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規矩

本章節 3128 字
更新于: 2018-10-10
一個青年慢慢走了出來。江玄看著他,而他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這是一個看起來相當溫文有禮的人,金髮碧眼,深刻的五官很耐看,似乎是個外國血統的角色。
他穿著白色的襯衫與皮褐色的吊帶褲,看起來都有些陳舊,但也意外的很適合這個與棺材相伴的空間。
「您好,我是這間葬儀社的負責人。」伸出戴著黑色皮革手套的手,青年謙雅的致意:「聽說您需要舉辦葬禮,請問府上在何處?」
「……就在外面的車上。」江玄舉起手,指了指。
青年的笑容不減,點了點頭:「明白了,您還真有行動力呢。請坐,接著請讓我了解一下您希望舉行怎麼樣格局的禮儀……」
「那個,我沒有要舉行葬禮。」江玄遲疑著,慢吞吞的說。
「嗯?」本來已經坐下的青年首次頓了頓,抬起頭,仰望他:「……所以,你其實是要拋屍?」
「並不是!」回答的聲音一不小心重了,江玄皺起眉,緩了緩情緒之後,才說道:「人不是我殺的。我只是覺得,讓他就那樣子待著,對死者不好。」
「但是我沒有要辦葬禮。」看著青年的表情微微變化,江玄繼續說著,悄悄的繃緊了神經:「我手頭的錢不夠,也不知道該上哪裡找他的家人參加。」
「所以,我只需要你們幫忙把他給下葬就好。」最後,他低低道:「無需其他。」

青年坐在圓椅裡,靠著軟厚的椅背,歪著頭傾聽江玄的話。
在他述說的時候,青年的臉色逐漸變得認真,即便是微笑也稍微嚴肅了起來。
而現在,他望著江玄,慢慢的開口了:「這樣的要求,當然是沒問題的。您的預算有多少?」
江玄鬆了一口氣,從腰包中掏出童心未眠付給他的車資;但猶豫了一下,才又伸手去掏出了一個破舊的黑色錢包——死去司機的錢包。
江玄並不知道裡面有多少錢,他剛拿出了這個皮夾的剎那,就直接轉頭砸出了板磚自保,而後便衝進了店裡。
青年看著他手上的皮夾,微微瞇起眼睛,不發一語。
慎重的打開了黑色錢包,江玄在拿出裡面唯一一疊紙鈔後,訝異的張大眼。
七張,正好的七千元。
而就在此時,第一項任務的提示也跳了出來:

【完成任務:"第一步"】
【獲取現金:10,000/10,000】
【任務獎勵:現金100,000】

一串零一下子跳在眼前,讓他有點訝異,但也隨即反應過來,關閉了提示。
任務的獎勵大概也是直接發送在背包裡了,那麼自己現在擁有的資金,就已經有十一萬。
在心中鬆了口氣,江玄將眼神轉回好奇注視著他的青年,正要掐個能買武器又能替司機辦好後事的價錢,卻見青年站了起來,淡淡道:「這一樁,我替你辦了吧。不收費。」
「嗯?」江玄愕了下,雖然感覺賺了,卻仍不解的問:「為什麼?」
「那些錢不是你的。」青年的一句話令他心中虛了一下,那對水綠的眼眸靜靜的垂了下去,他低喃:「但你拿了他的錢,只是為了他辦事……這樣很好。」
「我尊敬會敬重死者的人。」青年按著桌面,抬起頭,對江玄微笑:「走吧,請帶我去看看他。」

領著青年走出店外,江玄卻忽然才想起,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地圖,發現這條街上正有三個玩家還在混戰之中!
而最靠近自己的,不過就在兩步之外,一眼就看見了他們,迅速的一轉身就將砍刀揮向了比較瘦弱的青年:「去死。」
「欸…」「小心!」抓住葬儀社的小老闆,江玄一把將他拖開,一個轉身就抽出了板凳:「你先退開。」
「啊,好。」有些懵的樣子,青年點頭,立刻就乖乖退進了葬儀社的店門裡頭,小心的張望。
江玄手握著圓凳,直勾勾的盯住了眼前持刀的對手,搭配上那巨大的笑容,看起來分外具有威脅性。
「……。」那個玩家遲疑了下,因為怎麼看,自己的對手都像是精神不正常的樣子。
而江玄也是這麼想的,因為在這現代地圖裡,明明有槍械可用,眼前的人卻只是手拿一把大砍刀,如果不是和自己一樣是個萌新,那就太奇怪了。
但當他稍微看向一旁,卻發現另外在這條街上的兩個玩家也一樣,都沒有使用槍械,而是用軍刀開始了近距離搏鬥。
看著明明是因為槍戰而千瘡百孔的路面和人行道,江玄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那些用槍的人,說不定已經全都被都市居民給幹掉了!
所以現在,那些學乖的玩家們才會用冷兵器廝殺,正好對手持民間殺器的自己來說是個大好機會。
刀刃的破風聲一下子喚回他的思緒,江玄立刻反應,滑步閃開了砍殺,同時揮動板凳直接打向對方的臉。
猶如鬼魅一般,那玩家的身子一沉,板凳驚險的橫甩過他的頭頂,勁風甚至讓他差點被帶轉了頭;瞬間就判明眼前敵人的危險性,他向後猛退開一步,卻踩中人行道上的一塊碎磚上,一個不穩就向後跌去,撞上葬儀社的立式廣告木牌,砍刀的刃直接卡進了邊上。
那玩家愣了一下,竟然直接鬆手放棄了武器,跳了起來連滾帶爬的要逃離這裡;江玄其實也沒有要追趕的意思,只是摸著腰包找車鑰匙,準備給葬儀社的小老闆開門——
卻沒想到,一轉頭,一個槍口就在他臉邊。
「什…」驚了一跳,江玄還沒來得及說話,獵槍就開了火,直接從後命中了那玩家的頸部,強大的火力一擊就將他打成了斷頭、瞬間觸發斷線系統,消失在空氣中。
在江玄驚愕的目光中,葬儀社的小老闆慢慢放下了槍,好看的眉頭卻仍蹙在一起。
「別破壞別人的財產。」他低聲呢喃。
江玄看著他,又看了一眼計程車上,被子彈開出的孔洞,終於理解早上的玩家到底為什麼會被圍毆了。

「你們……對自己的東西真的非常重視呢。」還有些震撼,江玄開口,吐出一句弱弱的感想。
「那都是拚命努力才獲得的東西,當然重視。」將來福槍收在了腳邊,小老闆看起來還是一臉不開心:「所以我最討厭破壞規矩的人了。」
「嗯。」點點頭,江玄簡單的表示理解。
視野中又彈出了一道紅光,排列出文字:

【本次全城掃描已結束!用時30分鐘,死亡人數:12】

隨著這句話的出現,小地圖也瞬間消失了。
十二個……那麼就還有三十八人正潛伏在這盜賊都市裡啊。
江玄微微皺眉,也察覺到了差異——上一場的《克蘇魯之書》,掃描時間整整超過一個小時,而且大概也就那一次而已,接著便進入了決戰期,應該能算是短時間內拼戰力的地圖。
而這次的《盜賊都市》,留給玩家的空餘時間非常充足,或許是個要悶聲發大財的玩法?思及此,江玄很快的從腰包裡掏出了車鑰匙,打開計程車門,司機的身子一歪就倒了下來,他連忙接住,感受到了沉沉的體重與冰冷。
連「這方面」也做得與現實毫無二致麼……
江玄在心中不知為何的嘆了口氣,轉過頭看著小老闆:「我帶進去店裡嗎?」
「嗯?……啊啊。」正拄住來福槍不知在想些什麼,小老闆在聽見他的話之後眨了眨眼,很快的露出笑容:「我一起。」說著他反手將槍掛回背後,很快的走到江玄身旁伸出雙手。
他原本就背著一把槍嗎…?江玄納悶,但之前實在是沒有仔細看過他的裝扮,所以也沒能想清楚。

小老闆與他一前一後的將司機搬進了葬儀社中,江玄看著他手腳俐落的在櫃檯桌上鋪好一塊白布,指示著自己將它放下,接著就又立刻輕快的在店裡走動起來,沒過多久就選好了一副棺材,拉著鐵鍊將它從半空牽了過來。
江玄抬頭看了一下,原來這些鎖鏈是以一種有序的方式安裝的,在天花板裡也有溝槽與滑輪協調,能隨需要拉動位置,這樣倒省了許多搬運的力氣。
黑色的棺材吊掛在葬儀社的櫃檯前,小老闆伸手碰了碰,眼看上頭乾乾淨淨的沒有一點灰塵,便滿意的點點頭。
然後,他轉頭,看了江玄一眼:「您要繼續待在這裡嗎?接下來的事情會很耗時間。」
聞言,江玄本要立刻回覆「要」,卻也隨即想起來,自己其實是在玩遊戲,而這是一局不能輸的遊戲。
藤雅隱藏在遊戲地圖中的線索,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有找到眉目;上一局是因為意外結束,這一局他需要拿下勝利。
而要拿下勝利——他已經沒有時間能浪費。
於是,江玄慢慢搖頭。
「明白了。」看著他,小老闆露出了體諒的笑容,溫和的點點頭:「那麼,之後的就交給我們吧。」
江玄也頷首,轉身正要離開,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頭問道:「你知道『採茶舖』在哪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