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第三個隊友

本章節 2482 字
更新于: 2018-11-03
從傳送門中快步踏出的是一個年輕女子,迎著江玄與因泰倫完全是反差的表情冷冷一笑,走了過來。

她有著白皙的肌膚、高挑的身姿,一雙修長好看的腿踩著金屬黑的高跟鞋,綴滿細鏈的紅黑格紋短裙只遮掩住半截大腿,露出右腿上的黑蕾絲蜘蛛網腿環。

金色波浪長髮隨步履搖曳,走過江玄身時,她微微瞇起粉紅色的雙眼,竟然朝他拋了個媚眼,勾起紅唇一笑。

反而是對於因泰倫,只涼涼的瞟了他一眼,然後就把剩下一張鐵椅拖到遠離他的位置,幾乎緊貼著童心未眠,然後坐下。

江玄整個人的警覺心都起來了。
就他對自己的了解,通常他並不會受到這類女孩的歡迎,當然他也對這類型不怎麼感興趣就是了。

順便一提,就他眼角餘光看到的部分,因泰倫的眼神完全難以控制的不斷往這兒飄。

考慮到他其實頗有職業道德的,江玄抱著希望認為他是在警戒這個新來的陌生人。

直到他聽見因泰倫小聲的喃喃:「E?不對,應該是F……」

「……。」他轉回目光,沒救了……還有,應該是38E。

年輕女子一屁股就坐在了童心未眠身邊,毫不在意的在桌子下伸長了雙腿,觸碰到江玄的腳邊,竟然輕輕的蹭了下他的腳踝。

他微微皺眉,將腳往自己縮了縮,這才轉向童心未眠,開口:「這位是?」

說話的同時,他注意到那女子的眼睛正緊緊盯住了自己,應該是很好看的笑容,卻不知為何有種厭惡與冷笑的感覺。

就像是來算帳的人……

察覺到這一點,讓江玄立刻更加緊繃了起來。

「他是我邀請的隊友。」肯定也感受到氣氛怪異,童心未眠很快的開口,淺綠的眼神中有些慌亂與不悅:「雖然看起來是奇怪的人,但是…」

「我就直說好了,」直接一聲冷笑打斷了她的介紹,女子在桌上托住自己的臉頰,任由豐滿的上圍壓在桌面上、幾乎要暴露出來:「讓我看不順眼,就不用談了,新來的。」

江玄聳了聳肩,看著她一臉不耐的表情,突然也怪笑了一聲:「呵。」

「等等、老大……」因泰倫也嚇了一跳。

本就掛在臉上的恐怖笑容,加上突如其來的怪異笑聲,短短的剎那讓眼前兩個女生都變了臉色——先不論童心未眠一下子咬緊了嘴唇,年輕女子的好看臉龐竟扭曲了一下,露出極度不爽的模樣。

「哪裡來的變態……」直接出聲抱怨,她轉頭看向童心未眠:「這傢伙真的沒問題嗎——欸!」

她高聲的抱怨還沒完,就被童心未眠一個肘擊敲在裸露的腰上,疼得嗚了聲。

「妳……欸,妳做什麼啦!」一臉驕縱的不開心,女子連忙揉了揉自己的腰,對童心未眠抗議:「明明我才是妳老公吧,為什麼打我?」

「嗯?」「啊?」江玄和因泰倫一起發出了聲音。

「…唉……」而童心未眠卻像是感到非常心力疲憊一般,抬起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總之,你先安分一點。」

「好吧。」女子依然一臉鬧彆扭,卻還是端正了坐姿,連剛才在桌下誘惑般輕蹭著江玄的腳都乖乖收回去了。

「——讓兩位感到困擾,真是抱歉了。」嘆了一口氣,童心未眠低頭致意,抬起臉後才繼續說道:「這位是我這次邀請的第三位隊友,平時負責違規玩家處理的『我不是白目』。」

「嗯,我本名的諧音。」女子補充了一句。

「他是男的。」無視了她的話,童心未眠繼續說道:「是我的丈夫。」

江玄愣愣的,這個的信息量有點大……很大……非常大…?

「我想想,嗯、總之……」不知道該先從哪個部分說起,江玄首先咳了聲:「這位是……男的?」

他看向「我不是白目」,那前凸後翹的身姿怎麼說都絕對是女性角色,除非他是擁有易容術的玩家。
但是現在就發動有什麼意義嗎?

「是啊,我是男的。」突然發出笑聲,而這次傳到他們耳中的並不是年輕女子的高亢音色,而是相對低沉得多,擁有成熟磁性的男性嗓音。

「這是…」江玄張大眼,看見眼前那女子的身形直接閃過數據電子光芒,眨眼後就已經展現出了另一個樣貌——與先前完全不同。

同時,江玄也意識到,這並不是易容術技能的效果,看那些數據流的碎片波動,顯然這應該是真的切換了完全不同的角色外貌,是由後台控制的「切換」。

眼前這男人,竟然能同時使用男性與女性的角色身份。

慢條斯理的拿起桌上一片餅乾,身穿褐麋皮風衣的男人優雅的翹起腳,柔順而有些凌亂的黑髮隨著他向後靠的動作垂落一些在那雙暗色眼瞳前。

此時他散漫望向江玄他們的眼神,猶如一頭野貓般慵懶,卻不失一點傲慢霸道。

「我姓白,名暮。」淡淡地,他說道:「負責的是包括外掛及其他投訴的現場處理工作,順便一提,其中有不少是性騷擾投訴。」

「你好。」江玄點頭,某種意義上算是警察同行,不過這個是只負責處理《惡魔城》裡的治安問題。
瞥來一個涼涼的眼神,白暮繼續說著,將手上的餅乾給掰成兩塊:「所以,我能一眼看出來,哪些傢伙會去騷擾人。」

江玄愣了愣。

「我說過,不用特別做這種事……」童心未眠頭疼的按住自己的額頭:「會嚇到別人的。」

「嚇到他們又沒關係,只要說我在執行公務不就好了。」繼續掰著餅乾,白暮一臉無所謂的看著江玄,彎起笑:「恭喜啊,你不用被封號了。」

「……謝謝。」江玄試著讓自己的心情保持平常心,但想吐槽的慾望從來沒有燃燒得這麼猛烈過。

剛剛所聽到的、所見到的,組合起來之後成為一個莫名其妙的事情走向——這是個願意自己女裝去測試男人,以保護自己老婆的人……

究竟該說是很有犧牲精神,或是其他什麼來著…?

江玄看向將餅乾碎片全數泡進茶杯裡的白暮,現在的他就是一副英倫紳士般的優雅而慵懶,即便不說有著婚約者,也會基於這股魅力而被認定是那種能縱橫情場的人吧。

「那麼,也差不多了。」舉杯,白暮將茶水連帶裡頭的餅乾碎塊一口喝下,這才稍稍坐挺了些,直面江玄。

「這次,就麻煩你和我們一起行動了。」笑了笑,他向江玄伸出手。

「請多指教。」點點頭,江玄握住那隻手掌,感覺得到極為有力的回握。

童心未眠就坐在一旁,直到看到了兩人能好好相處後 才慢慢鬆了一口氣——卻又在看到旁邊的狀況時皺起了眉。

「那個、你家的保鏢……」拍了拍江玄的手背,童心未眠指向一個他很久沒注意的角落。

「啊。」江玄這才想起來,一轉頭就看見因泰倫正盯著白暮看,那臉色完全就是悲傷二字。

「……。」結果,今天受傷最深的是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