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他

本章節 2180 字
更新于: 2018-10-22
一聲懶洋洋的貓叫從暗處傳來。
從那兒浮現的人影並不高大,甚至比女王要高不了多少。
可那不容忽視的氣勢仍在他舉手投足之間彰顯,並且更加強勢霸道——「喲,還真再您媽的見了。」鴨蛋子咧嘴笑道。
金橙色的雙眼意猶未盡的閃閃發亮,看不出性別的人兒笑得開懷,飽含其中那直接而鋒利的惡意向江玄直撲而去,竟令他瞬間僵了一下。
——在《惡魔城》中,他還尚未有過這種真正被「壓制」的恐懼感。
未曾想到,不是遊獵之狼、不是黑禿鷹、亦不是惡名昭彰的女王,而是他。
太過熟悉的感覺,在過往的記憶中,只有一個人曾經令他感受到這種恐懼。
而如今這令他寒入骨髓的惡意充斥空間,江玄眼看著他的燦爛笑靨,卻也感受到滾燙的怒火在胸中點燃,開始焚燒。
眾人靜默之中,他開口:「為什麼是你?」
一絲絲白光湧出江玄的口中,帶著死命的壓抑,只要再多一點就即將爆裂。
鴨蛋子看著他,笑容燦爛:「意外嗎?」

「……。」目光向他望去,切斯塔忽然站起身,踢了身旁正在被緊急包紮著的羅尼希一腳:「快起來。」
「什…?」「那小子的狀況不大對勁。」切斯塔低語。
少見這暴躁的友人願意低調,負傷的羅尼希也勉強集中了精神,關注起那方他原本以為局勢已定的戰局……有那光炮還不能贏麼?
卻未曾想過,眼前的發展竟出乎意料。
突然一把抓住女王纖細的手腕,江玄像是老鷹抓小雞般將她拖到身後,而後……就這麼護住了她!
「你在做什麼?」驚慌的問著,但女王並沒有掙扎,只是如同真正的小女孩一樣,跌跌撞撞的在江玄背後站穩。
「別亂動。」低沉的令道,江玄甚至沒有回頭:「別離開我身邊。」
這一聲的氣勢極冷,鎮住了在場所有人——除了鴨蛋子。
或者說,扮演著鴨蛋子的那個「他」。
就只有「他」,自始至終、從未顯露出一絲畏懼。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張口,江玄發出低沉的咆哮:「藤雅!」

白熾的光炮伴隨咆哮筆直射出,那人卻連動都沒動,任由它掠過自己的頰邊,氣浪灼紅他的臉頰,依然無動於衷。
接著他揚起了笑容,那張男女莫辨卻仍好看的臉上綻放出了猶如扭曲花朵的笑容:「哈!」
「我還以為你把我當成誰了呢?」高聲笑著,鴨蛋子的面孔因此而暴起數道橫肉,猙獰而恐怖:「藤雅?你傻了吧你!」
聞言,垃圾場的眾人,還有女王都愣了一下。
剛才江玄的咆哮,都令他們以為……這是那種「殺到魔王跟前才發現咱們認識」的套路,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但再看江玄的表情,卻是紋絲不動,毫無動搖一般。
「再怎麼掩飾也沒用。」低語,那男人的臉上帶著笑,此時卻猶如彎刀般冰冷,無比沉重壓迫:「你的技倆早就騙不了我,哪怕再怎麼精湛。你明白的吧。」
「沒人在騙你,沒人跟你耍任何技倆。」冷冷的,鴨蛋子終於收起了笑容,直直迎向江玄的臉:「你是不是有什麼偏執還是妄想症?」

「我跟你口中的藤雅沒有任何關係,我啊……」細柔的聲線彷彿冰霜結凍,鴨蛋子望著江玄,猛然瞇起眼睛。
「我的稱呼不少,通常鴨蛋子就行。不過,偶爾也會——」他抽動嘴角,揚起嘲笑般的目光,投向江玄後方:「偶爾,有人會叫我『統治者』,更久更久以前,則是稱呼我為……『惡人之王』。」
「什麼……」「怎麼可能!」羅尼希與切斯塔一同驚叫出聲,還有他們身旁,尚且生還的垃圾場居民。
「那種人是……統治者?」驚愕的張大眼,羅尼希張口,聲音幾乎乾涸破碎:「統治者是……惡人之王?」
一個是打壓他們,將一切都給剝奪的暴君。
一個是滋養城市,領導眾人生存並創造和平惡世的明君。
兩者怎麼會是同一……不。
兩者真的不能共存嗎?
羅尼希第一次如此厭惡自己思維的彈性與接受速度。

然而,對於劇情設定的事情都已經無所謂了,江玄只是一踩腳步,直接撲到了惡人之王眼前!
「唉,所以我說你認錯……唔哦!」再次的澄清並沒有被聽進耳朵裡,惡人之王連忙一低頭,閃開往他腦袋掃過去的狼牙利爪。
就那一閃身,惡人之王渾身的氣勢也凌厲了起來,只聽他咬牙,狠狠的笑了聲:「您娘的就那麼想跟我打?」
「現在就死去,」根本就不是回應他的挑釁,江玄在揮空的剎那就已經扭頭,張口一嘯:「滾回牢裡!」
但惡人之王一見到他開口就立刻閃了開,激光橫過他身側,掀翻大廳地面揚起碎石,只差一點就會擊中!
「……。」冷冷瞇起眼,惡人之王踩穩了腳步,直接正面迎向江玄,金橙色的眸子裡已經開始閃爍起血光:「就是要逼我是吧?」
「可以,反正你那光炮的三分鐘限制也要到了。」他伸手探向腰間,正要拔出自己的武器;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飛快的衝到他眼前,勇敢的介入兩人之間!

「請您儘快回到安全區域。」柔和的電子聲音不帶感情,大大的雙眼此時透出了機械的冰冷亮光,女王竟在此時突然恢復了運作,再次履行主人曾經下的指示。
「這裡,」她平靜的述說,張開兩隻極具創造力與威脅性的小小手掌:「就交給我處理。」
「妳……」江玄低吼。
「……。」看著眼前的對峙一秒,惡人之王也沒有多說一句話,竟是真的轉身便走,迅速的衝向銀行深處的暗影中。
「站住!」怒吼一聲,江玄剛邁開腳步,就是一串鐵刺在他腳前猛然炸開,彷彿暴怒的仙人球一樣破土而出,硬是攔住了他的腳步。
男人冰冷恐怖的雙眼對上女孩,她的臉上滿是擔憂,雙眼盈滿恐懼。
「不要去……」她低語。
這樣的神情令江玄愣了一下,突然停在了原地。
「不要去……」女王站在仙人球的另一頭,話音小而急促:「冷靜一點,不可以靠感情跟他打。」
「我很冷靜。」江玄低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