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演技

本章節 2293 字
更新于: 2018-11-12
從早上到午後,江玄幾乎是忙碌得都要沒了時間觀念,泡在公文與流程的時間既短又長,彷彿永無止境、卻在發現的時候,就到了預約會面的時刻。
走過的那些程序毫無差異,如同身旁的白色空間的漠然方正,宛如昨日下午的時間倒流。
江玄感到一絲錯覺,好像自己只是作了一個預知的夢境,接著才將第一次與藤雅見面。

不過,當陪同——或說監視的護理師為他打開了關押藤雅牢房的層層門鎖後,映入他眼前的事物,清楚說明這並不是那樣符合妄想的事情。

藤雅在打掃。
將一本本書籍分類堆疊,連地上的紙張都被疊成厚厚的幾份,被迫生活在玻璃牆內的男人,此時正踏著愉快的步伐來回奔走,臂彎中不時有什麼東西掉出來,他卻沒有一點在意,回頭再拾起來。
和昨天所見的雜亂相比,這樣逐漸變得乾淨的空間反而更令人不安。
江玄大步走到玻璃牆前。
「請注意不要超過安全線,」護理師立刻出聲提醒:「也不要觸碰牆壁。」
「我知道。」他回答,站在被打穿了幾個洞,作為會客處的那兒,揚聲喊道:「藤雅!」
這聲音被壓抑在體內許久,幾乎是怒吼,毫無保留的轟進玻璃牆之內。

「請不要這樣,」護理師顯然也驚了一下,快步趕向他:「這樣可能會刺激他……」
「沒事兒,我沒那麼容易被刺激啦。」遠遠的,牆裡傳來回應。
不再注意明顯畏縮了的護理師,江玄轉過頭,看向牆內。
放下了手中的一疊書本,藤雅轉過身,輕快的往這兒走來,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江玄望著那人的身影越發靠近,在腦中強忍的怒火與厭惡彷彿突然甦醒了,粗暴的全都想要向外湧。

與潛在罪犯的對敵、與童心未眠被中斷的談話、暗地操控他行動的知情者模式,還有——扮演惡人之王的人。
「終於來了。」在會客的椅子上坐下,藤雅的四肢與頸子立刻被束帶綑住,他完全無所謂一般,期待的看著江玄,語調中帶著興奮:「怎麼樣呀?好玩吧?喜歡吧?我——」
「你昨天為什麼會在那裡?」江玄沉聲,直接切入正題,瞪著那雙綠色眼睛:「昨天你為什麼能進入《盜賊都市》?」
「……啊?」愣了一下,藤雅整個人都頓了幾秒,才放鬆了興奮期待的表情,變成一臉莫名其妙:「江警官,你應該知道這兒斷網。」
「所以我才會問。」冷冷的,江玄坐在自己的椅子中,望著玻璃裡的那人:「要是這裡有網路,就算你是拿那台咖啡機改造成沉浸艙,我都不意外。」
「才不會,我很珍惜那台咖啡機的——」
「但是這裡是信號圈外。」直接打斷了藤雅的抗議,江玄一字一句,質問:「你昨天為什麼能進入遊戲,扮演Boss來找我?你有什麼目的?」
「所以說,我沒有進入遊戲。」不解的露出微笑,藤雅看著江玄,眼底有抹怪異的笑意:「你是不是太執著在我身上,沒有好好體驗遊戲?這樣我會不高興的呀。」
這句話從遊戲設計師口中說出來,猶如一個廚師質問評審是否有好好品嚐他的餐點——這攸關職業的榮耀,以及基本的尊重。

江玄完全能聽出這層意思,但他根本不在意,因為藤雅的回答在他聽來,就如同他們的立場對調了一樣,只不過更加簡單。
一個是要求實話的警官,一個是顧左右而言他的犯罪者,而藤雅的不悅對江玄而言,猶如挑釁。
「我會玩這遊戲,本來就是你的關係。」慢慢開口,江玄盯著他的臉,將話語全都說得清楚明白:「我是為了救人,否則你做的東西,我絕對不會碰。」
「……我知道呀。」嘆了口氣,藤雅好像有點無奈:「是呢,你對我的偏執,比我想得還嚴重一點,這種粉絲我一點也不想要……」
「放心,如果有握手會的話我一定到場。」江玄冷冷的說:「你最好把握和自己的手相處的時光。」
「我會好好珍惜它們的。」藤雅笑出聲,完全不在乎江玄的威脅完全出於真心,只是眨了眨眼:「所以——好玩嗎?」
「童心未眠的同事怎麼了?」江玄再度發問,迎著藤雅的目光:「在你搶了他控制的身體之後,他沒事吧?還是你又殺了一個人?」
「我沒能上線啦。」敷衍的扔了答案,藤雅笑笑的問:「好玩嗎?」
「童心未眠本人還活著嗎?」江玄問,繼續看著藤雅:「我不認為是你搶了她的控制權,但是你也常常主使這種事情。」
「我沒能上線呀。」依然回答,藤雅悠閒的說:「好玩嗎?」
「扮演因泰倫的潛在犯和你有關係嗎?」江玄問,直直看著藤雅:「他是在你的監視下來殺我的,對吧。」
「我沒能上線的。」依然回答,藤雅輕鬆看著江玄:「好玩嗎?」
「後來控制女王的是誰?」江玄繼續問著,緊緊盯著藤雅:「他做了和控制因泰倫的那傢伙一樣的事情——你生氣了,對吧。」
藤雅愣了一下,突然瞇起眼睛:「嘖。」

江玄低哼了聲,像是冷笑。
「我說過,你騙不了我,無論你的演技多麼精湛。」他說。
空氣突然冰冷,空調的嗡嗡運轉格外清晰。
隔著厚重的玻璃牆,黑色的與白色的人凝視彼此。
臉上的笑容不見了,藤雅看著江玄,眼眸中再無愜意,卻是燃起了一絲星火。
「你生氣了啊。」低語,江玄向後傾身,靠進自己的椅背中,唇邊彎起勝利的微笑。
若藤雅不曾上線,他不會知道扮演因泰倫的那人曾經違反遊戲規則,擅自轉換身份只為與他戰鬥。
而女王的扮演者轉換,則是在惡人之王被他擊殺之後才發生的事情,即使藤雅曾經上線,一時半會卻也無法立刻監視到這發展,而無法立刻分辨江玄質問中的真偽。

所以,在藤雅「不知道(被擊殺退場)」的時候,發生了他「知道(潛在犯違反規則)」的事情——作為一個遊戲設計師,他絕對不會容忍自己的作品發生這種事情。
此事攸關尊嚴與驕傲,在那雙狡猾眼中閃過的一絲怒火,江玄沒有漏看。
這一局,是他贏了。

「你知道麼,我特別討厭你這點。」低低的開口,藤雅的聲線透出一絲冷然:「明明就是一副徒有正義的氣勢,說出來的話卻完全不能相信。」
「我會當作是稱讚。」倚靠著椅背,江玄面無表情的回望他:「現在,能說實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