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我是誰?

本章節 2250 字
更新于: 2018-10-25
江玄看著女王在他腳邊靜靜死去,眼中那藍色的光芒就此消散。

【Boss戰"復甦的女王"已完成!】
【你獲得了獎金150,000元!】
【你的記錄是5:02,刷新了本場記錄!】
【你解鎖了成就"統治?no need"】
……

並沒有將那些提示一條條看過,江玄只是垂眼,思索著接下來劇情的走向。
儘管Boss戰已經結束了,但是這畢竟是一條重要的劇情線,以女王的幸福之死作為終結,藤雅並不會那麼仁慈。
所以,接下來應該還有事情——
彷彿回應他的思想,一道模糊的光芒從女王身旁昇起,是擊殺Boss之後掉落道具的提示。
只是那光芒有些奇異,不是固定什麼顏色,而是在金色與白色之間漸變著,如同黃金與銀幣的極光一般。
微微傾身,江玄伸出手,才剛觸碰到那光芒,便看見一道提示在眼中跳了出來。

【選擇獎勵】
【SS級道具/劇情道具?】

「……。」江玄有些訝異,還能有這樣的操作?
這等於是讓玩家自行選擇要不要繼續走劇情;當然也有可能,如果沒拿劇情道具的話,故事還是會繼續前進,只不過方向不一樣。
所以他並沒有猶豫,做出了決定。

【你選擇了:SS級道具】

他不想再繼續看下去,藤雅造成的悲劇已經夠多了,沒必要連在遊戲裡都被迫面對。
還不如換成能帶出場的SS級道具。本色調不定的光芒立時轉成金色,在鏖戰之後的血地上映出僅有江玄能看見的柔和光芒,奇異地與陽光融在一起。
江玄把那東西拿了起來,這是一個金屬的球體,網球般大,拿在手中有些沉重,帶著冰涼。

【"女王"人形機核心】
【等級:SS】
【使用限制:僅能在現代地圖、異域地圖(科幻)使用】
【道具效果:作為當代最高科技的結晶,女王的核心具備極高的運算與整合能力,當用此核心替換其他機械控制內核時,將無條件使其開始運轉,並依照器械特質形成附加能力。此裝備一旦使用,除非破壞該裝置機械,否則將無法卸除;直到該局遊戲結束為止若都沒有遭其他玩家搶奪,則將返回持有人背包】
【「提問:我是誰?/搜尋—名稱—女王/我是"女王"」——"女王"人形機】

慢慢將剛入手的道具收進腰包裡,江玄再次俯身,在稍作整理之後,伸出雙手抱起了女王的軀體。
站了起來,他走向銀行的大門,他已經聽見有人來了的聲音——順應著劇情的安排,黑禿鷹也已經到場了。

「你……」在看見江玄從銀行深處走來時,阿緹兒才剛踏入銀行門口,鐵網被他的鋼爪給扯得四分五裂,扭出一個能讓人通過的大洞。
眼看首領打算與這人談話,阿緹兒身後的其他垃圾場居民立刻走向同伴身旁,正坐著歇息的羅尼希與切斯塔很快就和他們交談起來,面色嚴肅。
阿緹兒向他江玄走來,雙眼靜靜掃過地上散落的零件與金屬軀殼,卻沒多說一句話,只是走過了「因泰倫」的殘骸,直到在他前面站定。
黑禿鷹的目光,落在江玄懷中的女孩身上。
這次他並沒能成功掩飾自己的情緒,但也只是嘴角微微一抽搐,以及眉頭的輕皺。
「女王……」低低的,他呼喊。
「她就交給你了。」江玄只這麼說,將懷中的人遞了出去。
「你……」阿緹兒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但江玄的動作果斷冷漠,沒有一點遲疑,將女王交到他的懷中,隨即邁開步伐。「我去外頭。」他說。

大步走向銀行正門,江玄能感覺到數道目光都投在自己身上,謹慎而小心翼翼,夾雜著竊竊私語。
「他還好嗎?」「身上都是血……」「是他打贏了女王?」「他…他還好嗎?」

無視這些聲音,江玄大步走出了銀行。
晨風與陽光照在他的臉上,明亮而冰冷,江玄皺了皺眉,感覺呼吸有些悶——此時他想起自己還戴著那張用來遮掩笑容的布塊,隨即抬手,一把將它抓下。
涼風撲面而來,一下子令人清醒許多。
江玄深呼吸了一口氣,在這裡還能隱約嗅到銀行裡的血腥氣味……那些鮮血是垃圾場居民的、是機械保鏢的、是女王的,是一切被控制者的鮮血,用於掙脫被統治的過往。
至少,這次的反抗還挺成功。
江玄打開自己的數值列表,仔細的檢查了一番。

【玩家:玄米茶】
【力量:48】
【敏捷:52】
【防禦:46】
【體力:48】
【精神:960】

在這場戰鬥之後,自己的數值的提升是前所未有的高,特別是精神值已經處於900以上,而在已經戰勝最終Boss的狀況下,卻仍沒有觸發遊戲獲勝的條件。
看來這張地圖的機制也有著特別限制,就像《克蘇魯之書》必須搶到某本書籍,《盜賊都市》也有著自己的獨特條件吧。
那麼,不如走另外一條路取勝吧。
「……。」江玄沉默著,甚至沒有多加思索,而是緩慢的伸了個懶腰,就像是頭身體僵硬的貓。

他已經不打算在這張地圖多待一點時間——自己需要的線索已經入手,接著要做的只有……成為「倖存者」,贏下這場遊戲。

回應著他的思緒,空氣中浮現了紅色的字句:

【全城掃描將在五分鐘後開始,請各位旅客注意……】

「呵,果然嗎?」看著眼前的系統提示,江玄冷笑了一聲——他幾乎從未冷笑過,那聲音冰冷無力。
但如今,他已經明白自己在這遊戲中究竟有什麼樣的地位、有什麼樣的權力。

從一開始,他就不是玩家,而是「知情者」。
他前來調查,而藤雅也毫無保留,將自己創造的世界展現在他眼前;包括隱藏任務、包括稀有道具,甚至是由一大群活人加班扮演、會說出劇情秘密的NPC……都是為了將這些故事傳達給「知情者」的特權。

所謂的知情者模式,就是一個瘋子為了向他選上之人展示作品的途徑,如同畫家的畫廊一樣。
江玄靜靜注視著眼前血紅色的倒數計時,心臟冰冷的跳動。

他以為自己是憑藉努力而追尋至此,原來……一切都在藤雅的計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