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袖劍

本章節 2626 字
更新于: 2018-11-10
目送著白月消失在書櫃的暗影間,江玄微微皺眉,總感覺他和自己合作之後,氣場有些變化了。
而說到變化,他想起另一件事情,於是握著白月留給他的白紳士匕首,邊向另一頭慢跑起來,邊打開了數值列表:

【玩家:玄米茶】
【力量:19】
【敏捷:20】
【防禦:19】
【體力:19】
【精神:700】

整體數值可以算是提高了不少,看來是連警備隊的數值也被吸收到了自己的力量中,至於精神增加了一點點的原因……江玄猜想,或許是因為受到別人的幫助,還有與人合作會出現的安心感造成的吧。
不得不承認,即使曾經與白月廝殺過,但是能和人合作,確實讓人心底踏實不少。
……這種設定,也是藤雅設計的嗎?
江玄不禁思考了起來,而此時,展廳的大門發出了被推開的吱呀聲。
「來了麼。」只稍稍向後瞟一眼,江玄拔腿就跑。
其實沒有什麼目的,只是單純的往前衝,向樓層的盡頭跑去,地圖上,那裡有一座貫穿各樓層的螺旋梯,讓敵人誤以為自己準備逃跑而死命追趕,殊不知還有一個說自己玩刺客的傢伙在虎視眈眈。
江玄奔跑的速度不很快,刻意控制在對方奔跑速度能搆到的距離;很快的,兩道輕卻凌亂的腳步出現在身後。
此時江玄已經衝進展廳邊緣的閱讀區,這裡沒有書櫃的遮掩,並排的圓桌座位在大窗下照耀著銀色月光。
看見眼前景象的時候,江玄愣了一下,感受到了純粹的震撼。
圖書館盡頭,那是一面完美得猶如不存在般的玻璃,作為牆壁鑲嵌在那兒,在它前面有左右兩架黃銅螺旋梯,還有——月亮。
江玄眨了眨眼,才反應過來那是什麼。
那應該是顆巨大的水晶球,正對著外頭的月亮,將星光月色映照著,彷彿將那些柔美的光線都包容在球體中。
而它的大小也令人訝異,似乎是與半座圖書館一般高大,在三樓的江玄正好看見接近中央的部分,所以才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這是顆圓型。
身後的腳步聲已經逼近,江玄立刻回神,迅速的轉身準備面對敵人,卻忽然聽見「喀嚓」一聲——有人上膛了!

眼前那個握著白色匕首的男人突然回身,正在追擊的兩個人都嚇了一跳,精神值直接往下掉。
「那個笑臉是什麼鬼?」咆哮了一聲,握著刀的男人腳步差點踩歪,連忙正了平衡,揮著手中的愛刀砍了過去。
「嚇了我一跳。」身旁傳來低低的嘟囔聲,和自己一起開黑的好友話不太多,但是動作俐落,已經舉槍準備掩護好他,清脆的上膛聲分外令人安心。
下一刻,他們的目標忽然腳步一歪,就朝一組桌椅後閃過去。
「想躲嗎。」還是小聲的咕噥著,他的隊友連開三發:「那些東西,實際上是擋不住的……呃。」
突然聽見一聲梗塞,握刀的男人剛踏出的腳步又一抽,轉回頭的時候,猛然張大眼。
一塊紅色的刀刃正從他的隊友的喉嚨裡破了出來,另一塊則從胸口,襲擊的人在他背後,矮小的身影幾乎被影子遮蔽。
下一刻雙刀就抽了回去,他眼睜睜看著隊友無力的跪倒在地,而襲擊者的目光直接轉到他身上。
男人連忙舉刀防禦,卻突然發出「咦」一聲,低下頭去。
他看見,自己的胸口,正慢慢的突出一道白光,那色調極美,即使穿過了自己的心臟,也沒有染上一絲血色、純白無瑕。
而後,沒有一點聲音,在他終於反應過來自己被殺死的那刻,數據的軀體也就此破碎,為敵人吸收。

【玩家《白月》吞噬了《許願星》!】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黑暗火鍋》!】

擊殺提示彈出的同時,展廳之內,又復寂靜。
「……。」江玄垂下了手臂。
屍體已經消散,他不需要花力氣收刀,這樣的感覺倒是頭一遭,或許能作為自己在遊戲中殺人的適應步驟。
坦白來說,他還是不太習慣對人下殺手,剛剛算是鼓起了毅力和冷酷才能快狠準的捅進別人的要害裡。
相對起來,白月就……
江玄抬眼,看向他。
小傢伙正看著空氣之中,應該是在檢查自己數值的提升,左手是一柄長而扁的短刀,看起來就像是把伊格之子的長槍給折了、直接拿槍刃當刀使;而右手是一片……
「袖劍?」江玄驚訝的張大眼,這種武器向來只在幻想作品中出現,儘管在各類遊戲之中也相當熱門,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
……不,仔細想想,白月之前才用這東西襲擊過他的樣子。
「嗯?」聽見他的聲音,白月將眼神投向他,哦了聲:「是啊。這是我最喜歡的武器。」
說著他舉起右手,將刀刃抬到江玄眼前,將自己的目光又轉回數值列表上,似乎不怎麼在意:「要看武器資訊的話,只要觸碰著,再注視超過兩秒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
江玄舉起手,小心的用指尖碰上袖劍的護手甲,感受到冰涼的金屬溫度。
很快的,藍字也跳了出來:

【蛇骸袖劍:近戰武器】
【等級:SS】
【使用需求:敏捷達到12,精神低於800】
【裝備效果:每次攻擊都將造成三公尺內所有人10~20點精神傷害,使用此武器將兩人以割喉方式擊殺後,即開啟武器技能——亡靈蛇的詛咒,使攻擊附加毒效果,該效果持續到解除武裝為止。】
【「殺戮必須誠心誠意。」——蛇骸氏】

江玄有點訝異,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武器技能是以殺人觸發的,而且這麼說起來……自己剛剛好像應該待在前面當誘餌就好,讓白月將那兩個玩家割喉,就能觸發武器技能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白月現在已經有兩個擊殺數,但好像沒有一個是用割喉取得的,所以也許他不在意吧。
江玄想了想,不,就這個人給自己的感覺,他可能早就在刀刃上抹好毒藥了,根本不必等技能觸發……
「好了。」發出聲音的同時,白月抽回了手,輕輕一甩就讓袖劍無聲無息的收回了袖中。
他轉過身,輕快的走向黃銅螺旋梯:「差不多,該開始狩獵其他人了呢。」
江玄嗯了聲,確實該開始了。
現下圖書館已經不再寂靜,在警備隊出擊後,廝殺與咆哮聲不斷的傳來,在月影幢幢間迴盪。

「……還有啊,」淡淡的,白月的眼神瞥向江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剛剛你靠那麼近來看武器資訊,不怕我直接做掉你嗎?」
江玄頓了一下,一股微妙的情緒昇上了他的心頭,相當的純粹,有些灼熱,令人感到了隱約的疼痛。
這種感覺,他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了。
名為殺意。

「不怕。」但他搖搖頭,語調自然,一步步走向了螺旋梯。
白月望著他向自己走來,微微張大眼,露出笑容。
身體沒有一點震顫,屏住了呼吸,他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右手之上,蛇骸袖劍的重量輕巧。
再靠近三步,再靠近兩步,再靠近一步——

「如果你背叛了我……」平穩的敘述,江玄的目光靜靜的、落到白月臉上,那個詭異的笑容照耀在月光中,柔和冰冷:「即使這一局輸了,我們以後還是能遇上。」
江玄深深的望著白月,感受到流竄全身的決斷。
「我會殺了你,只要我知道你在。」

「……。」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白月將袖劍刺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