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易容術的錯誤使用方式

本章節 3194 字
更新于: 2018-10-12
一恢復成人形,他就立刻扶著牆面,發出乾嘔聲。
「我再也不要咬人了……」聲音都有點抖,他真顧不了顏面,呸了好幾口血水在地上,卻仍沒有感到好一點。
最初計畫還是按照他的想法走,用數量多到詭異的貓叫吸引保鏢過來檢查,再個別擊破,但是從打倒他們的方式開始,就走歪了。
從《克蘇魯之書》的經驗中,江玄學到大部分人都會因為貓頭的出現而愣住甚至驚嚇,因此他原本是打算將自己的臉易容成貓的臉,好讓保鏢在一面對他時亂了手腳、露出破綻。
可他沒想到,易容術竟然這麼不講道理,直接將他變成了一個「貓頭+兩條腿」的怪物,連雙手都沒了,根本就是顆會走路的頭啊!
很顯然,是遊戲規則將貓頭判定為完整的角色,因此在易容術技能的效果下,連江玄的身材也變成了顆頭,只能藉由身材限制的那點規則,勉強維持了還有兩條腿的行動力。

扶著牆又呸了幾口,江玄還是感覺不踏實,卻也沒有辦法,還是得繼續前進。
蹲下身,他開始迅速的在兩個保鏢身上搜找,也各碰過了他們的臉孔,當做備用的易容資本。
他在一個人身上找到了一把短刀、一盒香菸與打火機,在另一人身上找到了一把損壞的手槍,另外也找到了合計三千多元的金錢。
江玄有些納悶,總感覺不該只有這麼點,好歹應該兩個人都有槍吧?
但再一想,既然他們都是遊戲的NPC,那掉落什麼應該也是有機率的。
所以自己就是單純的沒遇上掉好貨的罷了。
此時還不知道遊戲中有歐皇非酋說法的江玄,平靜的點點頭,將這些道具、還有滿地的貓頭都收進了腰包裡,站起身,走向洗手間。
冒著那麼大風險通過了兩個保鏢的關卡,也該讓他瞧瞧究竟是什麼好貨藏在這兒了。

走近意外乾爽整潔的洗手間裡,江玄的鞋底在黑色磁磚上留下了一串血印子,他低頭看了一眼,默默的走向角落的掃具間,拿出一根拖把,就這麼邊拖著地、邊倒退走向裡頭唯一上了鎖的廁所隔間。
慢慢的靠近了那個隔間,江玄已經開始聽見低低的談話。
「所以『掃除』要在明晚開始?」這是一個有些尖銳的男性聲音,聽起來是接近了中年:「這樣子臨時的通知,我們不能準備周全啊……」
「你們可以的,至少會比那些傢伙周全。」沉穩的,這也是個男性的嗓音,但緩得多,也冰冷得多:「那些垃圾,已經在這城市存在夠久了,在今晚動手,我有計畫,不需擔心。」
江玄在隔間外聽得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這個策劃人的能力真是不怎麼樣,這種一聽就很重大的計畫居然只給其他人不到一天的時間準備?
但是話又說回來,他們說的掃除、垃圾……
江玄又皺了皺眉,不同於之前鄙視策劃人的意義,他想起了遊戲剛開始時,關於這張地圖的提示似乎有提到……
「不要去垃圾場?」輕聲,他喚出了地圖,仔細的搜尋了一下,卻只在盜賊都市的西方找到一條路,寫著「←垃圾場」的標誌。
這麼看來,確實有什麼隱藏在那兒。
那麼,這裡搞定,拿到合手的武器之後,該往哪兒走也就決定了。
思及此,江玄也不打算再慢慢竊聽,畢竟現在外面走廊有兩具屍體,一點時間都不能再拖了。
所以他輕手輕腳的從腰包裡抽出了板凳,慢慢擺出了像是打者要擊出全壘打般的姿勢,對準了木頭門板,然後——

「啪啦!」一聲,堅硬的圓凳直接打凹了門板,破出一個大洞,裡面會談的兩人嚇了一跳,發出吼叫。
「怎麼回事!」聲音尖銳的那個立刻跳了起來,整個人都擠進了馬桶旁的一點空隙裡,背緊貼著牆。
「有人襲擊。」看起來冷靜得多,另一個男人留著一臉大鬍子,試圖保持形象:「外面那兩個已經被幹掉了。」
破進門內的圓凳慢慢的轉動了一下,開始往外被拖了出去;意識到對方可能是要再砸一次,大鬍子立刻冒出冷汗,隔間的空間太小,根本不夠兩個人閃躲,如果被那種能打破門的力道砸到,那毫無疑問腦袋也是會破的!
「怎、怎麼辦?」身旁這個一點也不可靠的傢伙發著抖,聲音都已經飆高成女生一樣的尖叫了。
大鬍子根本不搭理他,只是抬起頭,朝門外吼道:「你是誰?你知道我是誰嗎,竟然敢做出這種事,不要命了嗎!」
通常,只要聽見他的聲音,盜賊都市的那些街頭份子都知道該立刻滾蛋、而其他位階高一點的人,也不會有人自找麻煩與他做對——「我可是恆星銀行總理,巴佛托克!」

磅的一聲,門板在那剎那又被砸開一條大裂口,巴佛托克立刻舉起雙手護住了臉,但另一個傢伙就沒那麼好運,飛濺的木片肯定刺穿了他臉上的哪兒,只聽見他發出了尖銳的慘叫,那聲音難聽又恐怖,逼得巴佛托克直接朝他大吼了一聲:「閉嘴!」
那個中年男子倒抽了一口氣,還是勉強的停下了尖叫,痛苦的抽著氣。
剛才的尖叫似乎還在洗手間裡震盪著一樣,巴佛托克感覺腦袋還被震得發疼,卻突然聽見了細微的啪啦聲。
定眼一看,竟有一隻手掌從裂縫裡伸了進來,慢慢抓住了門板的裂口,猛然向旁拉開,露出一張恐怖的笑臉!
「抱歉,」江玄實話實說:「我不知道你是誰。」

目睹了某種恐怖片般登場的場景,巴佛托克幾乎要心臟病發,他瞪著眼前的怪物,正想掏槍、在胸袋中先摸到的卻是手機。
沒錯…!他突然湧起一陣希望與怒火,他可不是實戰派的,而他手下的保鏢和打手多得是,他們就在機率黑市外戒備著。
猛的抽出手機,他划開螢幕,直接按下緊急通話鍵,看到正在試著抽開隔間門鎖的那人臉色丕變,不禁得意的大笑一聲:「哈!」
「所以你還是會害怕是吧,垃圾!」恐懼正在消退,巴佛托克咆哮道:「我已經聯絡了我的人,他們會立刻過來把你——」
後頭的話他沒能說完,只見一條粗壯的手臂突然竄進隔間之內,直接奪走他耳邊的手機;那竟然他其中一個保鏢的手……怎麼可能!
銀行總理當然想不到是易容術之類的功效,只是驚恐的張大嘴,看著自己剛撥通的手機被抽出裂縫外。
然後,門外傳來了自己的聲音,平靜而冷酷。
「沒事情。」簡短的字句就讓他唯一的希望斷了線,並且,那人頓了幾秒,又慢慢的加上一句:「我還要一段時間才會結束。」

江玄將那只被他調成靜音的手機收進腰包裡,儘管他沒有可以打電話的人,但多一樣道具總是好的。
然後,他用著保鏢的身體一腳踹開隔間的門,將裡頭恐慌的大鬍子和已經嚇昏又滿臉血的中年男子拖了出來,扔在地上。
「你…你為什麼背叛我?」看著他,大鬍子的聲音在發抖,混雜著憤怒和害怕:「我給的薪資足夠優渥了吧,我…」
「他沒有背叛你。」江玄打斷他的話,將容貌恢復成了自己原本的面容,那張有著笑臉的臉孔,慢慢的蹲下身,與攤坐在洗手間地板上的銀行總理一樣高:「我有幾個問題要問,請配合盤查。」
「你以為自己是警察嗎?」大鬍子一臉不敢置信的瞪著他。
「……現在確實不是……」江玄愣了一下,點點頭,於是伸手抽出了剛剛從保鏢那兒繳獲的短刀,直接將刀刃抵在他的喉嚨上:「能讓我問了嗎?」

十五分鐘後,江玄一拳打昏了那個大鬍子,將短刀收了起來,順便掏出了手機,一眼就看見了三通未接來電,全都是從「緊急通話號碼」撥來的。
也就是說,是從他在場外的那些保鏢撥來的……
江玄立刻知道事情不妙了,通常這類會來黑市的人物都秉持著以「三」為原則的,舉這次的例子來說,打個電話三通可以不接,但是第四通一定得接起;通常也不會有人、更別說是部下給上司瘋狂打Call,而顯然這次,他們也已經開始懷疑事情不對勁,所以發動了緊急狀況下的打電話確認。
如果時間沒估計錯誤,第四通電話已經該來了,而自己易容術的持續時間也已經結束,不能再冒充了!
得快點離開這裡。
江玄邁開腳步,快步回到走廊,跨過兩個保鏢的屍體走向通道口,卻也突然察覺不對,連忙停下腳步。
自己的身上都是剛才和保鏢戰鬥時留下的血跡、還有破門時的木屑,這樣的一副「妝容」一旦回到外頭去,肯定會第一個被懷疑啊!
左右張望了下,他心急的皺起眉頭,這裡並沒有其他的出口,只有走廊的盡頭有扇緊急逃生口。
快步走了過去吧,江玄試著開門,但很顯然的上帝關了一扇門也沒給他留個逃生出口。
呸,這遊戲的上帝不就是藤雅麼,那貨什麼尿性又不是不知道!
江玄不悅的低吼了聲,突然抬起頭,目光對上了天花板。

之前那保鏢是不是有說……有管線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