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線索?

本章節 2002 字
更新于: 2018-10-24
儘管看起來並不樂意,但童心未眠還是把江玄帶向銀行深處,就在業務櫃台旁後的一根黑色大理石柱後,那兒有扇敞開著的門,向下的樓梯不知道通向何處——應該就是他們原先預定入侵的地下金庫。

走向那扇門,童心未眠直接坐在了第一階樓梯上,抬起浣熊似的雙眼看江玄。
「這裡可以嗎?」小女孩的眼底滿是不開心,拍了拍自己的身邊,說:「這底下是金庫,是盜賊都市守備最嚴謹的地方,所以也可以隔音。」
「底下沒有人嗎?」江玄走了過去,打量一眼很快就九十度轉彎、看不見去向的樓梯。
他注意到,樓梯和金庫大門都是一樣的黑色石材,上頭有著斑駁的血痕。
裡頭裝著電燈,但現在有個被江玄打破的洞在銀行盡頭的牆上,照進來的光讓電燈看起來虛了不少。
「沒有了……原本有。」童心未眠說,指了指從樓梯上蔓延出來的血滴,小聲道:「劇情上的設定,我在被修復之後,先在底下暴走過一次,把底下的NPC都殺了。」
「除了惡人之王?」江玄問,在她身旁坐下。
「他根本不該現在出現在這裡……」童心未眠低語,朝旁邊挪開了一點,臉頰微微鼓著,似乎有些沮喪:「他應該是要在我和玩家打到室外時才出手控制女王的。」
「室外?」江玄頓了一下,他原本以為是打敗她呢……
「劇情設定的問題,我躲在裡頭就是不想被控制、這樣子。」歪了歪頭,童心未眠抬頭看向江玄,眼神中還是有點害怕:「你要問的不是劇情吧?」
「嗯。」點頭,江玄抬手,摸了摸臉上蓋住笑容的布,儘管有些悶,還是沒有將它拿下來:「我想知道,這個遊戲的製作背景,還有對於藤雅的了解。」
「我說過,那個才不是藤雅……」童心未眠抗議,卻在看見江玄的眼神時,聲音一下子又小了下去:「我知道了……」

江玄所提出的問題,實際上是他已經調查過、卻意外沒有收穫的東西。
最初藤雅被捕時,沒有人會想到他已經在自己的遊戲中埋藏什麼訊息,因此也沒有對於遊戲公司的其他人員有過深入的質詢。
但如今,江玄卻獲得了來自藤雅親口所說,要他在這款遊戲中尋找失蹤女孩的線索——也就是說,除了他以外的工作人員也摻和進來了。
儘管應該只是按照指示去製作,但他們確實在遊戲裡加入了「什麼東西」是肯定的。
如果再有幾天時間,江玄肯定會親自去向藤雅曾經的助手或部下問清楚,但他獲得這個訊息的時間,也只不過是今天下午而已。
所以,更快的方式,就是問眼前的女孩。
能扮演NPC的話,就說明她是內部人員;而既然她曾經提到過「同事」二字,就代表……她是員工,而非潛在罪犯。
童心未眠,可能就是連結到真相的關鍵之一。

一番談話後,江玄大致理解了她之所以會在這裡的狀況、以及她所了解的藤雅。
「所以,我不是開發部的人,只是營運部的會計而已。」不開心的澄清著,童心未眠低頭看著地板,聲音很輕很小:「只是別的部門的人找我們幫忙,所以我才會在這裡,當『女王』的原因,就是抽籤決定的而已……」
「這麼隨便?」江玄皺眉,這種行為就等於是餐廳廚師不夠、收銀員來湊,根本無法保證品質。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今天就突然宣布全員加班……」童心未眠也不怎麼明白的搖頭,表情看來有些不甘:「要不是有績效獎金,我才不要呢。」
「今天才宣布的?」江玄眨了眨眼,眼中透出一抹凌厲,來源於他的猜測。
但先將這個事情放在一邊,他再問道:「妳認識藤雅嗎?」
「認識呀,他可是我們的老闆呢。」童心未眠點點頭,過了幾秒又搖了搖頭:「不過……我只見過他幾次,在財務報告的時候。」
「他有透露過製作《惡魔城》的意圖嗎?」江玄問,邊思考起幾項可能性:「或是遊戲裡面他特別得意的地方?」
「有呀,他說做遊戲就是要賺錢。」點點頭,童心未眠大聲說,抬起了臉,眼睛閃閃發亮:「他說要讓《惡魔城》成為這個世代的代表作,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賺別人的錢讓別人無錢可賺!」
「……。」江玄愣了幾秒,看著眼前突然興奮的女孩,過了幾秒之後,才慢慢吐出一句:「好個不要臉的傢伙。」
「我覺得那是很正確的生活態度,沒有打過商戰的人不懂。」童心未眠不開心的瞪了他一眼,但還是開口了:「還有,你剛剛提到藤雅得意的地方,我有想起來,他說過……」

腦袋猛的晃了一下,她的表情突然變了,兩眼發直,瞪著前方。
「怎麼了?」江玄立刻問道,做好作戰的準備。
「有人…在控制……」彷彿是擠出來的聲音,她的聲音變得破碎而尖銳,接著渾身都閃爍了起來:「我、的頭腦……有人想直接…直接控制我……!?」
「控制『女王』而已!」江玄立刻明白,迅速退開,遠離即將易主:「立刻下線,否則他要是搶不到控制權,就會殺了妳!」
「……。」童心未眠掙扎的看了他一眼,猛一點頭,吐出最後一句話:「女王的弱點……在肩膀。」
虛擬的女孩軀體再次閃爍,然後停頓了下來,頭頸因為坐姿而慢慢垂下,就像棲息的夜鳥。
江玄站在原地,不進也不退,微微弓身,隨時準備行動。
忽然,喀啦一聲,女孩抬起了頭,那張臉孔已經變了,面無表情的尊貴冰冷。
看見那張表情,江玄瞬間就明白了……女王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