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出行

本章節 1744 字
更新于: 2018-10-18
於是,江玄收起了武器,而阿緹兒轉了轉手腕,若有所思,看起來是準備再獨自活動一下。
江玄想了想,還是開口道:「那個,大叔。」
「什麼事?」張開爪子,阿緹兒轉頭望向他。
「我想問一下,你和因泰倫認識嗎?」江玄說。
「……我認識他。」低聲應道,阿緹兒的眉間皺了起來:「但已經很久沒再見過了。」
「那,你們倆是什麼關係?」接著問道,江玄儘管已經察覺大叔不是很樂意提起這個話題,但是問都問了,那還不如一次問完:「他是怎麼樣的人?」
這次真正深深皺起眉頭,阿緹兒看著他,眼神坦率卻冰冷:「你了解這些,對之後的戰鬥並沒有用。」
「但我也不想什麼都不知道的去戰鬥,」江玄突然向前邁了一步,看著面色冷厲的黑禿鷹,嚴正以對:「至少告訴我,為什麼你不願意說?」
「因為這是一個令我痛苦的回憶。」應得平靜卻深沉,阿緹兒淡淡道,「所以我並不希望提起。」
「……。」江玄沉默了,有些尷尬。他並沒有想到阿緹兒會如此直白的拒絕。
很顯然,自己已經暫時不能再詢問。
看他已經放棄了追問,阿緹兒只是安靜的轉頭,對成堆的垃圾揮下利爪。

於此同時,盜賊都市,恆星銀行。
未開業的銀行大廳內籠罩著黯淡色彩,凌晨四點半的時間,即使是晨曦也尚未昇起。
輕柔的腳步聲毫不在意的橫越了大廳,繞過空無一人的服務櫃台,走向隱藏在大理石圓柱旁的一扇石門。
這扇門很厚重、很高大,在如今的光線下看來是純黑的,散發著一股嚴肅而拒絕任何人的氣勢。
「……。」無所畏懼的微笑著,那個人伸出小手,好像跳舞一樣按上了石門旁的一個感應器。

「嗶嗶!」

紅光閃爍了一下,短促的電子音在寂靜中分外刺耳,令人剎那間以為警備就要被觸發,可下一刻清脆的喀嚓聲,以及轉綠的閃光都表明了權限的許可。
而後,沉重的叩擊聲、鋼軸次序抽開的聲音自石門內發出,於銀行大廳內迴盪著。
數十秒後,緊閉的門扉之間,突然透出一道光。
那道光迅速的變大,隨著石門張開,內部的光芒也傾瀉而出,猶如黃金的波浪,落在開門的那人身上,映出一道纖細的身影。
「……我好像,很久沒有來了。」輕聲的呢喃,他望著眼前向下傾去的白色階梯,嘴角依然開心的笑著。
「喵嗷……」別在腰上的貓頭張開嘴,打了個呵欠。
樓梯底下傳來人們忙碌奔走的聲音,似乎在籌備著什麼一樣。
邁開腳步,他輕快的踏入階梯,而石門在那之後,緩緩的閉合,轟然巨響在大廳中震起餘波,十幾秒後,一切又復平靜。

五點半的時候,盜賊都市迎來第一道曙光,那色調明朗清新,在灰藍的雲空中破開一道美麗的金色。
而此時,那些正沉睡著的居民們,並沒人能想到,今天將是怎麼樣動盪的一天。
位在城市的西方,晨曦尚未照耀到這兒,黯淡的冰冷空氣中,有影子蠢動著,猶如鬼魅。
但他們是人,數十道的人影正走著,彷彿殭屍的行軍,但卻無比的沉著、無比冷靜。
無聲無息,他們跨越了長久劃斷都市與垃圾場的鐵絲網,踏入無人的街區——這是最後的緩衝區。
江玄在這些人之中,沒有發出一絲聲音,只是跟隨著隊伍——跟隨著阿緹兒向前走。
身旁圍繞著一張張陌生、卻一樣堅決的臉孔,他有種奇異的感覺,彷彿自己也已經完全成為了其中一員。
即使自己並不擁有「故事」,但他也有反抗的理由,並且相當簡單。
他想幫助自己認同的一方。

「……。」靜靜的停住了腳步,阿緹兒仰起頭,望向樓房落在自己身上的暗影,而後轉過身。
蒼老而鋒利的目光依然深沉穩重,黑禿鷹望著這些跟隨自己的人,闔上雙眼。
他知道,這些人也一起閉上了眼睛。
沒有人精神喊話,只是感受這股將彼此凝聚起來的信念,這信念是由怨恨、憤怒、悲痛所組成,最終醞釀成了他們——
但此時,這些擁有相同意志的垃圾場居民們,也感受到一股溫柔,覺悟一般的溫柔,這溫柔猶如臍帶將彼此相繫,使即將出征的人們成為兄弟姐妹,血液同樣沸騰。

若曾有人想起這個詞,這溫柔將被稱為「信仰」。

這些人擁有一樣的信仰,而他們明白,這一戰開始,將有人再也無法回到自己的兄弟姐妹身旁……或許就是自己。
但不曾有人感到恐懼,他們的臉上刻劃著平靜,願意接受臨到身上的命運,無論生死。
黑禿鷹在張眼之後也看見這副光景。
他很安心,感受到一股暖意在心中升起。
他舉起一只手,擁有利爪的手掌揚起,使眾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靜待指令。

阿緹兒開口,低沉的聲音一如以往。
「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