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入侵深層

本章節 3602 字
更新于: 2018-10-16
抬頭看了幾秒,江玄就找到了目標。
和他猜想的一樣,在走廊的天花板上就有整座商場的空調系統管道,若是印象沒錯的話,應該是可以容納自己的體型的。
外頭的商場忽然傳來驚呼與急促腳步聲,讓江玄知道自己能用的時間已經不多。
他立刻原地一躍,像隻突擊飛鳥的野貓一樣直接抓住了頭頂上的通風口蓋。
從開局到現在,他的身體數值已經加成了不少,這一躍就讓他能用雙手直接扣住覆蓋通風口的鐵柵門,腰腿騰甩了兩下,將柵門給移了位。
再落地之後一次高高躍起,這次江玄直接抓住了通風口的洞口邊,一個打挺就竄了進去,再用腳尖迅速將鐵柵門又拖回了原位。

天花板上發出「哐」一聲的同時,一群男人快步衝進了走廊裡,看著眼前的景象受到了震撼,完全沒有注意到頭頂的異聲。
「雖然有想過,他們應該已經死了……」站在最前頭,一個身穿白西裝、戴著墨鏡的男子蹲下身,端詳眼前的屍體,臉色陰沉:「但是這種死法……」
「因泰倫先生,怎麼處理?」身後,一個緊握手槍的人問道,臉色難看:「該不會老闆也……而且連他們都這樣,那我們……」
他的話引起眾人低語的不安,保鏢們看著地上的血灘,紛紛皺起了眉。
雖然他們確實是受託保護巴佛托克總理的人身安全,但若他已經死了,自己自然也沒有必要涉險。
但,若是他還活著、甚至還被敵人挾持著呢?
「……。」靜靜的站起身,因泰倫望向洗手間,能看見地面有一道鮮血的腳印蔓延了進去,之後才被抹拭掉,不留痕跡。
他輕輕抽了抽鼻子,就像獵犬一樣。
敵人還在裡面、或是已經離開?
面無表情的轉向自己率領的組員,他簡潔的指示:「在這裡等我叫你們。還有檢查他們的屍體,回推是怎麼被殺的。」
「明白。」沒有說一句多餘的話,那些人立刻分散開來,準備執行他的指令。
因泰倫轉過了身,大步走向洗手間。
沒有人、沒有一個NPC能看見,在他轉過身時,一道藍色光字出現在他的身旁,書寫出一個暱稱:RPG神教教主。
而藍字的暱稱隨著他的腳步飄動,慢慢的綻放出了鮮紅的光芒,扭動著成為了別的字眼——區域Boss.因泰倫。
他的臉上,綻放開了一個期待而嗜血的笑容:「好了,希望你還在這兒啊,小傢伙……」

江玄在空調管道裡,以介於匍匐前進和狗走路之間的動作在狹窄的空間內前進著,周圍的空氣是一陣陣的冷風,快速的吹動著他,彷彿在催促他前進。
唯一的光源是時不時從鐵柵門裡透進的商場燈光,將金屬的通道映照得灰白冰冷,令人生厭。
江玄並不知道管線的去向,因此便一直向前爬去,只有透過記憶力和方向感,在每一個轉彎做出可能是通向商場深處的選擇。
染著血的上衣開始乾涸了,冰冷的血液黏住了他的皮膚,在一次次爬動中扯得自己有些生疼。
在這裡前進非常消耗體力,而這也是江玄第一次發現數值列表中的「體力」究竟是什麼意思——並非是血量,而是耐力的意思。
而進行潛入的此刻,他也已經確認過自己的數值:

【玩家:玄米茶】
【力量:22】
【敏捷:22】
【防禦:22】
【體力:15/23】
【精神值:992】

若非自己已經累積了相當程度的數值,否則怕是要爬幾步就得喘一喘了。
至於精神值,大概就是一點一點慢慢減少的,畢竟在這張地圖裡,能嚇到江玄的確實不多,比起克蘇魯那兒一言不合就減個兩百的客氣得太多。
江玄並沒有在意這些,只是沉默著,猶如一道影子般寂靜穿過了無數轉角,最終在一道鐵柵門前停了下來。
讓他停下的不是鐵柵外的景色,而是前頭直接九十度向上折去的空調通道。
若是有合適的道具在身上,看起來是可以爬上去的;但江玄的包裡並沒有類似壁虎手套或是攀岩虎爪之類的器材存在。
「……就只能到這裡了麼。」抬起手,江玄用已經被凍得有些發紫的手指碰了碰金屬的壁,從那兒傳來毫無妥協的硬度——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他的指尖已經都沒有知覺的關係。
向後退了一點,江玄慢慢讓自己移動到只會有雙眼和半張臉從柵門露出的位置,仔細的觀察著底下。
這裡很陰暗,並不像是商場正在營業的部分。在暗影之間隱約可以看見紙箱被隨意堆積的輪廓、東倒西歪的假人模特等等。
考慮到倉庫是不會有空調的,因此這應該是間廢棄的服飾店,或許能找到替換的衣物。
江玄想著,便也這麼決定了,從腰包裡翻出了短刀握在手裡,輕輕的拉起了鐵柵門,跳了下去。

因為冰冷與長時間爬行而僵硬的身體在落地時直接摔了一跤,腦袋重重的撞到了地面上。
但江玄也瞬間反應,就這麼死死的用那姿勢趴著,讓自己隱藏在暗影之中,側耳傾聽有沒有人的腳步在附近。
很安靜,沒有任何聲音,除了他自己以外,似乎沒有人在這個區域。
江玄慢慢爬了起來,聽見自己的關節發出細微的聲響,就像在「解凍」一般,血液流動著,慢慢的暖熱了起來。
在黑暗中看不清,江玄從腰包裡拿出打火機,點起了一點火光,望向四周。
就像他猜測的一樣,周圍裝潢顯示這兒原本應該是間仕女服飾店,從幾個模特的體態看來,應該也會賣些男士的衣物。
但主要還是女性衣物為主吧。
江玄垂眼看著地面,厚布絨地毯已經都生了灰,但上頭仍能看出不少被勾起的絲線,這是只有許多高跟鞋來來去去時才會帶起的傷害。
他走向櫃台,準備先搜找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或是遺留的男性衣物。
……甚至是,藤雅埋藏在遊戲中的線索。
如果能在此找到,那就再好不過。
江玄握了握拳頭,在打火機不太給力的照明中拉開了櫃台收銀機的抽屜、以及台子裡的矮櫃。
幾乎可以說是一無所獲,除了大量的蜘蛛網和已經壞掉的文具以外,他沒有找到任何能使用的東西。
轉身時,江玄瞥見背後有個人影閃了過去,迅速一轉身、卻被嚇了一大跳——對方竟長得跟他一模一樣!

隨後,他才看清楚那原來是面鏡子,是立地的款式,應該是金屬材質的鏡框頂端雕刻著一個站在玫瑰中的女子剪影,鏡面已經蒙上一層塵埃,只能模糊的照出他的面容。
端詳了一下,江玄沒發現什麼不對勁,於是便離開了櫃台,開始瀏覽一排排展示衣架。
陰暗、絨布地毯、木架,他竟忽然有種自己恍惚間回到了《克蘇魯之書》的錯覺。
隨即一團黑布出現在他眼前。
這團布料軟軟的攤在木架上,也已經蒙上了一層灰,看不出是不是衣物,或乾脆只是一塊布而已。
江玄伸出手,拿起了它,沒一下子,他的眼中便浮出了提示:

【有點高級的布】
【等級:R】
【使用限制:無】
【在精品店裡發現的一塊布,不太知道能拿來做什麼,不過至少它的材質很好,是蠶絲喲。】
【「等級R的東西就不要叫我寫介紹啦,很麻煩耶。」——文案組.羅錦】

「……。」江玄看著最後的「名言佳句」,並不打算多說什麼。
稍微抖去了布上的灰塵,江玄將黑布塞進了腰包裡。
反正真沒用處的話也不佔空間,這種等級低的道具也會在這局遊戲結束後按照規則給清空的。
繞了店裡一圈,江玄又撿了幾塊布料和一個S級的項鍊,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收穫。
不過體力值倒是回滿了,而之前在管道中爬行、加上剛剛搜刮的時間,也讓易容術技能冷卻完畢,隨時能發動,現在他的身體狀態可說是好極了。
對此不僅並沒有什麼感想,江玄反而感到了些許的不耐,「所以這裡什麼都沒有嗎?」低語了聲,他轉過身,準備離開這裡,找找所謂的深層黑市。

現在的他,已經具備了進入深層黑市的基本條件——拜之前在洗手間逮到了個銀行總理,他不僅複製到了那個大鬍子的臉,也從他身上搜出了一張深層黑市的入場證。
現在,就差一套體面的西裝,接著自己就可以自然無比的進入黑市、購買自己需要的武器了。
可偏偏,怎麼搞到一套這麼難……
江玄暗自決定,下一局遊戲一開始,他就要想辦法買一套服裝,塞進包裡備用。

正要走出店外,黑暗中忽然有聲音傳來。
「嗯?」手一鬆,江玄立即熄滅了打火機,靜靜的在影子中屏住氣息,望向聲音的來源。
兩道手電筒的光慢慢的向這兒靠近著,聲音在一片死寂中能輕易聽見。
「這裡好黑,我喜歡。」低聲的,一個年輕的男性道。
「我不喜歡,這樣要找東西很難找。」回應他的人聽起來有些暴躁,是暫時聽不出性別的聲音。
「行了,別急,不就是塊布嘛。」年輕的男生說,聽起來心情還挺輕鬆。

「……。」江玄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腰包,他們是來找布的?
所以這算是任務道具的嗎?但是那兩個人又是誰,為什麼會特地跑到這種地方來找布?
「別那麼隨便,這兒可是黑市啊。」說出了江玄所在意的問題,暴躁的人不開心的低吼了聲:「明明就已經要開始反抗了,你居然叫我現在陪你出來……」

反抗?
聽見這個詞,江玄心中一動,感覺對上了什麼——
地圖提示中非常不建議去的垃圾場。
在沒有警察的城市中,仍隨時準備將商品付之一炬的黑市。
在洗手間中,銀行總理提及的「掃除」與「垃圾」。
現在聽到,應該是違規入侵黑市的兩個人,他們所提及的反抗。
將一切連結在一起之後,江玄瞇起眼睛,心中浮現了推測、以及接下來該做的事。
他站了起來,身披著黑影,靜靜的走向了那兩個人。
「……。」頓了一下,他還是先從腰包裡拿出了一條比較小的布巾,繞在了下半臉,充當了口罩。

而後,他朝那兩個人發出聲音:「你們也是要反抗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