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銀色間諜

本章節 2836 字
更新于: 2018-11-10
「呼。」慢慢的呼出一口氣,江玄看著手中的獅子頭咕咚一聲落了地,口裡還銜著偷襲自己的那傢伙。
玩家的軀體微微抽搐著消失了,而獅子慍怒的低吼了一聲,轉動雙眼瞪視著江玄。
「你跟我生氣做什麼。」江玄道,走了過去,彎腰將獅子頭給抓著鬃毛拾起來、塞進口袋裡。

那名玩家肯定想不到自己還有這一手,因為江玄自己也沒想到——藤雅給他的這個技能,他並沒有注意到居然是會「進化」的,從最早的家貓貓頭、到現在碩大駭人的獅子頭,攻擊力不斷的增加,已經完全可以稱作是殺器了。
不過精神攻擊貌似少了點,果然還是貓的頭更詭異的樣子。
「應該是剛剛給拜亞基存貨的時候升級的吧。」江玄思考著技能升級的契機,那時他可是非常努力的往背包裡放進一顆顆的貓頭,數量之多連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噁心了。
他也想到了,既然技能升級的還挺快,或許是代表每一局遊戲開始,這技能都會重置到初始狀態的意思吧……
等等。
「難道說這個技能……就算這局遊戲結束,都還會一直跟著我嗎?」江玄不敢置信,對自己得到的結論感到了驚愕。
確實,仔細想想那段知情者模式的錄音,聽藤雅的意思完全就是綁定帳號的惡意啊!
「那個該死的……」咬牙切齒,江玄轉過身,打了個呼哨,拜亞基便輕快的飛了過來,放下一邊的翅翼,讓江玄能騎乘上去。
「總而言之,快點結束吧。」江玄低聲道,用手掌按上飛龍的頸側:「到六樓去,我們把樓上給清空。」
拜亞基應了聲,揮下雙翼。
才剛起飛,一道火光從水晶球那方亮了起來,江玄轉頭,瞇起眼睛正想細看,忽然那火光一熾,直接掃了過來!

同一時刻,一樓的戰況激烈。
與樓上都不同,愛爾利娜的圖書館一樓有一半都劃為了閱讀區,此時只剩下焦黑的地面——剛才的爆炸太過猛烈,竟直接將整座圖書館都給夷為平地!
月光冷漠的照耀在逐漸傾頹的建築上,見證早已是破碎瓦礫的殘骸開始崩解,跌入地面震起灰燼亂飛。
「呼、呼……」站在那一片黑色沙風中,一個少年喘著氣,不是因為發動爆炸的疲憊,而是因為湧上心頭的狂喜!
「呼……哈哈哈哈!」獨站在爆炸的中心點,他仰起頭,笑了起來,無比的猖狂,無比的……令人厭惡。
「誰剛剛說可以一招打倒我的?誰啊?你看現在還活著的是誰?」
「是我啊!」勝利的咆哮粗暴野蠻,少年猛力一揮手,竟讓周圍地面瞬間爆裂開來:「我才是贏了這一局遊戲的人,你們這些普通的玩家怎麼可能贏得了我!」
「所以你果然開掛了呀。」涼涼的,小狐說。

少年愣了一下,猛一轉頭,看見剛剛與自己對敵的人竟坐在一塊牆上,笑得如沐春風。
「你……怎麼會,我明明用最強的……」驚愕的瞪著對方,少年的腦袋飛快的轉著,最後只得出一個結論:「你也開掛了!?」
所以剛才才能與自己打得難分難解!少年吼出那一聲,讓他的心裡踏實多了,反正兩個都是外掛玩家,只要對方敢舉報他,他就敢也舉回去!
《惡魔城》的打擊外掛措施他曾經聽說過,那可是驚人的雷厲風行,但是自己安裝的是最新型的「銀色間諜」外掛,所以除了被玩家舉報,完全不必擔心被偵測到。
至於對方……少年盯著他瞧,記住了那個名字,狠狠的瞇起眼睛。
「我說憑實力……你也不信吧。」悠哉的站起身,小狐輕巧的滑下了焦黑的牆面,翡翠色的雙眼愉快卻冰冷:「能入侵到《惡魔城》裡,你用的是『銀色間諜』?」
「就和你一樣。」少年抬起頭,驕傲的哼了聲。
「果然啊。」搖了搖頭,小狐看起來有些無奈,又有些……興奮:「那你應該知道,這遊戲暫時沒有辦法用程序阻擋這個外掛,只能靠玩家舉報吧?」
「當然。」少年的臉色變了變,這個人話怎麼這麼多?反正都是外掛玩家,那就直接來一場史詩級的互毆啊!
「所以現在對於銀色間諜的處理方式,還滿簡單粗暴的哇……」笑嘆了一口氣,小狐舉起手,輕輕一勾。
「什——!」胸口突然被一拉,少年錯愕了下,自己竟被瞬間拉到那人前面,然後被一拳貫在鼻樑上!

血液噴了出來,少年甚至過了一秒才感受到被削減的疼痛湧了上來。
「唔、嗚嗚……」他捂著已經被打歪的鼻子,搖搖晃晃退後,驚恐的看著眼前笑靨燦爛的男人。
怎麼回事?那是什麼能力?他記得銀色間諜沒有包含這個啊?
難道是又有最新版的了?
少年在瘋狂的往錯誤方向思考時,就聽見小狐又開口了:「給我站在那兒別動。」
隨著他的聲音,少年驚愕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真的立刻就被固定住了,連眼皮都不能眨一下,遑論掙扎!
「嗯……對了,讓你的頭部以上可以活動好了。」喃喃一般,小狐這麼一說完,少年就立刻又恢復了五官的自由,可是也只限五官——「你到底做了什麼!」他的聲音都已經抖了起來,用外掛橫行遊戲已久的他,首次嘗到不能「想做什麼做什麼」的恐怖:「你…難道你……」
「你應該知道,《惡魔城》抓外掛抓得很嚴。」悠悠的說著,小狐走向他,愜意的站在他眼前,伸出手:「知道我們怎麼處理銀色間諜嗎?」

——這個人是遊戲管理員!
少年瞪大眼,一張嘴唇都已經慘白了,顫抖著、吐出細小的聲音:「封、封號…?」
「啪」一聲,小狐直接抽了他一耳光:「不是。」
笑容依舊,他瞇起了眼睛,瞳孔裡有抹寒冷的怒火:「對付你們這種玩家呀,直接動手比較快。」
反手又抽了少年一耳光,小狐的聲音愉悅的高了一個調:「疼嗎?」
「好痛…」少年想要點頭,脖子卻也是被固定的部分,只能猛眨著眼睛,被嚇得快要哭出來了:「好痛……」
「騙誰呢,明明就有痛覺削弱系統。」小狐笑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臉,溫聲道:「要達到跟在真實世界被賞巴掌一樣痛,你知道要怎麼做嗎?」
「不知道、我不想知道…」少年恐懼的張大眼,心裡已經猜到了眼前這個瘋子接下來要說出什麼話——
小狐彎下身,愉快的舉起食指:「要把臉皮剝掉喲。」
他的指尖從唇畔輕輕地離了開,緩慢伸向了少年的臉龐,一切在少年的眼中慢慢的逼近,強烈的壓迫、還有這人身上的鋒利惡意,將他的恐懼直接輻射放大!

碰上他的瞬間,那少年的身影消失了。
「……沉浸艙強制斷線嗎。」小狐的臉色一下子垮了下來,不開心的收回手。
想了想,他又愉快的彎起了笑容:「算了,讓他嚇成那個樣子,當作警告也夠了。」
不過想想還是有點可惜……隨意的將這念頭拋開,他輕易的換了個思路,和在現實世界的負責人員聯繫上了:「這裡是小狐呀。」
「辛苦了,偵測到遊戲不正常結束,之後我們會給玩家發派補償。」對面的女聲聽來幹練,然後問道:「確認了嗎?」
「嗯,那小子是銀色間諜。」點頭,小狐笑著說道:「剛剛警告過了,希望他不會再犯囉。」
「……你這樣子,他會舉報遊戲的吧。」女聲聽起來有點困擾:「我覺得你該考慮一下風險。」
「風險當然是完美避開呀。」笑出聲,小狐得意的道:「我又沒有真的去掀他臉皮。」
「你居然用剝皮威脅嗎……!?」「好了好了,別生氣嘛。」愉快的打斷對方準備發火的聲音,小狐的眼神動了動,語氣也有些嚴肅了起來:「最近有誰比較有空的?」
「……暮先生。」女聲頓了一下,迅速做出回應:「他手上目前只有四個盯稍,要交給他嗎?」
「嗯,交給他吧。」小狐說道,揚起了惡意的笑容:「幫我轉告他……誰再給我開外掛,就殺到他懷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