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她

本章節 2449 字
更新于: 2018-10-23
「我很冷靜。」江玄低聲道。

女王張大眼:「不是,你現在……」

「我說過,我很冷靜。」再次打斷女王緊張的低喊,江玄伸出手,穿過鐵刺之間猛然扣住她的肩膀,將身子向前探出一大半:「但是我還是要弄死他。感謝妳的協助,童心未眠。」

「等等,我是說……誒?」女王的音調陡然拔尖,被狠狠扣住的肩膀痛得顫抖起來,但在看見眼前那人變化的時候,又再度愣住了。

「嗯?」跑出幾步,惡人之王在聽見女王的哀鳴時,驚覺不妙,猛然回頭,卻看見——

一束巨大的白光炮向他轟來,範圍之廣甚至是之前的數倍之大,根本來不及閃避,直接將他給吞噬貫穿!

連一點叫聲都來不及發出,那具纖細的軀體瞬間皺縮、被燒灼成灰燼、就此消散殆盡。

而這人所見的最後一刻,是一顆巨大的貓頭張嘴怒吼。

給予惡人之王最後一擊的同時,江玄那「張嘴就來」的技能限制時間也已經到了。

貓嘴中的光線慢慢消退了下去,最後恢復成了一張再正常不過的嘴,除了它異常的巨大以外。

江玄重重的喘了一口氣,本想就這麼縮回鐵刺的另一頭,卻發現自己的大頭硬生生卡在了兩枝長刺之間。

疲憊的嘆了口氣,他轉動思想,將自己的易容術技能給解除,一下子又恢復成了那個狂笑的男子,向後滑了出去,扶住了鐵刺,一副疲倦的樣子。

外人並不清楚,但放出那光炮的技能,意外的讓人疲憊,喉嚨正感到陣陣的疼痛,像被砂紙給刮了似的。

而,在為了增大口徑而變成大貓頭之後,那疼痛也跟著增長,現在江玄只感覺自己脖子裡頭像是重感冒了一般,乾澀得幾乎撕裂,連呼吸都隱隱作痛。
但是,目的達到了。

江玄微微抽動嘴角,臉上的笑容中添上一抹真正的放鬆笑意。

就像他告訴女王的一樣,他非常冷靜。

江玄並不是第一次與藤雅正面交鋒,更加直白的說,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揍他了……因此,他是真的冷靜,冷靜的盤算過藤雅絕對不會在此與他認真交戰,就這麼抓住了對方鬆懈的幾秒,然後「張口就來」。

「……。」慢慢調整著呼吸,江玄直到感覺喉嚨不再那麼疼痛了之後,才終於抬起頭,望向眼前景象。

曾經富麗堂皇的銀行大廳,如今被戰火侵襲而殘破,靠近門口的地方仍是帶刺的鐵網攔住了所有道路,往前一點的地面佈滿彈孔與刀痕,是羅尼希與切斯塔帶領垃圾場居民對抗一具因泰倫的戰場,那邊看來分外慘烈,血肉與機械碎片濺滿了地面。

而自己這裡,也並沒有好到哪去。地面上躺著兩具被光炮燒燬的人形機殘骸,女王的鐵刺球橫長出了一大排,擠碎了地面掀起碎石裂磚,而遠遠的銀行深處也已經不再陰暗,而是被貓嘴光炮給開出一個大洞,早晨的光芒從破口投了進來,看起來意外的溫馨晴朗。

無數痕跡昭示曾經的戰鬥的暴烈,但其中的荒唐,除了江玄、再也無人明白。

……不,或許還有一個。
江玄扶著鐵刺,目光慢慢的轉了過去,落在了女王身上。

她還處在驚嚇的狀態中,並沒注意到江玄正開始注視她,血紅的字面浮了出來,就像之前一樣,顯示著她身為最終Boss的NPC訊息。

但江玄有些懷疑,這戰應該是打不起來了。

若他的猜測沒錯,這具所謂的最終Boss,很有可能只是個傀儡,而真正的最終Boss戰,應該是要在擊敗女王之後,面對操縱著女王的惡人之王。

就好比以往的遊戲中,某些被打死之後就會復活、並且變得更強的怪物一樣。

這次的戰鬥,在看見鴨蛋子出場、並且自報身份之後,江玄大致猜測了出來。

而如今惡人之王已死,只剩下了一具女王,對自己已經失去了威脅性。

還有,因為是她。

儘管在遊戲的角度上,Boss戰還在繼續,但江玄已經沒有繼續戰鬥的想法,只是看著女王,開口:「喂。」

「啊、什麼?」嚇得抖了一下,只到他腰間高的女孩連忙轉頭,卻在看見他的笑臉時又顫了一下。

「……。」江玄無奈,伸手從腰包裡抽出了之前搜刮到的布料,纏上了臉龐,遮住了笑容。

就像她下車之時跟自己說的一樣。

「這樣好些了嗎?」他問,看著眼前的女孩。

「……好很多了。」點點頭,她看起來還是有些戰戰兢兢的樣子。隨後,女王的面容開始變動,虛擬的臉孔迅速的模糊而又清晰,一眨眼後,便變成了一個他所認識的人——童心未眠。

那個搭上他的計程車、說是要去搶銀行的小女孩。

此時的她沒有戴著之前的黑框眼鏡,大大的雙眼底下,露出像浣熊一般的黑眼圈,但除此之外,看起來還是一副可愛而純潔的樣子。

和江玄想的一樣。在與潛在罪犯扮演的Boss因泰倫交戰之後他就發現了,這些扮演者是可以在玩家與NPC的身份之間切換的。

最簡單的證據就是,如果她真的去搶銀行,這麼大動作的事情,不可能沒在城市裡掀起波瀾——《惡魔城》的運作機制已經很清楚了,多大的動作就會引起多大的反應,那種A地被炸平、B地繼續樂呵種菜發任務的傻逼反應不會出現在這裡。

所以她來銀行,搶劫必然只是藉口,為了讓自己更像真正的玩家,好隱瞞自己…是來「上班」的目的。

紅色的光字也隨著她恢復本來面容而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水藍的字眼,將她身為玩家的暱稱顯示在空氣中。

早晨的光芒從被轟開的洞口灑了進來,落在兩人身上。

江玄注視著女孩,數秒後,才開口:「解釋一下妳的狀況。」

「你殺錯人了。」立刻應聲,童心未眠抬起頭,聲音雖小,卻堅定的看著江玄:「扮演惡人之王的是我的同事,他是測試部門的人員,不是藤雅。」

江玄搖搖頭,他大概能猜到她之前一直要阻止他去追殺惡人之王的原因會是這個,但是他也完全能肯定,扮演惡人之王的不是其他的誰,就是藤雅本人。

所以,童心未眠說的同事,很有可能……

強壓下心中升起的怒意,江玄握了握拳,再次搖頭:「我是指妳的狀況,妳為什麼會在這裡扮演…」

話說到一半,他突然抬起頭,望向正在不遠處,顯然極度在意這裡怪異展開的垃圾場居民們,於是先轉開了話題:「這裡有沒有什麼能單獨談話的地方?」

「你要做什麼?」童心未眠皺眉,也瞥了一眼那個方向:「他們不過是NPC,下一局遊戲開始就會被刷新記憶了,不用顧慮的……而且,你接下來要問的東西 可能會觸及公司的條約,我不……」

「我是警察,請配合盤查。」江玄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