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重回惡魔城

本章節 2228 字
更新于: 2018-11-01
「你被發現的時候,脖子上面纏著一條皮帶。」

看著江玄的錯愕,文凌燕索性也在原地轉回身子,說:「那原本是會客椅上的束帶,藤雅拆了一條下來,綁在你的脖子上。」

皺起眉聽著,江玄的手指壓住了頸側的紗布,試圖回想起自己差不多完全失去意識時的事情。

「他綁得很用力,光看勒痕的話,足以把你直接勒死。」文凌燕認真的說道,但冷靜的目光卻也指出了另一個可能性:「但是,也因為是那種力道,才讓你的失血狀況暫時緩解,否則在我們到場之前,你也該死了。」

江玄邊聽著,眉頭皺得更深。

他很清楚,藤雅若是想救他,那也肯定不是出於善意——那個人是個殘酷的瘋子,他從不會讓獵物輕鬆死去。

「……該死。」今天第二次吐出這句話,江玄的臉色極度難看。

「我也是這麼想的。」文凌燕點頭,隨後問出一聲:「你認為,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不清楚。」搖搖頭,江玄的目光注視在床單上:「要想一下。」

「嗯。」簡短的應了聲,文凌燕也沒有失望的樣子,轉過身:「有結論之後通知我,這段期間,你必須休養身體,但是也能按照個人意願申請沉浸艙進行遊戲,我開放權限。」

「明白了,謝謝長官。」江玄抬起頭,認真道謝。
文凌燕沒有再回應,轉身離去,一如來時迅疾。

下午三點四十分,江玄申請的醫療用沉浸艙便已經為他安裝好了。

雖然說是醫療用的,不過只是能與病床組合的沉浸艙罷了,功能與一般家用的艙室並無不同,並不會出現電影般「躺進去掃描一次就治癒」的那種黑科技。

江玄躺在病床上,看著艙蓋上正讀取著初次使用者的資料。

醫療用沉浸艙在這時代,只不過是病患的娛樂活動之一,只要花點錢申請租借,就能打發在床上躺著的無聊時間。

甚至也有家屬簽訂同意書後,將植物人的意識加載至虛擬空間的例子,達成了某種意義上的治癒。

而現在,江玄依稀有種感覺,自己彷彿也是一樣,現實的肉體暫時無法行動了,只能依靠虛擬的軀體,才能繼續與藤雅對抗。

「……。」江玄皺起眉,這種感覺不是很好。

悅耳的滴滴聲響起,通知他資料都已經讀取完畢了。

於是,不再去思考這樣的事情,江玄微微調整了姿勢,使自己躺得更加舒適一點。

看著天花板的灰白色,他再次抬手,碰了一下頸上的紗布與繃帶。

暗褐色的雙眼冷然平靜,江玄開口:「準備完畢。」

隨即,黑色的滑蓋動了起來,將他眼前的白色全數覆蓋。

十秒過後,江玄再次回到了《惡魔城》。

依然是紫色的大地,以及紫色的夜空,星光閃耀,月色暗沉。

所以這兒是不會顯示外頭的時間的啊……江玄抬頭看著天空,只用了一點心思去思考這件事,之後便轉回意識,舉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嗯,怎麼說呢……之前從未留意過,但此時他的感想是「這塊肉還真完整」。

簡單的對空氣揮了幾拳、也試了幾下踢擊,江玄這才感到真正醒過來的感覺——畢竟之前的他在現實中,是重傷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渾身肌肉都僵硬得猶如馬克杯一樣,僅僅是移動手臂都叫人感到遲鈍。

「唰!」再次對空氣揮出極為迅速的正拳,江玄感受著身體的活躍,卻突然聽見身旁傳來了一陣掌聲。

「誰?」他迅速轉身,而進入視野之中的是一個相當熟悉的面孔。

「這拳打得很好啊!」拍著手,因泰倫一副在看演出的樣子,好不愉快。

「你……」江玄是愣了一下的,隨即才想起來,這個人是上一局自己贏下遊戲而抽中的獎勵NPC。

先前與他死戰了太多次,差點就要反射的揍過去……但是話又說回來,他為什麼現在會出現在這裡?

思及此,江玄瞇起眼睛,謹慎的跟他保持了距離,觀察著有沒有任何威脅性。

就藤雅已經重回外界的現在,遊戲裡會出什麼事都不奇怪,小心為上。

而,依然是那套白西裝、依然是那道黑色馬尾,"遊獵之狼"因泰倫此時正好奇的歪頭看著江玄,舉手投足之間透出一股不正經的氣質,臉上勾著興致盎然的笑容,似乎正評估著什麼。

「嘿,怎麼啦?」再次開口,他斜倚在黑色的桌子邊,問道。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江玄想了一下,問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耶。」爽快的回給他這句,因泰倫眨了眨眼:「我印象中,是你僱用我了啊,不是嗎老大?」

只有很短的一瞬間,這個人的眼中閃過一道暗光,但那細微的表情變化並沒有被江玄忽略。

但似乎也並不是威脅的暗示,而只是……「信任不足」。

江玄想到這個詞,隨即也大概猜到了狀況。

作為獎勵、被自己招募的NPC,顯然都已經沒有當初那局遊戲中的記憶了;儘管「真正的」因泰倫與自己是完全沒照面過,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他對於自己會出現在這兒的原因,估計也是由遊戲規則支援著,各自有理由吧,例如因泰倫不就說了「是你僱用我了啊」這樣的話。

而自己問出了「你為什麼會在這兒」的話,顯然就被當成了個不靠譜的僱主……

江玄雖然有些無奈,但也並不非常在意。

就算這遊戲有好感度系統,他也不打算和因泰倫培養什麼兄弟情。

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只有藤雅埋藏在《惡魔城》的線索。

「是說,你是不是有點時間沒回來啊?」因泰倫的聲音將他拉回眼前狀況,只見這個帶著悠哉笑臉的男人已經不再歪頭看自己,不過還是一派輕鬆的靠在烏鴉夫人的占卜桌旁,用眼神朝桌上指了指:「有信欸。」

江玄感到有些意外,「信?」

他快步走向桌邊,而因泰倫也就這麼靠著,睨著他靠近,藍色的眼中若有所思。

暫時沒有去管他的視線,江玄來到桌前,確實看見了一封暗黃的信封。

信封上蓋著紅色的蠟封,黑色墨水以纖細如畫的字體顯示其上:

【好友申請——來自童心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