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女王與守護者

本章節 2596 字
更新于: 2018-10-24
嗡……

機械運轉的聲音在體內響起,復甦的女王張開眼睛,仿人類的瞳孔中散發淡淡的瑩藍。

黑髮披散著,使她看起來向是剛睡醒的孩子,只是太過冷靜的氣質,卻為它表明並非「活著」的氣質——它只是在運轉著。就像人類創造出來的東西一樣,就像街邊的路燈、家中的冰箱、辦公室的電腦一樣。

只是運轉著而已。

女王轉過眼睛,同時運用全身的器官收集起資訊。

提問:此處是?/偵測—恆星銀行/偵測—進入地下金庫的門口/判定—可以存在的地方/問題解決

提問:對應此處的反應?/偵測—躲避統治者信號/偵測—控制恆星銀行內部網路系統/偵測—驅除入侵者/已按照執行順序排定/問題解決

提問:現在狀態?/偵測—殘骸—可能:災禍、戰鬥/偵測—血跡—可能:事故、急救、戰鬥/偵測—光&破損—可能:災禍、戰鬥/偵測—女王造物(完整)—可能:指令、修復、戰鬥/偵測—女王造物(不完整)—可能:戰鬥/判定:戰鬥/問題解決

提問:背後的人是誰?/偵測—

女王猛然回頭,看向他。

「抱歉。」江玄只說了這麼一句,手中端穩的"騎兵"狙擊槍隨即開了火,極近的距離之下,一槍命中!

瘦削的肩膀被子彈直接穿過,在女王的背後炸開一個碗般巨大的血洞,數塊白色零件隨著體液一齊迸裂出來,如同被針扎破的水球。

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只有雙眼猛然張大,這具機械在最後仍全力運轉,要將敵人的面孔給辨識清楚,好傳送訊息給……

給誰?

若它是人類,那麼已經愣在人生的最後一秒;可作為一具機械,它的資料庫卻毫無延遲的將答案送進腦中。

提問:入侵者消息的收件者/搜尋—回報給主人/搜尋—回報給ID統治者/搜尋—回報給ID惡人之王/更正:不回報/更正:回報/更正:不回報/更正:回/更正:不回報/更正:不回報/更正:不回報

它突然發出嘰嘰的運轉聲,尖銳的炸響在銀行大廳中,令江玄驚了一跳,迅速的向後退開,以為它竟然還有個自爆指令之類的——「叩叩叩叩」、「滋嗡嗡嗡……」的聲音不斷重複響起,聽起來竟像是這具機械在……掙扎。

它的頭腦在掙扎,它的思想在掙扎。

江玄端著槍,謹慎而疑惑的看著已經無法站立,跪倒在血泊中的女王。

他突然想起來童心未眠說過的事情。

她說自己之所以按照劇情指示躲在銀行裡,是為了避免……被控制。

被誰控制?

答案很明顯。

江玄皺了皺眉,意識到自己可能正面對著另外一個《盜賊都市》的劇情轉折點。

——身為機械的保鏢,開始反抗人類了。

「所以,」低低的嘆了一口氣,江玄收起了狙擊槍,竟就這麼空手走向了女王,低語:「是這麼回事嗎?」

「人、類,別認為你能就此……」看見他向自己走來,殘破而孱弱的女孩身軀抽了抽,卻仍驅動手臂、爬了起來,用泛著藍色冷光的雙眼瞪視他:「別以為能再控制我……」

「我沒有要控制妳。」慢慢走到它的身旁,江玄蹲了下來。

他俯視著,尊貴的女王啊,它的臉孔依然只是個孩子而已。

或許,它原本真的只是個孩子。

任由心中那些劇情浮現,江玄知道自己的猜測並不會有多大偏差——因為設計出這遊戲的人,正是他窮盡心力在追捕的人,揣測心思之類的……不過基本。

藤雅的劇本,向來都是最殘酷的那種。

「妳……有沒有名字?」就這麼蹲在它的身旁,江玄問。

「名字…?」女王看著他,染血的小臉面無表情。
「我認識兩個人,他們有名字、也有跟妳一樣的型號名稱。」江玄淡淡的說,聲音沒有任何起伏:「"黑禿鷹"阿緹兒,還有"遊獵之狼"因泰倫。妳認識他們嗎?」

「我認識…我認識…我認識……?」女王重複了幾次,藍色的眼睛慢慢的闔上、又再乾巴巴的張開,儘管它根本不需要眨眼。

「我……認識。」輕輕的,她開口:「我認識他們。他們說……他們說,要保護我。」

江玄靜默,知道自己現在只該傾聽。

「在我變成這樣之前、在我變成這樣之後,他們都說要保護我。」柔軟的聲音如今已然嘶啞,女王看著江玄的雙眼平穩,依然是無情的藍光,他卻在其中看見一絲屬於人類的情感。

「可是我,我把他們兩個都……」話語戛然而止,女王陷入了沉默。數秒後,才又再度開口:「阿緹兒叔叔還好嗎?」

「他今天帶人開始反抗統治者,最後見到的時候挺好的。」江玄回應得平靜,實話實說:「現在的話,我不清楚。」

「沒關係,這樣就好……」女王連連點頭,眼中的藍光竟有些明亮了起來:「除了我以外,都市裡沒有可以阻止他的機械和人,他會沒事的…太好了……」

「妳不問因泰倫嗎」——這個問題,江玄將它壓進心中,因為女王的臉上,並非只有笑容。

即使是身為一具機械,但它……正在流淚。

不知道是否是真正的淚液,但小女孩的臉上,淚水不斷的滑落,與它顫抖的笑容相襯、卻與冷靜的聲線相反。

多麼矛盾,身為殺戮機械,心為純潔孩童。

江玄並不願意去想像,若在現實,這孩子的心是不是還能恢復。

藍色的雙眼突然黯淡了些。

「我……快要死了。」小聲的,女王說,抬頭看著江玄:「系統剛剛提示,說要關機了。」

「妳應該不想再被開機一次吧?」江玄說,看見它的臉上揚起了笑容。

「不想!」它回答得很開心,甚至很有活力。

動力的消耗開始體現,女王的軀體不聲不響的,開始向旁邊傾斜。

「啊……」發出微弱的聲音,它向旁倒了下去,半張臉就這麼拍到了地面的血液裡。

可它沒有一點排斥,反而露出淡淡的微笑,轉動雙眼望著江玄:「我關機之後,你可以把我毀掉嗎?」

「整個嗎?」江玄感到些許意外。

「嗯,你用來對付…對付假的因泰倫的光炮,可以把我完全燒掉。」女王的話音輕微,開心卻難以聽見:「這樣,不管是誰,都修不好我了。」

「好。」江玄點頭,答應得沒有猶豫。

「嗯。」慢慢垂下眼睛,女王好像只是即將要入睡的小女孩一樣,即將力竭,卻還是努力的張開眼睛:「還有一件事情……」

「什麼事?」江玄望著她,簡潔的問。

「可不可以,不要讓阿緹兒叔叔看到我的手…?」提出有些奇特的要求,女王在最後,仍看著江玄,問。

「可以。」沒有絲毫猶豫,江玄答應。

但他還是悄悄的瞥了一眼它的手,在望見指尖的時候頓了一下。

那是兩只金屬鍛造的狼牙,無比熟悉、無比冰冷,卻也無比溫暖。

他好像知道,與自己從未見面的「真正的因泰倫」,如今的結局。

機械、零件、重新開機。

江玄繼續待在那兒,直到它的雙眼不再有任何光芒。

至少,女王與她的獵狼已經不會再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