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手下留情

本章節 1937 字
更新于: 2018-10-18
襲向江玄的利爪迅猛,他退後了一步、阿緹兒追擊,用另一爪掃來。
腰腿一沉,江玄在利爪切斷自己頭頂髮絲的剎那向前竄,從阿緹兒身側衝過,板凳將他硬是撞開一步。

彼此回身,腳步在地上揚起灰暗沙塵的剎那,就已經再度發起攻勢。
阿緹兒揮出利爪,卻不得不又因揮向自己頭顱的板凳而立刻轉攻為守;眼前的人還挺年輕,可似乎對於戰鬥早已得心應手。
用合金的手臂直接吃下這一擊,阿緹兒的腳步踩得極穩,身子沒有一絲偏移,立即就能採取反擊;食屍鬼的利爪是義肢而非手套,即使剛剛那一擊足夠讓一般人因為強烈的震動而暫時難以控制手臂,但自己並不會有這個困擾。
連續兩個掃抓是落空,阿緹兒看得出來他對於自己的爪子相當忌憚,閃得毫不猶豫、甚至可以說是戒慎恐懼——確實應該忌憚,因為即使不論那些隱藏武器中的能力,光是精心冶鍛的刀刃殺傷力就不是普通的級別,而是連「女王」都曾經敗在自己手下的強悍。

那位女王陛下……

「……。」意識到自己想到了些不應現在提起的事情,阿緹兒微微皺了眉,突然向後躍,迅速的拉開與那年輕人的距離。
對方並沒有露出一點困惑,只是也立刻後退,各自佔據空地一角,雙眼緊盯住彼此,慢慢的繞起了圈。
阿緹兒靜靜的走著,每一步都踩得極穩,並不是停頓,而是預備隨時能移動的沉重卻流暢,黑色斗篷顫動著,猶如禿鷹蓄勢待發的羽毛。
下一擊,該怎麼出手?
拼的是精準、或是力量?
他的目光沒有一絲震顫,平穩的注視著對方,注視著那抹恐怖弦月般的笑容。

出手!

對方腳尖只是偏移了一顆砂礫的距離,江玄瞬間反應,腳步踩出而板凳揮甩,重重敲在阿緹兒的右臂上,接著要閃開他的左爪——
「呃。」發出一聲,江玄的動作頓了一下,阿緹兒竟直接反手抓住了板凳,將他扯了過去!
黑禿鷹的動作又快又很,而江玄直接鬆手,在最後一刻閃開左爪的撲抓,只聽見一聲喀嚓,五隻爪刃直接切進了實木的凳子中,卻沒有一絲阻礙,以削鐵如泥之勢將它砍成碎塊!
沒有時間去可惜,江玄毫無猶豫,反手取出板磚就是一飛手,砸向正要撲來的阿緹兒。
腳步只停頓剎那,垃圾場的首領直接用掌側下砍,便打碎了曾經令自己吃虧的磚頭,粉塵在空氣中爆出,而他毫無猶豫的衝過塵幕。
下一刻,一個重擊突然砸在他的下顎,將他給砸得懵了一下。
「什…」在原地頓了一下,儘管強悍的壓制住了顱內的暈眩感,但當阿緹兒在兩秒之後回神時,已經太晚了。
一道冰冷的圓環抵在他微微發疼的下顎,昭示將死的預兆。
「這樣,算是我贏嗎?」手持著「騎兵」狙擊槍,江玄低低喘息。

【與阿緹兒對戰:3:48】

倒計時還在繼續,但江玄知道,這一場是他的勝利。
一抹淡藍的光芒在他眼中慢慢波動著,這些藍光覆蓋在眼前阿緹兒的身上,而只有下顎一處,是鮮明的紅,猶如瞄具中的準星,為他指出勝利的關鍵。
昨夜,在與因泰倫之戰後,江玄一共獲得了兩個技能,其中之一就是這「穿透之眼」:

【技能—穿透之眼(機械):主動技能】
【與難纏的機械人戰鬥後,你學會了如何辨識他們的弱點!只要目標身上裝備超過二分之一的機械裝備,你都將能看出對方的弱點所在。該技能可持續五分鐘,冷卻時間為三十分鐘】
【「看什麼看,拆啊!」——解構者.亞斯特爾】

儘管並不確定阿緹兒身上還有哪裡是機械構成的,但是從能成功發動技能這點來看,肯定不只是雙手和肩膀的接口而已。
現在,江玄手持槍,槍口靜靜抵在他的下顎,可以說是提早結束了這一局。
「……。」沉默著,阿緹兒的眼神像是在考慮著怎麼反擊,但過了幾秒後,他還是果斷的舉起了雙手,就此放棄再戰:「是你贏了。」
倒數計時的任務條突然喀噠一聲,在江玄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任務成功的提示跳了出來。

沒有分心去看,江玄只是握著那把狙擊槍,將它從阿緹兒的下顎移開。
「我覺得,大叔你應該更強。」這麼說出口,他認真的看著阿緹兒:「是不想傷到我嗎?」
和因泰倫那時相比,阿緹兒明顯客氣得多,一招一式都是正面的來,速度也是能讓自己避讓的程度——儘管後來也在看出自己能閃避後越發快速,但江玄認為,眼前這人不只這麼簡單。
「……你認為我小瞧你嗎?」抬起眼神,阿緹兒平靜的問。
「呃,」江玄頓了一下,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直接。但他還是相當誠實的點頭:「有一點……嗯,很大一點。」
「嗯。」也微微點頭,阿緹兒轉開了眼神,看著自己的右臂,那兒曾被板凳重重打上,卻連一點擦痕都沒有留下。
「正好,我也這麼認為。」低沉的,他道:「我也認為,你對我手下留情。」
兩人面面相覷,都在對方臉上看見了一絲欲言又止。

「嘛……」江玄聳聳肩。
「嗯。」阿緹兒點頭。
看來彼此確實都保留了什麼,而顯然那些力量,都是不能在單純的對練中使用的招式。
「那就算了,之後再好好和你大叔討教討教。」江玄有些無奈,笑說。
「我會記得。」阿緹兒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