場多人模式遊戲。
當時全程在控制後台觀看的他,甚至有想過是不是該讓其中的誰強制斷線比較好。
嘛,不過像這樣的意外性,不正是追逐遊戲的醍醐味嗎?
所以藤雅還是挺樂見其成的,儘管他很清楚,江玄今天獲得的情報已經足以讓他有點危機感了。
但自己,並不是沒有後手、乖乖挨打的人。
「幫什麼忙?」挑起眉,青年的目光透出了好奇:「演Boss?」
「嗯,雖然那也是其中一項工作……」笑了笑,藤雅將目光對上了青年的雙眼,任由自己的惡意自心底湧出:「我要你站在我這邊,百足。」
-
-
-
我知道會有人問啦。
這並不是同名,而是我的寫作的慣例——絕對會親自在故事參一腳。
也就是說,江玄你自求多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