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這個垃圾!

本章節 2482 字
更新于: 2018-10-10
【玩家《空痕怪靈》吞噬了玩家《嘿啊嘿啊》!】
【玩家《我不是白目》吞噬了玩家《蔡蓓蓓》!】
【玩家《拉布拉大酒店》吞噬了玩家《子非魚》!】

「喔吼!」儘管眼中看見的不只是自己的擊殺提示,空痕怪靈還是舉起拳頭,振奮的吼了一聲:「看吧,這就是跟老子作對的下場!」
他高舉著左手,而右手上竟赫然提著一把XM214炮機槍!
江玄從後視鏡瞥到了一下,嘴角抽了抽,慶幸自己已經快開出路口了——那種東西可是能一分鐘射出4000發子彈的武器啊,要是對自己的車來個幾秒的話……
正這麼想著,江玄忽然看見,那個玩家研究了一下空氣,猛然轉向這裡!
「那丫的還有一個是吧,受死吧!」發出咆哮,空痕怪靈正要再次舉起炮機槍,突然一隻巨大的兔子手就朝他的臉上糊了過去!
「啊!?」嚇了一跳,空痕怪靈的手抖了一下,猛轉頭,大吼:「你他媽做什…」
「小子,你不懂規矩是吧。」一張臉直接逼到他眼前,已經拿掉了兔子頭套,滿臉橫肉的壯男大聲喝問:「你不懂規矩是吧!」
「什麼規矩?」被臉貼臉的吼了一聲,空痕怪靈整個人都震了一下,又立刻回神,猛的把炮機槍口直接抵在了壯男的兔偶肚子上:「我他媽管你規矩啊!有槍才是老大!」
瞬間,整條車道都停了。
「……咦?」江玄愣了一下,不過為了隱藏自己的動向也立刻停了下來,一把拉起了手煞車,然後——
所有的司機都衝出了車外,車門被一齊踹開的轟然巨響竟完全不輸給炮機槍的震撼。
「什麼…」空痕怪靈張大嘴,驚愕的看著眼前面色不善的司機們全都舉起了槍,黑洞洞的槍口全對準了他:「你們、難道說……!」
「不懂規矩的垃圾就該滾回去垃圾場!」發出咆哮,壯男直接將他向前用力一推,然後自己向後撲進了原本在幫忙發傳單的店內,甩上防彈玻璃門。
而司機們發出邪惡的笑聲,在空痕怪靈就要被推得摔倒、來不及舉起機炮槍那一刻,全都扣下了扳機:「去死吧,這個垃圾!」
整條街一同開火的音浪甚至傳到了旁邊的街區,連廝殺著的玩家們都不禁有些愕然,但隨即又投入回了戰鬥中。

【玩家《空痕怪靈》已死亡!】

這條提示彈出的那刻,並沒有人注意到,一台屁股被打了個洞的計程車,正悄悄的滑出了車道,轉過一個轉角之後就消失了。

……已經快要開到導航標示的葬儀社了,江玄剛剛溜出槍戰車道之後,立刻提高了車速,迅速的又混入了另一條車流中。
「……但是,那個是怎麼回事?」皺著眉頭,他低語:「他提到了規矩……那是什麼意思?」
很明顯的,那個被NPC集火幹掉的玩家,是做了什麼事情才會遭到圍剿;但是街頭開槍這件事情,江玄很「幸運」的,在開局沒幾分鐘就遇到過一次了,可旁人不僅沒有圍毆那些搶匪,甚至還很愉快的在看戲。
難道說只是不能用炮機槍嗎?不能用大殺傷力的武器?
江玄搖搖頭,應該不是這麼簡單。

一分鐘後,計程車急馳著衝出車道,一個漂亮的甩尾停進停車格,動作俐落得連路過的情侶都吹了聲口哨:「喲,技術不錯啊!」
江玄並沒有聽到他們的評論,因為此時他正轉過頭,注視著在副駕駛座上的那位死去司機。
從正面被擊中一槍,頭部中彈而死,他的身體靜靜的躺在那兒,計程車裡即使開著空調系統,卻還是掩不住逐漸發臭的血腥味。
江玄低下頭,合掌:「大哥,謝謝你的車,沒有它的話,我怕是要被追著打了。我現在要去給你找間葬儀社,讓專業的幫你走最後一程,一路走好。」
「……只是,」頓了頓,江玄遲疑著,最後還是咬牙道:「我現在手頭錢不夠,所以還得跟你借點,不多不少七個千,大哥要不介意,我就去掏你錢包和口袋了。」說著他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司機的臉。
既然這不是什麼魔幻地圖,那麼死人突然活過來肯定也不會發生;江玄做這些只是為了心安,以及……對人應有的尊重。
哪怕這是個遊戲,但裡面的人物讓他覺得,彷彿一切都是真實的,甚至比玩家們都要更像真人。
死去的司機自然一動也不動,江玄見狀,也慢慢吸了口氣,接著朝他伸出手。
突然,一聲槍響在附近響起,直接吊高了他的警覺心,把窗戶搖下了一條細縫,江玄就聽見了有人在大喊:「就在附近了,他可能躲在車裡,快點搜一搜……」
那人還沒喊完,一塊板磚直接砸在他的後腦,力道之大連眼球都被敲得爆飛出去。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羊肝帝》!】

江玄冷眼看著,車門半開。
接著他迅速的一個滑步,在那人的同夥發現自己之前就一個閃身,進入了路旁門面半掩的店家中。
建築的陰影落在他的臉上,使那個笑容更加陰森冰冷。
很久沒有因為憤怒而動手傷人了,江玄靜靜的瞇起眼睛,並未察覺自己完全沒有感到一絲歉疚,而是深沉的怒火:「至少,讓我能好好哀悼死者啊……」

店裡進來了一個滿臉笑容、卻渾身壓迫感沉重的人,坐在櫃檯裡,正在讀報的男人抬起頭,愣了一下:「你是來搶劫的嗎?」
「不是。」江玄緊皺著眉頭,打量四周。
這兒儘管相當明亮,卻也充斥著一片片黑影,來源是吊掛在半空的棺材,用鎖鏈懸在天花板上,隨著街道上的槍戰巨響,微微的顫動、遮蔽住白色燈管的光線。
「哦,那你需要啥?」語氣一下子又恢復了輕鬆,男人闔上報紙,露出專業人士般的笑容:「買個棺材好過年,收個骨灰罈討吉利?」
「我沒那種信仰。」正經的回答,江玄反手指了指外面的計程車:「我需要你幫我葬個人。」
「哦……好。」那男人又愣了一下,才點點頭:「那我幫你叫我們小老闆出來。」
他這麼說著,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走向櫃檯後頭的一扇小門裡去,江玄看見他一條腿的比例非常怪異,就像是沒有發育過一樣的乾枯細弱。
在那男人暫時離開的當下,江玄打開了自己的數值列表,確認了下自己這一局的狀態。

【玩家:玄米茶】
【力量:16】
【敏捷:14】
【防禦:16】
【體力:15】
【精神值:1000】

看起來除了剛剛被他飛磚砸死的玩家,還有最早他用板凳掀掉的兩三個搶匪也被計算進了自己的戰鬥力裡。
江玄皺了皺眉,如果擊殺NPC也能夠提升戰鬥力的話……
葬儀社外傳來了猛烈的槍聲,外頭的咆哮已經隱約能聽見了——「只要是個人都給我殺!」
「……。」靜靜的握起拳頭,江玄壓抑住心中再次燃起的怒火:「他們難道在大屠殺嗎……?」
「應該是吧。」淡淡的話語帶著笑意,從櫃檯後的小門裡飄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