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現實世界

本章節 2611 字
更新于: 2018-11-12
再次張眼,靜悄悄的紫色正圍繞著自己。
退出了已經結束的地圖,江玄看著這塊暗紫空間,抬起頭,發現夜色如水,有星光熠熠。
這裡的天空是按照現實世界的時間嗎?或是終年保持著星夜?
他有些遲鈍的思考著,剛剛遊戲的後韻仍在心中殘留,鼓塞在思緒裡,難以忘懷。
一道輕柔的金光亮了起來,在眼角吸引他的注意。
江玄轉頭,看見身旁不知何時多了一張桌子。
這是一張鑲嵌寶石的桌子,就像會出現在鬼魅城堡中的黑色而華麗,冰冷的桌面上鋪著一張淡金色的方布,上面攤開了幾張紙牌,全都面朝下,坦露暗紅色的背面。

「這是什麼?」江玄疑惑道,走了過去。
伸手觸碰到桌子的同時,一道光字便在他眼前展開:

【祝賀您贏下了第一次勝利,這是為您獻上的禮物——烏鴉夫人的占卜桌】
【接著,將開始進行上一局遊戲的獎勵結算】
【在遊戲中獲勝的玩家,將獲得抽取標記為「可繼承」的技能,或是交流達到一定程度的NPC,成為您的夥伴!】
【當您準備好了之後,請從桌面上的牌卡抽取一張!】

「技能和NPC……」江玄思索著,點頭:「這個獎勵真不錯。」
無論是抽到哪一種,只要慢慢累積起來,無疑都會變成極為強大的力量,若是能不斷取得勝利的話,那自己能運用的力量和策略都將提升好幾個層次——甚至能組成一支軍隊?
江玄微微歪頭,將自己有點浮誇的想法給放到一邊,朝桌上的卡牌伸手。
話又說回來,自己有獲得的「可繼承」技能,似乎只有易容術一個而已,如果能抽到的話……
儘管對於大貓頭這種歪招頗有微詞,但那畢竟是自己把路走歪了,真要說起來還是非常實用的。
江玄想了想,如果能抽到它就再好不過。
只是看桌上散落的卡牌有不少,看來就是NPC的牌子,看來自己在遊戲中同NPC交流得挺熱烈,不過那數值沒有顯示過,應該只是後台數據。
「NPC的話……」慢慢眨著眼,江玄拿起一張牌,若有所思:「單講戰鬥力,應該是阿緹兒大叔最好吧?」
桌面上的紙牌突然一同起火燃燒,江玄頓了一下,才喃喃:「我還以為火災……」
而在火焰閃動的背景之下,被他選中的卡牌顫了顫,輕輕抽動著飛離了他的手指,浮在半空,突然破碎、放射出一道人影。
江玄張大眼,愣住了。「臥槽……」無意識的冒出一聲,他瞪著那影子:「這也行?」

白色西裝穿得挺隨興,黑髮束成的馬尾也正翻動出弧度,這人像是在愉快的行動著,伴隨一張輕鬆的笑臉。

【您獲得了新夥伴——"遊獵之狼.因泰倫"!】
【來自盜賊都市的幫派份子因泰倫,他深諳精準狙擊與嫁禍的方法,以獵殺懸賞逃犯賺取的獎金成立了自己的組織,為盜賊都市的罪惡平衡貢獻了相當大的力量。雖然他的脾氣很好,但請不要妄圖讓他百依百順。】
【此NPC將可以在現代、異域地圖中使用,無法進入古代、NPC限制地圖】

「……。」江玄看著眼前簡短的介紹,心底一陣複雜。
他確實是希望能抽到強力的NPC,而因泰倫確實也毫無疑問是跟阿緹兒同等級的強者,但是……
「我們不熟啊……」頭疼的揉了揉耳朵,江玄看著那道仍浮在空中的人影,還是揮了揮手讓它消散。
看來系統是直接把交戰也計算成了交流的一種,那麼確實,自己在上一局特別常跟這貨照面到,甚至還弄死了好幾個……
這算什麼,不打不相識,打死算我的?
心累感又更重了些,江玄搖了搖頭,抬手喚出能點擊的選單,沒有一點遲疑的按下「退出遊戲」。

四方的房間不大不小,床鋪、工作書桌、浴室、衣架各占一角,中間尚有空間擺了張矮桌,矮桌上有一包還未泡完的茶葉,用收納夾仔細地夾緊,放在茶具邊。
而床鋪邊,是一座宛如鋼鐵棺材的東西——虛擬沉浸艙,此時正發出運轉中的細微嗡嗡聲。
頭尾兩邊的呼吸燈亮了亮,色調由綠轉藍,而艙頂的滑蓋也動了起來,流暢的向頭尾分開。
一只大手舉了起來,抓住沉浸艙的邊緣,慢慢將自己給撐了起來。
逐漸露出面容的是一個男子,看起來約莫二十出頭,短髮修理得整齊俐落,一張乾淨的臉上有著深刻的五官。
皺著的眉頭、冷淡的雙眼,還有緊抿而毫無笑意的唇,明明底子挺不錯的一張臉,卻硬生生像是剛從棺材裡復活的嚴肅伯爵。
江玄從沉浸艙裡爬了起來,以做體操般的姿勢伸了個懶腰,看向掛在工作桌那面牆上的時鐘,十一點二十二分。
點了一下頭,他沒發出什麼聲音,只是起了身,很快的走向衣架取下服裝,再又走進浴室,行動間的迅速彷彿不曾維持同個姿勢躺了將近五個小時。
很快的,水聲響起。

於此同時,在一張柔軟的床鋪裡,另一個人正慵懶的翻過身,好似他正在渡假、而非服刑。
藤雅的床邊堆疊著許多書籍,不少書頁散亂在地上——這些都是他親手撕下的,再以只有自己明白的順序排列了起來,全部都是為了遊戲而準備的資料。
抱著一顆枕頭,藤雅在床上滾動著,他還不打算睡覺,他還得把腦袋裡的東西釐清,裡頭有靈感、幻想、書本中的故事,還有多得驚人的回憶。
被淹沒在書本中的膠囊咖啡機發出嗶嗶聲,通知他一杯焦糖拿鐵已經準備好了。
「呀。」發出開心的叫聲,藤雅果斷的放開枕頭,滑下床鋪,走向也被紙張堆滿的書桌。
看似隨意,不過還是挺小心的將那杯咖啡捧了出來,藤雅席地而坐,吹了幾口之後,才慢慢啜飲起來。
暗綠色的目光,靜靜的望著彼方,那裡有面白色的牆,牆上有面白色的門,門旁有個小小的盒子,那是卡片及生物ID的辨識器,即使只是要開門出去也必須經過至少三道程序才行。
不過他現在不想出去就是了,誰會在捧著一杯溫暖咖啡的時候越獄呢?
藤雅愉快的揚起嘴角,又飲了一口焦糖拿鐵。
而且啊,橫在他與外頭之間的,不只有那扇門,還有眼前,清澈得彷彿不存在一般的玻璃牆。
這面牆很厚,厚得能夠隔音,厚得能將任何人事物都阻絕兩地——建造的人和批准經費的人肯定都這麼認為,所以他們才會這麼安心的將自己給關押在此。
「……。」慢慢放下杯子,藤雅發出了低啞的笑聲。
他無意嘲笑做了決定的人,只是想起令自己滿心歡喜的事情。

今天,他親自推了個人入坑去玩《惡魔城》,而那個人……他有資質。
所以他透露了不少,甚至還指引他去開啟了知情者模式。
究竟玩得怎麼樣呢?評價如何呢?如果可以順便抓個Bug就太好了哇。
愉快的猜測在心中轉動著,藤雅晃了晃剛剛被護理師剃得光溜溜的腦袋,像是在唱歌的禿毛鸚鵡一樣。
啊,還有最重要的……眨了眨眼睛,藤雅看見有個人影出現在門上小窗中,揚起了笑容。
那是極為開心,陰冷愉悅的笑容,猶如注視獵物奔跑的狐狸。
「明天,他預約什麼時間來找我呢?」他輕聲的呢喃。
擱置在地上的焦糖拿鐵冒著熱氣,逐漸失去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