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機率黑市

本章節 3611 字
更新于: 2018-10-11
——茶葉之優劣,尚在樹枝就可初步看出。但無論優劣皆有人採摘,亦有看似劣茶,卻成香茗的例子。
而這樣猶如打賭般的買賣,也成為了一個地下的暗語——採茶舖,意為「機率黑市」。
和真正的黑市不同,機率黑市就像是二手貨攤,寶物廢物混雜在一起賣,有眼光的黑市商人會在這兒淘金,一旦低價入手了好東西,帶到真正的黑市去甚至可能賣到百十倍的價錢。
當然,既然是黑市的一種,裡面賣的東西自然是毫無禁忌可言。

驅車來到了一座廢棄的商場旁,江玄看著相當豪爽掛在外邊的「跳樓大拍賣」紅布條,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該怎麼說呢,在他長久的職業生涯裡,還真沒看過黑市開得這麼正大光明,但是再考慮到這是「盜賊都市」,那對這些居民來說,機率黑市大概真只是跳蚤市場而已。
懷著一股無奈,還有應有的慎重緊繃,江玄走向廢棄商場的大門,兩旁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立即迎了過來,用低沉卻客氣的聲音攔住他:「請問是哪個組織的來賓?請出示入場的證明。」
「嗯」了聲,江玄從懷裡掏出一張紙卡,遞了過去,而那張卡在他指尖時,也彈出了道具訊息:

【黑市通行證(普通)】
【等級:R】
【使用限制:僅能進入黑市的最外圍區域,但可跟隨持有高權限入場證的人士進入內部區域】
【使用效果:盜賊都市的黑市都將對你開放!但不是全部,就只是一點點……想看到黑暗的全部面容?抱歉,你還是太嫩了點。】
【「歡迎來到盜賊都市,非法者的天堂!」——盜賊都市官方】

這是小老闆給他的,說是最通用的黑市入場證,先前他來這兒的時候直接從警衛那兒順了一盒出來。
『哎呀,我怎麼就管不住我這手呢。』那時他笑笑的將卡片拿給江玄,一邊笑得很開心。
『……謝謝。』江玄默默的收下了。

腦中正想起了剛剛告別葬儀社的場景,江玄卻看見檢查卡片的保鏢眉頭皺了皺,瞬間繃緊了神經——該不會那其實是什麼危險的指令卡吧?
被擺了一道?
但,保鏢只是恭敬的將那張卡片交回了江玄手中,道:「沒有問題。只是提醒您,從今天開始,入場證將要更新到第二代設計了,請您在離開之前向服務人員申請更換,手續費是五萬。」
江玄冷靜的點了點頭,並且決定絕對不會去換,貴得掉毛。
兩位保鏢讓開了路,讓江玄獨自走進他們背後的挑高大門——迎面而來的是一陣冰涼的冷風,過度低溫的空調將他吹得皺起了眉,不禁抬手緊了緊領口。
放眼望去,眼前全是相同規格的木造桌攤,按著商場的輪廓排成一個大圓形;木桌上鋪著黑絨布,黑絨布上才是各自的商品,罕見的珠寶、保育類動物、人骨的藝術品等等算是常見的商品,病毒程式、醫藥用品、普通槍械也都是大宗。
「……怪了。」江玄狀似隨意的掃了一眼,留意的不是商品,卻是木桌加上黑絨布的組合。
像這樣子統一的攤位造型,在江玄的記憶中是為了因應警方的突襲,可以直接一把火引燃整片、便於湮滅證據而設計的。
但是顯然在這都市不用擔心這點,那還會使用這類應急預案,就顯得有點奇怪了。
「在這都市裡,也有會讓他們忌諱的人嗎?」輕聲喃喃,江玄眨了眨眼,便也擠入了人群裡,隨波向前。

這兒都是穿著黑色與白色西裝的人在走動,偶爾混雜幾個粉色、黃色襯衫的人,能從氣場一眼就看出不是一般的人物,而他們毫無例外的,全往商場的更深處走去了。
而江玄,穿著一件白T恤加西裝褲,腳踩運動靴,儘管還挺突兀的,不過大家也不怎麼會在意這種事情,哪怕你全裸的來逛黑市,只要拿得出錢就行。
至於拿不出錢的話……
「啊!」隨著一聲女士的尖叫,一個狂奔的男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只見他像瘋了一樣從商場的深處衝了出來,懷裡抱著什麼東西,渾身是血就要向外衝去。
「攔住他!」兇猛的吼聲立刻跟上,數名黑衣男子氣勢逼人的追了出來,彷彿追逐山羊的餓狼一樣全都向那男子撲了過去,不出幾秒就將他給圍了,直接壓倒在地。
場內的人都騷動了起來,吵吵嚷嚷的就湊了過去——他們都是去看熱鬧的,但也有不少人看見眼前這獵奇的場面就又突然停住了腳步,轉身走開去乾嘔的。
江玄也是湊過去的其中一人,但在看見眼前景象的時候猛然張大眼。
被數個人壓制在地的男子渾身都在抽搐著,都要昏厥了過去,他的上半身赤裸,肚皮上被劃開了巨大的口子,而他雙臂中抱著的東西,竟然就是自己的臟器!
「……。」微微動了動舌頭,江玄壓住反射性想嘔吐的喉頭,只是注視著那男人被架了起來,連帶他的器官又被撿了起來、帶回商場深處的場景,轉過頭,朝一個靠近些的人問道:「那是怎麼回事?」
「哎小崽,莫問,莫問。」旁邊那人嚇了一跳,一張口就是個很有特色的口音,看起來四十幾歲的矮子大叔這麼說道:「內就是沒把錢給利索咧,你倘跟別商交易,不把錢給完了,人家定會不爽的咧。」
「心脾好善的就給你打一頓、茶葉掠回來就點算啦,可要是遇到心脾暴動的咧……」矮子大叔搖了搖頭,嘆了聲:「你也睨到,腿腳不飛的崽,器官都給那商切切賣嘞。」
江玄聞言,不禁皺起了眉:「這麼暴力?」
「不暴,不暴。」擺擺手,矮子大叔一臉老油條似的,道:「俺們些人,平時間打打槍鬧鬧事,自然沒血氣心脾,採茶也就走走場、圖個樂呵;可暗場群群有財人,內不是刀尖舔血,誰談客氣咧。」
「原來如此。」點點頭,江玄抬頭,望了一眼商場深處,不動聲色的瞇起眼,便又再轉頭,對矮子大叔道:「受教了,謝謝你。」
「免謝,免謝,誰還不曾年輕。」笑出聲,矮子大叔拍了拍他的背,看見江玄的臉,想了想又道:「說小崽,你嘴面是幾回事,睨似裂嘴怪,挺駭呀。」
「我……」江玄一時語塞,自己竟忘記了這件事情。他摸了摸自己的臉,道:「這兒有賣口罩嗎?」
「口罩點有用處?該睨照睨。」矮子大叔笑了起來,突然神秘的拉了拉江玄:「俺領你走,睨個好茶葉!」

與此同時,盜賊都市的某個街角,一場怪異的戰鬥正接近尾聲。
「妳…妳到底是誰啊……」驚恐的叫聲在陰暗狹窄的巷弄中格外清晰,一個少年倒在牆邊,背緊緊貼著牆,數顆彈孔就打在他雙腿之間的地面上,從磚頭裡飄起絲絲白煙。
少年的腿在發顫,他剛剛看見了跟自己一起上線的室友是怎麼被眼前的人一槍打進了褲襠裡、最後痛到讓沉浸艙斷線而退出遊戲的。
「我要說我是誰,你又知道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那人在他眼前蹲下,好看的唇角勾起冷笑:「我不是白目。」
「啊?」少年愣了一下,連忙搖頭:「沒、我沒有說妳是白目啊……」
「我的暱稱。」笑出聲音,她用槍托拍了拍少年的臉。
這是個年輕貌美的女性,已經脫離了少女、亦還不算有韻味的女人,是正好能被稱為「小姐姐」的年紀,一張臉上有著輕鬆愉快的笑容,還有一對貓兒似的黑色眼眸,映著巷弄外的天光,在暗影中分外明亮。
柔軟的黑髮落了一縷在臉上,她隨意地將它拂到耳後,看著少年,問道:「剛剛那個,是你朋友嗎?」
「……啊,是!」看著小姐姐看得有些出神,少年愣了一秒才連忙回答:「他是我室友……」
「嗯,那請你幫我轉告他一下。」因為剛剛的戰鬥,她的雙頰微微泛紅,笑說:「因為已經警告過三次了,所以他這次被我打死之後,就封號囉。」
「咦?」少年愣了一下,但視線還是忍不住的又落在她的身上,不禁紅了臉:「是、是因為剛剛的…?」
「嗯,他被投訴好多次了,讓我們很困擾呢。」她歪頭,用右手托住了臉頰,一眼望向少年:「因為人家女孩子長得好看就一直騷擾,這樣子不管在遊戲還是現實都會被打死的呀。」
說著,她將視線投在少年的臉上,笑說:「你的話,剛剛算是初犯而已,所以我只是警告一下喔。」
「嗯,嗯……謝謝……」少年忙不迭的點頭,過了幾秒,又小心翼翼的問:「那,所以妳現在要把我打死嗎?」
「要喔。」笑出聲,她熟練的將手中槍枝翻轉一圈,用槍口輕輕抵住了少年的胸口:「不過我會讓你死得完全不痛苦。下線之後就要麻煩你轉告一下你室友囉?」
「好……」彷彿中了迷魂計一般,少年猛點頭,在她正要扣下扳機前,有突然喊了聲:「那個……!」
「嗯?」相當善解人意的,她也先停了手。
「如、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給我妳的聯絡方式?」聲音有點緊張得顫抖,少年紅著臉,卻仍努力的直視小姐姐的雙眼:「就是,見個面、聊個天,交流一下…?」
「啊……」發出這樣的聲音,「我不是白目」輕輕轉了一下手中的槍,令槍口抵在少年的胸前更緊了。
接著,她扣下扳機,嫣然一笑:「老子是男的。」

槍響之後,少年驚愕的臉龐消失在眼前,我不是白目也站了起來,一個甩手就將槍枝收回腰上。

【玩家《我不是白目》吞噬了玩家《螢火》!】

「名字起得倒不錯。」心情愉快的哼了聲,她踩出腳步,輕快的走出了剛剛用來執行任務的死巷,抬頭望向逐漸暗下的天空。
這張地圖的開局是從正午,那片萬里無雲的晴空他很是喜歡,不過現在開始透出暗金色的晚霞也不錯。
不過……盜賊都市的夜晚並不好待,畢竟俗話說罪惡都在黑夜中昇華嘛。
「嗯,還是進化?」歪了歪頭,不過反正她也不在意,所以也很乾脆的不再去想了,只是走向了馬路旁,抬手招來一輛計程車。
「你好,」她打開車門,優雅的坐了進去:「請載我到恆星銀行。」
是時候去看一下童心未眠的狀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