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遊戲終局(上)

本章節 1887 字
更新于: 2018-10-26
全城掃描開始了,這次的時長共有五十分鐘,卻在短短半小時後,就迎來了最後的帷幕。

江玄站立在一間辦公室中,望著眼前的落地玻璃窗。窗外的景色分成了上下,一半是天、一半是城市,朝陽升起在半空中,傾瀉燦爛金色在灰白的都市之中,辦公室大樓的這一面看不見殘破的銀行,一片安祥和平。

很快的,它將再度熱鬧起來,就像昨日初見一樣。

右手的指節隱隱作痛,但江玄並不在意,只是拉起了銀灰色的窗簾,將拳上的血跡抹了乾淨。

在他的視線邊緣,浮動著一條條提示: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奔跑吧少年》!】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趴樂萊斯》!】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愛蓮說說》!】
……

洋洋灑灑的數條羅列,儘管中間偶爾也間雜著幾條其他玩家的擊殺訊息,但是毫無例外的,在那之後又被他給吞噬。

江玄現在看著的,是地圖上除了自己以外,唯一的紅點,那個玩家當然也看到了如此驚人的擊殺提示,在江玄追到他之前就逃離了這間辦公室,如今正在外頭的街道上迅速的向遠處撤退。

只不過,他並不可能想到,自己的對手是個有如開掛般的人物。

在知情者模式的輔助下,江玄在遊戲中的一切舉動都會默認為向他有利的方向發展,無論是將排行榜上強力又樂意帶新手的大佬玩家、或是平時難以觸發的隱藏任務與秘密技能、或是所有能讓江玄勝利的關鍵,藤雅在知情者模式中全都交給他了。

簡言之,官方要他贏,他即使閉上眼睛扔石頭,也有機率打穿其他玩家的腦袋。

「……。」並沒有多說什麼,江玄只是舉起手,扯斷了窗邊的安全鎖,將那塊玻璃慢慢向旁推開。

冷冽的強風立刻掀了進來,銀灰的窗簾瞬的翻飛而起,帶著血跡掠過江玄的臉邊。

他站在二十樓層高,俯視都市下方,視線靜靜落在與地圖紅點完全符合的一個行人身上。

狂風在拍打著,江玄從腰包中掏出了入手以來從未使用過的狙擊槍——直到剛才為止,他只用過自己的雙拳,在沒有近戰武器的狀況下,這是他唯一、也是最好的選擇。

如今,這男人面帶冰冷而巨大的違心之笑,雙手染著暗紅鮮血,因為數次的毆擊別人的頭顱而微微發腫——也只是這樣而已。

與因泰倫的Boss戰、與阿緹兒的交手、與女王的最終Boss戰,讓江玄的數值早已比其他任何玩家都更加強悍,他甚至不需要動用到這把"騎兵"狙擊槍,單憑著一己之力便將剩餘的玩家都狩獵殆盡。

江玄在鋪著地毯的地面上趴下,架設好狙擊槍。
儘管他知道,自己現在只要隨便一扣扳機,大概就能拿下底下那人的性命,但是……到最後,他還是不想任藤雅擺佈。

至少,拙劣的反抗一下也好,用實力去贏下這局遊戲,不想順著藤雅的意。

瞄鏡裡透出了那人的身影,江玄瞇起眼睛,仔細的修正了方位。

風向、光差、忽快忽慢的運動節奏、壓槍的預備。
屏息的五秒,指尖扣下,扳機強硬的反力推動指節,卻仍柔順的被壓下!

射擊的乍響之後拔尖而上,在剎那江玄彷彿聽見猶如人類歌唱般的嘹亮音色。

下一刻,一道人影在人行道上歪倒,破碎飛散,消失在藍色天空中。

伴隨地圖上最後一個紅點消失,江玄的眼前第一次彈出了金色的大字:

【你取得了這場戰爭的勝利!】
【贏家將可獲得一次抽取技能或同伴的機會!】
【該獎勵將在你回到自己的空間中時進行結算】
【是否現在結束本局遊戲?】
【是/否】

這次的選項是直接浮在空中,要玩家直接用觸控的方式決定——畢竟若是直接讀取思想來做選擇,可能下意識就退出了,卻還沒能把手上的道具收回來。

江玄收起了狙擊槍,迎著吹嘯不止的高樓寒風,舉起了手,正要按下「是」,卻突然聽見一陣滴哩滴噠聲。

「……。」他皺眉,仍讓那「是/否」的選項浮在空中,伸手進腰包中,翻出了一只手機。
那只連他自己都忘記了,從銀行總理巴佛托克手中搶來的手機,此時正發出了古典音樂悠揚的鈴聲。
翻至正面,江玄在看見來電顯示時,眉頭皺得更深了。

「因泰倫」……這個不斷出現的名字,此時再次出現在他的眼前,在漆黑的手機螢幕中慢慢閃動著。

為什麼他會打電話過來?

江玄將左手伸進口袋裡,微微捏緊藏在口袋裡的東西,考慮了一下,該不該接。

在他的認知中,真正的、受女王信任的、能與阿緹兒平起平坐的那個因泰倫,已經為了能修復女王,而奉獻了自己的機械身軀。

那麼,現在打來的,又是誰?

江玄瞇起眼,在鈴聲的片段響完,再度從頭播放時,按下了接聽,力道大得幾乎要按裂屏幕。

「喂?」他問。

「喂喂?……啊,找到了。」對面的聲音挺溫和,但也是他所熟悉的嗓音。

「切斯塔?」江玄疑問,他怎麼會這樣子聯繫他?而且這種平靜的語調……「啊,」他突然明白了對面是誰:「葬儀社的小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