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牆的彼端

本章節 2112 字
更新于: 2018-11-12
藤雅向後一靠,靠在束縛他的椅背裡,完全不在意皮革的束帶又瞬間抽得更緊、甚至能看到蒼白的皮膚上開始泛起暗紅的勒痕。
「……。」江玄看著他,等著他的回答,面色沒有一點不耐,卻完全透露出了佔上風的冷酷與無情。
「……。」藤雅回望著他,暗綠色的眼瞳沒有一絲顫動,直直的迎著他的壓迫,任由眼眸深處那股火焰被清楚窺視。
「——嗯。」終於,他張開了口,輕輕吐出了兩個字:「好吧。」

「你要問什麼?」突然眨了一下眼,藤雅的眼神中的怒火不見了,取而代之是以往涼涼的笑意。
「童心未眠的同事。」江玄立即開口,儘管他確實在意藤雅是怎麼上線的,但是如今最重要的是昨天意外發現的生死問題:「他還活著嗎?你搶奪了他的控制權對吧。」
「還活著哦。」用眨眼代替點頭,藤雅肯定的微笑:「我在他去扮演惡人之王之前,就已經先取得控制權了,也有通知他這次工作取消了……雖然有點突然就是。他原本就有其他事情要做,所以沒問題的呀。」
「那童心未眠本人呢?」表情沒有放鬆分毫,江玄提出下一個問題:「我親眼看到,她根本是直接被踢出遊戲,為什麼要直接搶奪、而不是先通知?」
「我不知道,她不是我的人。」回答得也簡單乾脆,藤雅閉上眼睛,聲音中添上一層平淡:「也是我沒有興趣納入控制的人,所以我不在意是誰搶的、也不在意她的狀況。」
江玄瞇起眼:「她死了也無所謂,是吧。」
藤雅微微張開眼,綠色瞳孔在細縫中閃過一道暗光:「你清楚。」
「你這個混蛋……」江玄咬牙,嘶聲。
「我昨晚已經聽你罵過夠多次了。」藤雅冷笑一聲。

「——那個違反規則的潛在犯是誰?」猛然站起身,江玄狠狠壓抑住向上衝的憤怒,厲聲質問,試圖用其他問題壓掉對於藤雅的極度厭惡、保持應有的敏銳和冷靜:「他也是你的人嗎?」
「不是,我的人裡沒有那種貨色。」悠哉的勾起一邊唇角,藤雅依然從容不迫:「我的朋友裡,可沒有會一時衝動就毀了我的作品的人在。」
「你這種人會有朋友?」江玄瞇起眼,注視著他。
「怎麼,昨晚嘴炮還沒玩夠?」藤雅尖銳的笑了聲。

關押房裡,突然陷入沉默。

江玄站在玻璃牆前,瞪著藤雅,握緊的雙拳並不特別用力,卻透出彷彿能一擊打破牆面的恐怖壓迫。
藤雅被束在椅上,冷冷盯著江玄,平靜抿著的雙唇不發一語,毫不掩飾對眼前之人的扭曲企圖。
「……你,為什麼要做出這個遊戲?」江玄開口,低沉的聲音穿過玻璃上的音孔,直抵藤雅面前。
「因為我要人玩。」藤雅回答,冰冷的目光穿透牆面的透明,直面江玄雙眼。
「你為什麼要開發知情者模式?」迎著藤雅的面孔,江玄質問。
「因為我不覺得憑你們的智商能找到線索。」無懼江玄的氣勢,藤雅冷笑。
「我找到了。」江玄將話語扔進監牢中,滿是嫌惡與憤怒:「《盜賊都市》裡的。」
「很好。」藤雅將笑聲吐出嘴唇,不掩厭惡與惡意:「繼續去找,看來你沒有我想得那麼蠢。」
「我要知道為什麼!」江玄怒吼,一拳砸在玻璃牆上,瞬間偵測器尖銳的警告聲與護理師都一齊沖了上來,但他毫不留情,繼續厲聲質問:「為什麼你會做出那種安排?」

「——為什麼你讓『女王』死了?」在被護理師向後推的時候,江玄吼出。

「……!」藤雅的眼睛微微張大,下一刻那張嘴猛然咧開,猶如被兩隻無形的手向兩邊拉扯開一樣,咧成了巨大恐怖的笑容:「你居然真的找到了?」
一聲極度淒厲的狂笑沖出牢房,乍聽之下彷彿無名怪物的咆哮。
「別推,我知道……放開我!」江玄扭頭,對拉扯自己手臂的護理師咆哮一聲,在他整個人被震住的那刻抽回自己的手,大步走回自己的椅子上,重重坐下。
再次面對藤雅。

此時他就像個瘋子,儘管他只笑了那恐怖淒厲的一聲,但現在面對著江玄,他卻張大了眼,唇角幾乎撕裂臉龐、吊到耳根。
江玄注視著那表情,不由感到一股惡寒——這根本不是人類該露出的表情。
但,他繼續說話,在剛剛的怒吼之後,他總算能真正冷靜。
「你為什麼會讓『女王』死了?」他問,看著藤雅的臉,雙眼眨也不眨:「依照你的個性,她絕對不會死,而是繼續活著……繼續受苦。」
他很清楚,將人的肉體破壞至死,對藤雅來說毫無意義、甚至相當的廉價——他不會讓一個人死去得如此乾脆俐落、如此淒美、如此……充滿希望。
至今,女王最後的笑容仍保留在他的記憶中。

與過往他曾見過,在黑暗中、在屍骨中、在蟲群中逐漸腐爛的肢體都不同,那些人都死在絕望中,甚至是絕望將他們吞噬,控制了他們的頭腦與四肢。

只有女王。
只有女王在藤雅的手下,卻能如此安穩的死去,而不是活下去——以一具機械的身份活下去,卻擁有人類的心。
他完全能將她墮入痛苦與掙扎,最後飼育以絕望。
藤雅擁有這樣的手段,也擁有這樣的殘酷。
但他卻沒這麼做,而是……就此讓她解脫。
為什麼?
「你不讓她活下去,為什麼?」江玄低聲問,那話語震動空氣,清晰傳達至另一頭,那瘋子的耳中。
「……她已經夠悲哀了。」低低的竊笑著,藤雅大張著雙眼,眼角幾乎要迸裂,泛起腥紅的血絲:「我的人性不允許我再讓那孩子痛苦了。」
「不。」江玄看著他,無情的開口:「你沒有人性。」

藤雅瞬間閉上嘴。

慢慢的,他再度開口,「你說對了。」
看見那眼神的瞬間,江玄突然向後一退,卻已經來不及……一直站在身旁的護理師毫無遲疑,將針筒插進了他的頸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