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他重視的……

本章節 2051 字
更新于: 2018-10-31
江玄愣住了,「什麼?」

他這樣說,但文凌燕只是看著他,表情便是「你聽到我說的了」。

「但是,但是……老師!我…」張大眼,江玄想從病床上站起身,卻只見文凌燕眉毛一抬:「坐下。」

「但是,我……!」

「我說坐下。」文凌燕平靜的說。

「……。」江玄沉默了,最後還是慢慢坐了回去。

他幾乎不會反對老師的看法,因為她所說的話、所做的決定,必然會有其理由。

……但是,將他排除在追捕行動外這件事情,難道她沒有一點意見嗎…?

「之後,都別再站起來。」看著他情緒複雜的坐回病床中,文凌燕簡短的補充了一句,這奇怪的指令讓江玄抬起頭。

「老師,這是什麼意思?」他問,皺起眉頭:「我不能起來嗎?」

「醫生的囑咐。」回答道,文凌燕抬起手,指尖碰了碰自己的頸側:「亂動的話,會爆開。」

「——!」江玄猛然抬手,按住自己頸邊,在摸到厚厚一層紗布時,突然明白了。

「所以是因為這樣?」他開口,心中是愕然的、還有一星半點的無奈,和更多的——期盼!

「你的脖子,從頸靜脈被用注射器的針扯開一個大洞,你自己應該知道。」文凌燕再次抱起了雙臂,看著江玄,清楚說明:「失血過多就不必說了,這種傷口大且深,又在主要血管,恢復起來的速度很慢、期間也根本沒辦法進行強度稍高的活動,劇烈運動就更別說了。」

「如果不是這個問題,我絕對不會允許他們將你剔除名單。」一字一句,文凌燕說得果斷強硬:「要逮到藤雅,你是必要的人選。」

「老師……」江玄張大眼,愣愣的看著她。
「哼。」挑起嘴角,文凌燕回以滿意的微笑。

「但是,我如果不在的話,你們能抓到他嗎?」冷靜了一會後,江玄問道——隨即就後悔了。

「我需要提醒你,訓練時被我壓著打的是誰嗎?」文凌燕冷冷的看著他。

「……我不是那個意思。」江玄低聲說。

文凌燕看著他,半晌,才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我明白。」

「和藤雅交鋒過的人,只有你一個。」淡淡的說著,她望著江玄,眼中透出一抹柔軟:「要比戰鬥力,我們有的是,但能預測到他之後行動的人,就只有你。」

「我不明白是為什麼,也許你的思想已經被污染得跟他一樣。」文凌燕說著,慢慢放下抱胸的雙手,將它們安置在雙膝上,望著江玄:「但你並不打算犯罪,而是用這個能力去逮捕他,對吧?」

暗紫色的雙眼猶如水晶,深深的望進江玄的眼中。
而他毫不猶豫地點頭,許下承諾:「當然。」

「嗯,不愧是我的學生。」文凌燕微笑。

「那麼,回到正題。」溫馨的氣氛並沒能持續多久,文凌燕隨即一拍手,瞬間拉回了醫院的冰涼溫度。

生命檢測儀發出平穩的鼓動聲,儀錶上的線條漸趨平和。

「關於追蹤藤雅的計畫,基本上還沒有頭緒。」與說出口的無奈話語相反,文凌燕的面色冷然:「目前啟用的只有平常的追蹤方式,足跡、氣味、監視器等等,刑事科標配的那些,都已經在進行——但對方是藤雅。」

「他早就知道怎麼擺脫那些了。」江玄點頭,眼中透出獵人思索狩獵計策的寒光:「這種程度的追蹤,對他來說構不成威脅。」

「你剛剛提到,」看著他,文凌燕平穩詢問道:「他唯一重視的,是他的遊戲?」

「目前是這樣。」江玄再次點頭,卻沒有上次那般肯定:「是他親口所說,我也見到了他對自己遊戲的重視度……」

但那究竟是真實的憤怒、或是誘騙自己上鉤的演技?

回想起那天的質問,江玄感到一絲心虛——這是非常讓人不悅的感覺,甚至讓人厭惡。

「那就從那裡下手。」瞥了他的神情一眼,文凌燕淡然,道:「我們沒有其他的,有什麼線索都只能先抓住了。」

「是。」江玄低下頭、又抬了起來:「老師,那我……」

「你能做什麼,還不清楚麼?」涼涼的,文凌燕看著他:「身體不能動,你只能動腦了。」

江玄愣了一下,隨即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您是指——《惡魔城》。」

「你還在找救援那孩子的線索,對吧。」文凌燕微微點頭,認同他的答案:「可以,你能繼續。」

「而在那期間……你應該明白。」不知不覺的,她的聲音低了下去,猶如魔女的低語:「他會去找你。」

「……。」江玄靜靜的,點頭。

藤雅若真的掛念著《惡魔城》,那就一定會再次現身其中。

而自己,也必定會再與他相見。

「那,我也該回去了。」看了手腕上投影的時間一眼,文凌燕站起身,俐落的轉過步伐,準備離去:「保重。」

直到這一刻,江玄才忽然想起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等等,老…長官!」發出呼喊,而已經踏出綠幕外的文凌燕腳步一停,回過頭看他。

「什麼事情?」她問。

「我想知道,救我的人是誰?」立刻提出問題,江玄舉起,再次輕輕觸碰自己的側頸:「我那時候,應該已經失血過多了,但完全沒能通報……」

是誰發現他的困境,挽回了自己的性命?

江玄希望能知道,不僅是出於謝意,還出於一種……怪異的念頭。

為什麼那個人能發現?……他早就想到了嗎?

諸如此類的思想悄悄的在腦中冒出來 江玄只是微微皺眉,將它們全數壓下,只留下應該道謝的好意。

「……。」文凌燕看著他,微微張開口,話語只在她唇邊停留一秒,之後便傳到了江玄耳中。

「嗯……就是藤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