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該開始玩遊戲了

本章節 2690 字
更新于: 2019-03-14
【玩家:玄米茶】
【力量:44】
【敏捷:54】
【防禦:44】
【體力:44】
【精神:520】

「嗯,居然變這麼強了…?」江玄愣了一下,也立刻理解了,這些都是之前自己殺死的拜亞基帶來的收益,特別是敏捷的數值,直接比其他都高上了一個檔次。
至於精神……這是克蘇魯地圖,只要沒歸零那就不是事。

心念轉動,他接著確認了自己技能,儘管已經知道有個藤雅的惡意,但還是看得一陣蛋疼:

【天賦—出血:主動技能(可繼承)】
【鍾愛血腥的古神榮耀你的力量,一次次的祭祀已經令你對如何汲取血液得心應手,由你造成的近戰攻擊將使傷口持續出血,除非擁有治癒道具或技能,否則將無法阻止,直到流乾最後一滴血!】
【「生時猶如火焰滾燙,死時猶如寒冬冰冷,它擁有聲響,生意盎然的搏動。」——杜蘭朵公主】

【天賦—貓頭神(2級):主動技能】
【貓族對你的崇拜與敬愛更上一層樓,即使是荒野的生命也願意為你所用,你的掌心將能召喚出一顆中小型貓科的貓頭,品種、性別與花色隨機。此技能不可疊加。】
【「我不為其他,就是想看你看不慣又幹不掉我的樣子。」——遊戲設計師藤雅】

【天賦—獵龍者:被動技能】
【你屠殺了無數的拜亞基之後,領悟到與龍族戰鬥的技巧,你將更容易發現龍族敵人的弱點所在,並且對牠們的攻擊力提升15%。】
【「老子喜歡狩獵,特別喜歡狩獵那些食物鏈頂端的傢伙!」——狂人酋長薩波諾拉】

盡可能無視了第二則天賦的敘述,江玄看著剛剛獲得的「獵龍者」,滿意的點點頭:「原來如此,對龍的殺傷力能增強……」
說著他轉頭,看了一眼似乎是準備趴下的拜亞基,然而對方完全沒有搭理他的意思。
江玄聳聳肩,即使只能在這一局裡使用這個天賦也足夠了,鬼知道接下來還會跑出什麼。

而至於剛剛獲得的道具,已經直接傳送進了玩家的「背包」裡——在這張地圖裡,就是學士服自帶的大口袋裡。
別看它好像只是個大點的口袋,但是在遊戲規則的建立下,裡頭完全能夠無限制的放入各式各樣的道具,除了那些太過巨大的東西、火焰等等不規則元素是無法的以外,這個口袋能掏出什麼都不奇怪。

江玄抽出了一枝石笛,這就是剛剛完成騎乘拜亞基任務的獎勵,坦白來說他有些不解。
就做工來說,這是非常粗糙的東西,不只是觸感、毫無雕琢的色調、彷彿剛開採出來的砂石表面甚至還會磕到手指,有種會擦傷的錯覺。
但同時,它卻也鑲著一顆顆墨綠與淡黃色的玉石,就像是天然結晶在上頭一樣。
「這個道具有什麼用?」困惑的皺著眉,江玄用雙手捧著這略顯沉重的石笛,注視著。
兩秒之後,物品介紹便彈了出來,而江玄邊閱讀著,邊張大了眼。

【拜亞基石笛:道具,可重複使用】
【等級:SS】
【使用限制:僅能於西洋類—幻想地圖異域地圖使用】
【裝備效果:吹響之後,無論在何處都能召喚出一頭溫順之龍.拜亞基,並無條件獲得騎乘許可。每局遊戲中不限制使用次數,但一旦拜亞基死亡則無法在同一局遊戲中再召喚。】
【「你大可為此而安心,因為拜亞基伴隨於你。」——風之祭祀多羅希爾】

江玄看著這介紹,一股喜悅湧上心頭,轉頭再看了身旁的拜亞基一眼,只聽見牠低沉的嗷了聲。
擁有這枝石笛,意味著自己之後的戰鬥,都將有一個強悍而可靠的戰友,與自己並肩作戰。
這或許是他在進入《惡魔城》以來,最開心的時刻。

這麼說起來,「那個,所以你是這一局跟我一起的拜亞基嗎?」他抬頭,向自己身旁的那頭龍問道。
輕輕顫了一下翅翼,牠轉過頭,發出低低的輕嘶。
江玄看著那張雙眼完全退化的臉孔,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用指尖去觸碰。
牠沒有一點抗拒,任由江玄的手慢慢觸碰著自己的臉,就像是一條訓練有素的獵犬一樣,靜待指令。
「……感覺很不錯……」輕聲道,江玄收回了手,掌心晃了一下,一顆貓頭從裡面迸了出來,發出低沉的嗚嗷叫聲。
而另一手上,白紳士匕首隱在飛龍的陰影中,微微閃出光芒。

拜亞基、貓頭、白紳士匕首。
「好了……」發出低低的聲音,江玄站起身,那張怪異的笑容仍掛在臉上,雙眼透出冷酷的堅決:「該開始玩遊戲了。」

愛爾利娜圖書館現在變成了一分為二的戰場,二樓以下是一邊,四樓以上是一邊,中間的二、三樓層,即使還有玩家會進入,卻也就是零星幾人。
「敢不敢跟老子拼刀啊,渾蛋!」躲在書櫃之後,一個青年朝著對面的敵人咆哮,回應他的卻是一連串的子彈,精準無比,打得他完全不敢露頭。
「可惡,要不是老子的巴雷特沒了,早就把你們打到腦子開花!」青年咬著牙,氣憤的嘶了一聲,然後又被一串槍擊給打到縮回原位躲著。
現在手裡只剩一把軍刀,要突破這種狀況,根本是不可能的啊!
青年不甘心的嚥回一口罵聲,準備悄悄的溜進影子中,盡可能悄悄的逃離這裡。
他已經試過了,這些書櫃是可以爬的,只要自己爬到上面幾層,就有可能脫離那個槍手的視野中。
「繼續等著吧,你個龜孫!」冷笑了一聲,他立刻著手,把衣服全給脫了,把書頁揉成一團團的填進去,迅速的做出一個假人來。
他並沒有發現,一團黑影正掠過他的頭頂,並且一分為二!

「……嗯?」
本來正對著自己這條書櫃走道射擊的槍響突然停了,一腳剛踩上書櫃的青年立刻警覺過來,難道已經發現在那裡假裝窺伺的是假人嗎?這麼快就能識破,對方的眼神也太好了吧?
那接下來,是要過來檢查嗎?
思及此,青年發出了猥瑣的笑聲,迅速又向上爬了兩層,拔出藏在內褲裡的軍刀,準備只要敵人一出現,就跳下去踩死他丫的!
突然,那槍響又響了起來,卻比之前快得多,彷彿陷入了恐慌!
「怎麼回事?」青年皺起眉,不解的望向那方,而在這個高度,他隱約看見了那方戰況,立刻瞪了大眼——明明早該退場的拜亞基,正在低空亂竄,兇悍的襲擊著那名槍手!
儘管對方擁槍自重,但那東西的鱗甲有多硬早就眾所皆知,自己也是一樣,根本沒能殺傷任何一頭拜亞基,就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狙擊槍被扭成廢鐵。
伴隨混亂的槍響,拜亞基的身影晃動了一下,猛然探頭,而後一聲淒厲的慘叫響起,再是恐怖的撕裂聲。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你大爺》!】

眼前彈出了提示,但青年只當這是從另一個戰場傳來的消息,只是恐懼的吸了一口氣,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他是有發現拜亞基是靠聲音索敵的,所以自己現在正扒在書櫃上,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該怎麼辦?
青年冒著冷汗,咬著牙。
突然,一抹黑影籠罩了下來,完全抹去眼前的月光。
青年愣了一下,顫抖著抬頭,只見一個瘦高的男人正蹲在書櫃的頂端,對他露出笑容。
下一刻,他的脖子被猛然掐住,直接拖上了書櫃頂端,摔在上頭。
「等等,別殺我,我…」「不。」那男人只應了一聲,刀刃壓上他的喉嚨,向旁甩開。
喀啦!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爆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