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統治者與惡人之王

本章節 2870 字
更新于: 2018-10-16
手電筒的光柱瞬間就停了,連帶的江玄還聽見了兩聲槍枝喀啦一聲就拉開了保險。
「是誰在那裡!」暴躁的那個人厲聲質問,將光源照向江玄的臉。
「戴著面罩……」年輕男子的聲音也已經謹慎了起來,直盯著自己:「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還有,你剛剛說『也要』是什麼意思?」暴躁的人立刻又扔來一句:「我可不記得那邊有你這樣的人!」
江玄的腦袋迅速轉動,回應:「我不是垃圾場的居民,我…」
「他太可疑了。」低語,年輕男子舉起了槍,慢慢靠近江玄:「待在原地,不准動。否則我會開槍的。」
順著他的話,江玄安定的站在了原地,任由對方靠近。
他們並沒有打算主動攻擊自己,那麼江玄還是願意配合的。

向自己走來的男子面孔在光中逐漸浮現,是張有著疤痕的臉,從黑色的短髮底下一路蔓延到顴骨邊,讓他的左臉看起來像是拼接的一樣,警戒望著他的雙眼竟是異色的眼眸,一左一右分別是暗綠與淺粽。
他懷疑的看著自己,伸出手來,在碰到江玄臉上的布巾前頓了頓,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我能掀起來嗎?」
居然會先問?
江玄感到些許的訝異,莫非這個人對自己真是完全沒有敵意?
「可以,但是很多人會被嚇到。」江玄實話實說。
「……。」男子安靜的掀起布巾,手微微顫了一下,接著又放了下來。
「怎麼樣?」暴躁的那個從後面問他。
「我覺得他沒有問題。」轉過身走向同伴,男子回應:「他身上除了一把短刀就沒有武器了,而且……」
轉過頭,他瞥了江玄一眼,露出有些狡猾的笑:「我剛剛直接背對著他走過來,他也完全沒有要攻擊我的意思。暫時可以信任。」
江玄懵了一下,這個傢伙心機挺重的啊……
「搞不好他是在警戒我啊。」不滿的碎唸了一句,暴躁還是放下了槍。
「不過……你身上都是血。」輕描淡寫的說道,男子雙手抱臂,淡淡的看著他:「為什麼?你殺了誰?」
「巴佛托克的兩個保鏢。」江玄應道,果然看見兩個人的表情都變了,臉上不僅有驚愕,還有一絲喜悅。

「你居然…為什麼?」暴躁向他的方向跨了一步,又迅速的收回腳:「不對,你有證據嗎?你怎麼證明你…」
「通常也不會有證據吧,留著只會害了自己。」年輕男子簡單一句話,倒是替江玄解了圍:「而且,他沒有必要跟我們說謊,除非他想殺我們——但他只有一把刀,我們有兩把槍。」
聽見這話,江玄眨了眨眼。說起來,他倒是沒有想過,當自己身體數值這麼高之後,說不定可以用刀就和槍枝鬥呢…?
不過現在,他對於這兩個人所擁有的情報遠勝於把他們當作練習對象。
「誰說的,搞不好他就想逃跑然後去告訴他老闆啊。」暴躁又咕噥了一句。
「那他從一開始就不會跟我們說話了嘛。」男子說。
「嘶……」揉了揉腦袋,最後暴躁終於一揮手,大聲說道:「好啦,隨便啦,那我們跟他聊聊吧!」
「嗯。」愉快的回應,男子露出微笑。
江玄鬆了一口氣。

兩把手電筒被放在木架上,他們分別在兩個破舊的展示櫃坐下,中間隔著一條走道。
看起來那兩個人對自己還是沒有完全的信任。江玄在心中理解的點點頭,他自己也不怎麼想現在就和他們套近乎,特別是在看到年輕男子的一點城府之後。
那個人給他一種感覺,和藤雅有點像,所以江玄下意識的不想與他有太深的接觸。
「那麼,稍微自我介紹吧!」輕輕拍了拍手,年輕男子先開了頭,帶著微笑:「我的名字是羅尼希,這位是切斯塔。」
他拍了拍身邊人的背,而暴躁也暴躁的瞪了他一眼:「我自己會介紹!」
說著他粗暴的朝江玄一點頭,道:「我叫切斯塔。」
即使臉色很不好看,但是江玄依然能看出來,這位切斯塔是一位非常俊俏的青年,而且竟然也和另外一個他認識不久的人極為相像——「你和葬儀社的小老闆什麼關係?」江玄看著那張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臉,愕然問道。
羅尼希和暴躁一起愣了一下,然後一個人笑了出來,一個人看起來更生氣了。
「現在應該是我們要聽你介紹自己…」「噗哈哈哈,沒關係啦……」笑得抓住了同伴的肩膀,羅尼希用開心的雙眼望向江玄:「你認識他呀?為什麼?」
「哦,因為……」沒想到他們竟然會在意這件事,江玄也就將之前發生過,自己遭到搶劫、最後將司機送去埋葬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完。

「……。」認真的聽完了他的話,羅尼希沉默了,嘴角微微的變平了、不再上揚。
「所以說,你到底叫什麼名…」「你說的小老闆,和我們確實有關係。」淡淡的,羅尼希再次打斷暴躁的發言,面向江玄,異色的雙眼中再次透出了一抹深沉的暗影:「他和切斯塔是兄弟,同時也是我們的同志。」
「我們是盜賊都市的『舊民』,居住在都市西方的垃圾場。」平靜的,羅尼希伸手掐了還想插嘴的切斯塔一把,直接將他掐得閉嘴。
「應該說,我們是本地居民才對。但是隨著都市逐漸腐敗,城市裡越來越不適合居住,所以我們都遷移到了垃圾場。」他說著,神色平靜,聲調中卻有不可忽視的沉沉怒火:「現在在都市裡的統治者,他不接受任何不屬於他的勢力,若不屈服於他,就只有死亡一途……所以我們的家人搬進了骯髒的垃圾場,就只為了在這個都市還能生存下去。」
「原本的統治者是怎麼樣的?」江玄皺眉。
「我是在勢力交替的時候出生,所以沒有什麼印象……」羅尼希歪了歪頭,慢慢道:「但是家母對他讚譽有加,似乎是各樣的技能都精通,能很穩定的掌握各個市場的平衡,也能牽制太過強大的勢力,讓這個都市的居民們擁有只要努力就至少不會白費力氣的生活。」
說出來相當奇異的話,羅尼希看向江玄,笑了笑:「就像是……惡人之王一樣的存在吧。」

江玄確實花了很大的心思才能消化這番話,並且感到了極度的詫異——也就是說,這個都市本來有個領導者,不僅作惡多端,還能讓大家守規矩的作惡?
這是什麼矛盾的存在,可是竟然還似乎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可這又好像很合理,在這個犯罪之城中,最兇殘的人會讓人退避三舍,但能讓人敬畏的,依然是能帶人們前進的人。
例如……惡人之王。

「但是現在……」羅尼希的聲音陡然冰冷,低沉的吐出:「聯合了財團、聯合了所有有決定權的人士,那個統治者將原本的王給推下了王位,讓我們這些支持他的人過得骯髒醜惡、甚至帶頭詆毀我們,開始抹除我們的存在!」
「等等,那現在的居民是怎麼回事?」江玄連忙問道。
「那些是只在乎錢的傢伙!」尖聲回答的是切斯塔,他暴躁的嘶道:「還有跟著那傢伙來的雜種,大搖大擺的把我們從屬於我們的地盤趕了出去!那些都是我們的地盤!」
「冷靜點,小心引來巡邏的傢伙。」羅尼希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

江玄沉默了一下,整理了大致的順序。
原本有個能讓罪犯和平生活的「惡人之王」,羅尼希和切斯塔明顯是他的信徒。
後來,出現了一個收買了都市內大勢力、還有讓自己勢力也進駐的「統治者」,這個人讓原本的居民不得不做出二選一,要麼順從自己、要麼就從都市中消失。
是這樣的狀況吧?
「那,你們為什麼不離開這個地方?」邊思考著,江玄提出疑問:「為什麼一定要生活在這個城市?」
話一出口,他就感到了後悔,人家是個NPC,哪有可能說走就走?
但,他確實是一點遲疑也沒有,就這麼問出了口。
因為這些人,就像是真的存在一般,因著自己的遭遇而悲憤、因著曾經的過往而沉痛。

「……。」而,羅尼希望著他,靜靜的開口:「即使是我們,也有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