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合作者

本章節 2772 字
更新于: 2018-11-10
【合作吧。接受的話,就拿去包紮。】

簡單明了。
江玄抬眼,望向白月。他就坐在了巨蛇死去的身軀上,用一種絕對不可能突然跳衝過來砍他的姿勢,等待他做出選擇。
他知道白月是故意擺出這種姿勢的,在天賦寂靜的狀況下,肢體語言是他唯一的選擇,而這種近乎是葛優攤的坐姿,也是他表示自己不會偷襲的善意……嗎?
江玄很懷疑這點。

但是他確實需要與人合作,至少這一局他需要。
在沒有人指導之下,第一次玩這遊戲就想贏,簡直是天方夜譚;但是自己沒有多少時間與精力能浪費,《惡魔城》中的地圖有數十張,他必須全都贏過一回、才能將藤雅分散於此的線索尋找齊全。
而且,即使白月突然窩裡反,也不過是恢復到原本每個人都是敵人的狀態而已。
心念已定,江玄俯身,拾起了那個繃帶,望著白月注視自己的眼神,抽出了一段,穩穩的束在自己被割裂的拇指上。
指腹的傷口立刻以遊戲中應有的速度迅速復原,而白月也挺起了身,從巨蛇的身上跳了下來,落地沒有一絲聲響。
江玄站在原地,謹慎的看著白月踏出步伐——然後又頓在原地。
紅髮的小傢伙低頭,瞥了一眼巨蛇的身下,朝他招了招手,一副要他過去的樣子。
「你在搞什麼?」江玄揚聲問,反正現在這個展廳裡只有他們兩個人,警備掃描的地圖上甚至只顯示了他一個人。
這麼說起來,三樓的另外一個展廳裡,還有六個紅點在亂竄,照那樣子來看,似乎還在交戰中。
……也是警備隊嗎?
「過來。」白月終於發出聲音,只是這似乎是非常努力的,用原本應該是大吼的聲音,才終於化作細微的叫喊,傳進江玄耳裡。
皺著眉看了那方一眼,江玄還是小心的靠了過去。

「怎麼了?」站到了巨蛇的身前,江玄問。
「那個。」指了指巨蛇的身體之下,白月的聲音平穩:「《惡魔城》之中,擊殺敵人之後,對方有機率會掉落道具。」
「金色的,代表是SS級道具。」這麼說著,白月讓開位置,讓江玄能伸手將那東西拖出來:「掉落的道具最高到SSS級,但是SS聽起來雖然很不錯,但是實際上一局遊戲裡大概都能獲得一、兩件,沒那麼稀有。」
江玄聽著他的聲音,察覺到白月應該也和自己想到一塊去了。
——要贏下這場遊戲,江玄必須學會「怎麼玩」,像是這種道具的掉落、數值的變化、技能的規則等等的事情,由白月教給他,比起他自己瞎摸索要更快更精準。
而對白月來說,他也正在讓自己的隊友盡快變強,畢竟對方的戰鬥力擺在那兒,隔壁廳六個人都還打不下的三樓警備隊,這丫自己空手屠了,只要再把常識知識面補全起來……就只剩經驗差距了。
白月笑了笑,這個差距在他看來,還是足夠自己在最終對決把江玄捅死的。

江玄花了點力氣,才把那東西從巨蛇身下拖了出來,一看之下,是個熟悉的傢伙。
那柄長槍橫躺在他的手中,沉重卻溫熱,在江玄注視著幾秒之後,展開了藍色光字:

【伊格之子的長槍:近、中距離武器】
【等級:SS】
【使用需求:力量達到18,敏捷達到15】
【裝備效果:以槍刃使目標負傷將使其中毒,持續扣血;精神值低於500即觸發武器技能——毒牙:使用伊格之子的長槍令目標負傷,將造成雙倍傷害(外傷),50%機率造成雙倍中毒效果】
【「離開,或是成為我父伊格之饗宴。」——伊格之子】

看著武器的介紹,江玄不禁感到汗顏,要是剛剛知道這東西居然是劇毒武器,他可能也不敢貿然跟牠鬥。
但是現在,這把長槍已經屬於他了。
說到這個,「我想去找你的刀。」他轉頭,看向正歪頭瞧著他的白月,道:「那把白紳士匕首,被我丟出去了。」
「我有看到。」白月聳聳肩,一副配合的樣子:「雖然不是特別在意……好啊。」
他不在意?
江玄挑眉,有些訝異,向印象中匕首掉落的方向走去的同時,也開口問道:「你為什麼不在意?」
在他看來,那把匕首相當有用。
只見白月靜靜的走在了他的身旁,一雙眼睛看不出在想什麼:「我有其他的刀,而且……我不喜歡它的技能。」

「這麼說吧,」抬起臉,他對江玄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如果這遊戲有分職業,我就是玩刺客的。」
「潛入、跟蹤、暗殺,對我來說是最容易獲勝的手段。」小學士的步履輕快,輕鬆的跟上了腿比他長上許多的江玄。
而江玄只瞥了一眼就明白了,即使這裡不是絨布地毯上、即使他並沒有天賦寂靜的輔助,白月的腳步也肯定不會有一絲聲響。
「剛剛,因為是想把你直接按死,我才會觸發白紳士的技能;否則,像那樣子的追蹤方式肯定會被發現的。」說得輕描淡寫,白月的笑容露出一抹狡猾:「用那東西追人,還不如我自己上呢。」
江玄想了想,如果說他不怎麼喜歡那把刀的話……
「那,你應該喜歡帶毒的武器,對吧?」他問。
「超喜歡。」點點頭,白月看向他,歪了歪頭:「感覺你問這個,有目的呀?」
「嗯。」點頭,江玄已經看見不遠處的地面籠罩著一團金色光暈——SS級道具的掉落顏色。
「我想問,能不能交換。」他說,與白月一同走向那柄躺在地上的匕首,並且舉起了手中的長槍:「用伊格之子的長槍,跟你換白紳士匕首。」

白月沉默了一下,看著江玄彎下腰,拾起匕首拿在手中,然後轉過頭一臉期待的望著自己。
嗯,也不算是一臉期待,光是那張恐怖的笑臉就完全泯滅了任何的正常情緒,唯一透露感情的應該就只有那雙黑色眼睛,可還是很詭異啊……
總之,他感受到他的期待了。
「我沒有用過長槍。」但,他還是搖搖頭:「我不想換。」
「哦。」江玄低下頭,輪流看了看手中的長槍與匕首,看起來相當失望。
白月看著他,偏開眼神去看了一眼小地圖。
警備掃描再過一個半小時就會結束,接著他們要再出擊去獵殺其他玩家的難度也會提高。
儘管現在兩人都已經各有一個人頭了,但是在遊戲規則的作用下,殺越多人,能獲得的數值加成就越多。
他們再不開始累積自己的數值,到後期就只能被按在地上摩擦。
要知道,剛剛看見的一些擊殺提示,那可都是些到中期就能把警備隊單手捏死的怪物啊……
嗯,雖然自己也是其中一個就是了。
三樓還有兩個紅點,正飛速的往這裡衝來,至於其他四個人……估計都死在了與警備隊的戰鬥裡吧。
對自己有利。
「行了,別再低落了。」突然拍了江玄的肩膀一下,白月看著他驚得震了一下,不禁心情好的笑了聲:「你看一眼地圖。」
「什麼…欸?」江玄依言,一看那警備掃描地圖,眉頭就皺了起來:「隔壁廳的人,打完了嗎……」
「嗯,而且沒看到玩家的擊殺提示,應該都是被警備隊幹掉的。」白月陰陰的笑了聲,朝江玄伸手:「把那把槍給我,我們分開行動。」
「為什麼?」江玄問。
「他們靠得很近,卻沒有互相打起來,很有可能是像我們一樣,暫時達成合作。」白月說得輕而平靜,一雙暗紅的眼中不掩惡意的愉悅:「現在地圖上,只顯示出你一個,所以他們會追著你來,麻煩你當個誘餌,我要試試這東西……」
聽著小學士不懷好意的笑聲,江玄竟感覺背後有點涼;儘管如此,他還是謹慎的把長槍遞給了他:「你能打兩個嗎?」
「哈。」白月發出笑聲,將長槍握在了掌中:「你回去之後,給我滾去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