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易容術的正確使用方式

本章節 3365 字
更新于: 2018-10-12
江玄讀完了技能的說明,不禁感到了驚訝。
第一是,原來這張地圖的技能,居然是要這樣子得到的。
第二是,「連身材都可以變得一樣嗎?」喃喃自語,他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想像了一下當它們都變成像老頭子一樣的皺摺感……嗯,其實有點微妙。
「啊,不過性別不同的話,變起來比較麻煩哦。」想起了什麼,鴨蛋子叮囑了一句:「你要假扮巨乳的話,還是找專用的水袋比較靠譜,不要隨便塞哦。」
「……謝謝提醒。」江玄點頭。
但無論如何,這個技能簡直實用無比,即使放到他現實世界的工作也幾乎是個開掛般的存在。
或許也是因此,遊戲裡也把這技能給予了極大的限制,無論是長達兩小時的冷卻時間,還是刻意隱藏在機率黑市的小角落裡、或是奇葩的交易方式,每一種都是對玩家的考驗。
而自己能這麼順利的得到這技能,確實幸運。
那麼,接下來……「謝謝。」江玄向鴨蛋子點頭致謝,從攤位邊站了起來,抬眼望向方才自己很在意的陰暗通道,那兒依然有人來來去去:「我就先走了。」
「好喲,拜拜!」鴨蛋子已經將貓頭又從桌子底下捧了出來,著迷的揉著牠的耳朵,不忘對江玄大喊:「再您媽的見!」
江玄的嘴角抽了抽,「誰給他設計的台詞,能不能直接打死?」

離開了易容術的攤位,江玄也不急著要走去那通道看一看,只是低調的混入人群中,準備稍微練習一下剛剛獲得的技能。
此時,一個走進大門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個穿著長靴的女人,一身黑色襯衫搭配著短褲裙,紮起一束高高的馬尾,正皺著眉頭,左右張望著機率黑市裡,似乎人生地不熟。
江玄靜靜的向旁一偏,跟在人群中走,眼神悄悄的落在她身上,沒多久就見到一串光字浮現:水藍貓頭鷹。
「暱稱叫水藍,結果一身黑……」江玄微微蹙眉,輕聲道:「現在取個名字都詐欺。」有個叫白月結果全身紅的傢伙他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接著他再次邁開腳步,向外圈繞去,好似正邊走邊瀏覽著攤位上的商品,慢慢的靠近了她。
就在一繞到她身後的剎那,江玄將手探入了腰包,直接抽出了板磚,往她的後腦拍了下去。

事情發生得很快,沉悶卻響的啪一聲、女性的短暫哀鳴讓許多人瞬間看了過來。
在場內裝作客人巡邏的保鏢也立刻走了過來,表示關切:「客人,您還好嗎?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趴在地上,那女人穿著白T恤和牛仔褲,渾身都有點顫抖,但還是很快的彎動了四肢,爬了起來。
「我沒事……」她的音量有點低,但臉龐上仍保持著微笑,看來有點緊張:「抱歉,我只是跌倒了而已。」
保鏢警覺而懷疑的看著她,而女人終於站起了身,好像還有點暈似的,又搖搖晃晃的彎腰去撿她的腰包。
「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保鏢用對講機跟自己在別的角落觀察的同事說了句,接著面對女人,道:「沒事就好,下次還請小心。」
「嗯,我會的。」點點頭,女人對他微笑。
「對了,」轉身之前,保鏢指了指自己的臉上:「妳流鼻血了。」
「咦?」抬手摸了下,女人愣愣的道:「謝謝……」

看著保鏢終於離去,江玄轉過眼神,就在眼角的提示欄,裡頭正有一條提示記錄: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水藍貓頭鷹》!】

他摸了摸腰包,屬於女性的唇角微微勾起。
剛才用板磚將那玩家一招拍死,江玄下的是狠手,但也在她錯愕倒下時碰到了她的臉邊,趕在玩家軀體消散之前達成了易容的條件。
而後順勢倒下,趁著面朝下的機會,立刻發動了易容技能,這一串說來清楚明白,可若不是像他擁有一樣的果斷敢直接平地摔、連鼻血都給撞了出來,那說不定就會因為那短短的遲疑而被懷疑。
在忽悠走了保鏢之後,江玄再次恢復了自由行動的權力。
踩著對女性來說有些大了的運動靴,江玄走向他在意很久的陰暗通道,輕輕挺直了背脊,眼中流露出一抹平靜。
是時候開始入侵黑市深處了。

走進了陰暗的通道中,迎面而來的是一股淺卻明顯的血腥味,從標示為「男廁」的轉角後飄了出來,而地上的大理石磁磚……突然也沒那麼像岩石的花紋,若說那是血花的噴濺,或許也不會被反駁。
「果然沒錯。」低聲,江玄將身子微微靠向牆,分散了一些體重,令自己的腳步能夠更輕。
廁所裡傳來了談判的聲音,而在一轉過轉角後,江玄看見兩個人高馬大的私人保鏢正站在廁所門口,一副冷酷而老練的樣子。
兩個保鏢在一看到轉角出現人影的瞬間也立刻將目光瞪了過來,在看到是個女人的時候皺起眉。
而江玄也困惑的皺起眉,向後退了一步,看了看牆上的放下方向牌,又朝保鏢們探出頭。
「抱歉啊,走錯了。」用清亮的女音向他們說,那女人看起來有些尷尬,問:「那個,你們知道女廁要往哪裡走嗎?」
其中一個保鏢動了動脖子,用低沉的聲音說:「自己找去,我們怎麼可能知道。」
「這倒是……」江玄應了聲,縮了回來。

背靠著牆壁,他不悅的瞇起眼睛,儘管作為一個經常在前線出勤的警務人員,他經常面臨到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情況,但事情無法按照自己想法發展,還是很讓人不高興。
在他的構想中,他應該是佔領了這間男廁,然後把進來的一個個都打昏,遲早能給他扒出一張黑市深處的入場證。
可想不到,他居然連廁所都沒能進去……
那兩個保鏢一看就不好惹,先不說人家手中肯定有槍,甚至身高都可能比江玄原本人物的身高都高,即使雙方都空手搏鬥,自己也有很大概率被按在地上打。
「真麻煩……」江玄低聲喃喃,恢復了自己的本來面貌,帶著那張表情抬起了頭,望著轉角,恐怖的笑容中幽幽吐出聲音:「但是,這應該也代表,裡頭有好東西吧?」

兩個保鏢冷酷而沉穩的站在廁所門口,他們的僱主正在裡頭談話,窸窣低聲的內容他們聽不清,而基於職業道德、以及想保命就別亂聽的原則,他們也當然不會去聽。
但聽不見自己僱主的商談內容,並不代表他們聽不到別的東西。

「……喵……」

「你有沒有聽到?」站在右邊的保鏢皺了皺眉,問。
「聽到什麼?」站在左邊的保鏢也皺起眉,回問。
「好像有貓叫。」右邊的保鏢眉間皺得更深,依然直視前方。

「喵……」
「喵,嗚…喵……」

「聽到了。」左邊的保鏢終於點頭,可又想到了什麼,說:「這兒為什麼有貓?」
「不知道,可能從管線爬進來的。」右邊的保鏢緊盯著轉角,似乎在考慮邁出腳步。
「只是隻貓,不用去看。」左邊的保鏢出言阻止,依然穩穩的守在門口。

「喵嗚…」
「喵嗷嗷嗷——」
「咪嗚……」
「喵、喵啊啊啊……」

「……怎麼感覺,越來越多了?」右邊的警衛再次皺起眉,終於抬起腳:「我去看看。」
「嗯。」臉色也有些詫異,左邊的保鏢向門口中間一站,暫時代替了走向轉角的同事:「注意著點,我感覺剛才問路那女的有點怪,可能是陷阱。」
「我知道。」走向轉角的保鏢低沉回應,大步跨了過去。

「……。」寂靜。
除了不絕於耳的貓叫,什麼也沒有發生——正當左邊的保鏢要稍稍放心時,突然那裡一聲咆哮:「草!」

這聲咆哮中氣十足,在走廊裡反彈過來,直接砸在左邊的保鏢臉上;粗口剛過沒一下,接著就是一吼:「過來幫忙!」
不用他喊,左保鏢幾乎是立刻就拔出了槍,衝向轉角,迅速轉身就要瞄準——在他眼前的卻是一道恐怖的景象!
「喵……」
「咪嗷嗷嗷——」
「喵嗚嗚嗚嗚……」
十數顆大小不一的貓頭散落一地,全都張開嘴發出著低沉的怪叫,他的同伴已經倒地,整張臉不知道被什麼給打歪,面部肯定骨折了……
但最駭人的是,他的右手竟像是被野獸撕裂了一樣,從肩膀連皮帶肉拽下了一大塊,血染紅了地面,他能一眼看出,這早就超過了失血致死的量。
但眼前,竟沒有其他人的蹤影!
「怎麼回事…誰幹的!」緊繃的端著槍,保鏢渾身都起了寒顫,對於同伴的戰鬥力他是非常清楚的,但竟然被這樣子幹掉,對方肯定也不會輕易放跑他!
要想活命,就只能硬上了!
但懷著這個想法而全力警戒著前方陰暗走廊的他,卻沒注意到,身後的天花板上,慢慢垂掛下了一怪異的影子。
「……!」突然,注意到地上古怪的黑影,保鏢迅速一轉身,瞬間蹲下脫離會被割喉的高度,直接瞄準,卻驚恐的叫出了聲——「這是什…」
沒讓他的聲音能傳出一秒,巨大的貓頭一口吞進他的頭顱,將他的脖頸猶如餅乾棒般輕易的喀嚓咬斷。

走廊上再復寂靜。
還在天花板上掛著,那顆巨大的貓頭晃了兩下,咚地掉了下來,面朝下摔在走廊血色中,兩條腿——兩條和人類一模一樣、甚至相當修長的雙腿掙扎了一下,隨即張開口,噗的聲將那保鏢的頭給吐了出來,迫不及待似的。
然後,它開始變形,從一顆巨大的貓頭,變成了一名有著怪異咧笑的男人——剛剛那顆貓頭,竟然是江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