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拜亞基、貓頭、匕首

本章節 2678 字
更新于: 2018-11-10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爆米花》!】

「這貨怎麼是裸著的?」江玄納悶的看著那個青年的數據身體化為碎片,略帶悲傷的搖了搖頭:「如果我沒殺他的話,他大概會感冒。」
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槽點滿滿的話,他正準備起身,不遠處的動靜立刻引起他的注意。
那是一隻手掌,正啪地抓住了書櫃的最頂層,慢慢發力著,要將自己給拉上頂端。
「哦……」看到又有人要爬上來,江玄眨了眨眼,輕手輕腳的跳躍過幾個書櫃上頭,很快就靠到那人的後頭一排,就蹲在那兒,靜靜的看著那人向上爬的背影。
不遠處,拜亞基抬起頭,正要往這兒衝過來,江玄一顆貓頭扔過去,成功表達了「待在原地」的指令。
……沒有視力的龍不能用手勢來指揮,這也有點難度。
他默默的記住了,然後繼續看著眼前的玩家完全沒有發現自己,流暢的爬上了書櫃頂端,蹲在原地左右看了看,正要站起身的時候——
「喵嗷。」一聲貓叫從他的右邊傳來。
「欸。」那玩家愣了一下,一轉頭卻沒看到想像中的貓,卻是只有一顆貓頭在櫃頂的木板上,就像顆圓滾滾的毛球,只不過其實是顆頭,而且還是一張好像很不耐煩的臉,簡直和真實的貓皇一毛一樣。
「唔哇,好噁心……」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也看見自己精神值被扣除5點的提示,不禁皺起了眉。
不管自己的精神值是多是少,被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給扣了點,是個人都會不爽。
「所以這到底是…?」他伸出手,謹慎的伸向貓頭,無視了貓頭的臉色大變,整個從「不耐煩」變成了最高警戒的野獸憤怒。
指尖一碰到貓頭的瞬間,牠猛然張口,直接吧喳咬下,狠狠的咬斷了他的手指!
「啊!」慘呼一聲,那玩家根本就沒想到這東西有這麼大殺傷力,猛的彈起身,向後摔去,沒有落地卻摔進了一個溫暖的…溫暖的……溫暖的什麼!?

江玄甚至沒有低頭,手起刀落,直接將撞進自己懷中的那人給割了喉,再快步走去,拾起已經氣急敗壞的貓頭,巧妙的避開牠亂咬的利牙,扣住毛茸茸的後腦,把牠給塞進了口袋裡。
「嗯,看來這樣是可以的。」低聲道,江玄的目光若有所思:「所以他們都會覺得噁心啊。」
將白紳士匕首穩穩的握在手中,江玄一個翻身躍下書櫃,落地時的音量被地毯完整的吸收。
「那麼,第二個要確定的……」說給了自己聽,江玄看著莫約十幾公尺遠的拜亞基,微微拱起身子,下一刻突然起步,衝了出去。
毫無預警就閃現在自己身前的人嚇了拜亞基一跳,整個身子都晃了一下,差點就要一巴掌拍下去。
「沒事,沒事啊狗子!」江玄連忙雙手抱住了牠的前肢,安撫的拍了拍:「抱歉,嚇到你了。」
拜亞基不高興的噴出一口氣。
讓再次不開心的溫順之龍冷靜了下來之後,江玄心中也有個底了。

他之所以做了剛剛那個實驗,為的是要確認自己現在究竟能有多快的速度,儘管敏捷已經達到了54點,不過他對這樣的數字不是很有概念。
所以在剛才的嘗試下,他已經大約知道了——現在的自己,若是全速奔跑的話,在其他人眼中將只是一片殘影,能追上他的,怕是只有子彈了。
只要地面尚在,他就能奔跑;至於如何在警備掃描已經結束的這種時候找到其他人……
「拜亞基,接著有任務交給你。」抬起頭,江玄認真的看著牠。
飛龍垂下頭,一臉不耐煩的模樣,卻在聽完了江玄的話之後,狡猾的咧開了嘴。

「路上…天上小心。」目送拜亞基張開了翅膀起飛,江玄也認真的拍了拍自己的臉,彎下了身,做起伸展和壓腿運動。
即使遊戲中的角色是不會發生抽筋之類的狀況,但他還是認真的做了一下準備,給自己心理建設,還有就是……討個吉利?
雖然如果有人看見的話,這完全就是個變態笑臉殺人魔正準備開始一場獵殺的場景,但似乎也沒錯。

做完簡短的伸展操,江玄抬起頭,看見拜亞基的身影正靜靜的潛伏在暗影中。
他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一凜。
「開始行動!」猶如攻堅的暴喝,江玄的聲音一出,整片五樓都立刻開始了騷動,所有玩家都嚇了一跳,到底是誰敢這麼囂張?
「哪個傻逼對自己這麼有信心的?」名稱叫做桃花運轉的男子背靠著書櫃,懷中抱著機槍,都還沒想好要不要過去突擊一番,忽然空中落下了顆球,打在他肩膀上,他才轉頭去看,下一秒竟是密密麻麻的天降毛球!
「什麼東西?」嚇了一跳,他定眼一看,才看到眼前竟然是一顆顆的貓頭,不禁罵出一聲:「我X他媽的克蘇魯!」
而這句話之後,一柄白刀從後方直接貫穿了他的心臟,「什麼…」愕然,男子艱難的試圖回頭,卻連個人影都未看見。

拜亞基振翅疾飛在半空中,用枯瘦的前肢不斷甩翻著一件學士服,將無數顆貓頭傾倒在書櫃之間的走道上;那些都是江玄從掌心裡噴了出來,全部都塞進上衣口袋中的,不受空間限制的玩家背包,此時竟突破了以往只能裝東西的作用,直接被當成了噴紙花般的「派對機器」!
而底下被貓頭空襲的玩家,無一例外的都表達出了滿心的熱情,例如——「呀啊,這什麼東西!」一個女玩家尖叫道,「貓嗎,這難道是貓嗎!」可能家裡有養貓的一個光頭男驚愕,「誰tm這麼缺德的,虐貓嗎!」有個大姐勃然大怒。
而這些發出叫喊的人,無一例外的,在下一刻就被收割了生命!
江玄的身影閃動在一條條走道間,直接比照拜亞基的狩獵方式,一聽見人聲就竄了過去,一旦有玩家發出被貓頭給傷害了精神的怪叫,就等於為自己招來了死神。
而且因為遊戲規則的支持,即使江玄的速度已經越來越快速,眼前的一切景色卻也依然清楚;這是為了不讓玩家因為數值過高而無法控制身體所準備的系統,因此也不會發生一秒衝過了走道,卻來不及轉彎而撞牆的尷尬場面。

隨著玩家的叫聲越來越少,拜亞基也已經抖完學士服裡那幾百顆貓頭,慢慢的飛到一個書櫃上蹲著看戲了。
江玄也終於停下了腳步,因為這一樓已經完全被貓頭低沉的喵嗚聲給淹沒了,即使再有人說話,除非是拜亞基那樣的聽力,否則其實也聽不出來了。
「……還不賴。」江玄反手將白紳士匕首插在腰間的學士褲腰帶上,胸口因為剛剛的奔跑而起伏得更大了些。
江玄垂下眼,觀察自己因為把上衣交給拜亞基而坦露的胸口,發現這個遊戲連「因為運動而出汗」的設定都有做出來,此時他身上正泛著一股薄薄的汗,胸口更是滑落了一滴水珠。
「那,先去穿衣服——」喃喃道,江玄正準備轉身,頭頂上卻突然落下了一個人影。
「去死!」那個玩家發出了震耳的吼聲,手中的長刀直接對準江玄的腦門砍下!
身子一偏,江玄讓自己的臉閃過了厚重的刀刃,沒有拔出腰間的匕首,而是直接用右手抓向了他的臉。

「哈,我…」發出勝利的叫聲,那玩家有剎那以為這人只來得及閃、卻來不及取出武器,但下一刻他聽見的聲音,卻完全顛覆了想像。
「吼——!」低沉粗暴的咆哮震動了整個圖書館,那聲音屬於原野中的王者;猶如惡花瞬間綻放在江玄掌心,巨大的雄獅頭顱一口咬碎了他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