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與蛇兵之戰

本章節 2716 字
更新于: 2018-11-10
【精神值-100!】

系統的提示跳了出來,江玄微微張大眼,驚愕的看著自己的精神值直接降低到680。
「光是遇敵就會掉精神值嗎?」他喃喃,但隨即又啊了一聲,不悅的皺起眉頭:「原來是這種地圖……」
他原本以為,《惡魔城》和傳統的大逃殺遊戲差不多,只是背景題材更加多元豐富,現在看來,並不只是這個差別而已。
克蘇魯神話體系之中有個設定,使它在各個解謎、恐怖、冒險遊戲中大受歡迎,就是能代表玩家精神狀態的san值,也就是精神值。
而其行使的方式,說來簡單粗暴——只要三觀被顛覆,就會被扣掉一些san值,直到被扣到底,便會出現相應的後果:可能是發瘋,可能是瞎了,也可能反而進入狂暴狀態變得更強,端看遊戲設計師的決定。
至於「直接用人眼面對古神,會被精神震撼而死」的設定倒是比較少見,畢竟遊戲裡不需要一個連瞧一眼都不能的NPC。
在《惡魔城》之中,藤雅顯然也興致勃勃的加入了精神值的設定,而讓這數值大放異彩的地圖,毫無疑問的就是這張《克蘇魯之書》。
玩家的精神值在這張地圖中的動盪將遠遠高於其他地圖,一旦接觸到邪神相關的事物就會立刻被扣除精神值。
這也是為什麼江玄的精神值不知不覺就下降了兩三百點,白月能簡單就讓自己的精神值低到能觸發白紳士匕首的技能——克蘇魯傳說的文獻,只要看上一眼就會損傷他們的精神,這倆扔書扔得火熱,不扣他們扣誰?

江玄大概猜想到了這地圖的設計重點,臉上儘管還是那張怪異的笑容,眼神卻明顯的又陰沉了幾分。
藤雅那傢伙,果然有病……
「沙……」眼前揚起了聲響,令江玄立刻回神。
巨蛇士兵手握著長槍,以謹慎的速度慢慢朝他遊了過來,血紅的眼中沒有掩飾一點殺意。
而江玄也一樣。
眼前的怪物並非人型,對他來說連最後一點心理上的牽制都徹底解除,是時候狠狠的發洩一波了。
從藤雅帶來的不爽、到白月挑起的慍怒,還有從開局到現在自己都不能好好釋放拳腳的暴躁……
「我忍得夠久了。」低低的聲音從口中流瀉出,猶如餓狼的嘶鳴:「過來吧……我要殺了你。」

巨蛇士兵突然縮起身,擺出蛇類的攻擊姿勢,下一刻猛然彈出,將長槍與蛇牙高速刺向江玄。
江玄直接蹲下,蛇兵的頭與槍擦過他的頭頂,狠狠撞在牆上,竟撞出一個凹裂痕跡,破壞力至少跟一台車輛能抗衡!
牠發出一聲怪叫,立刻要抽回身子,江玄把握這短短瞬間,伸手直接抓住了蛇兵握槍的手指,徒手將一片指甲給扯了下來,天賦的出血立刻觸發,那傷口噴出比正常傷害要更猛烈的血濺。
「嘶啊啊啊啊!」發出淒厲的吼叫,蛇兵幾乎是從牆裡彈了出來,蛇眼一對上江玄的剎那就揮動了長槍掃來。
向後退了一步精準的閃開,江玄感覺得到自己的意識正逐漸清晰起來,彷彿又回到了以前受訓時要躲開訓練官攻擊的對打之中。
當時只要閃開一次就加一分,完全沒被扣分的人就能獲得一塊A5級別的牛排肉。
而江玄,喜歡吃肉。
手中握著那塊黑色的指甲,他一閃開蛇兵的攻擊就採取了進攻,儘管敏捷之類的數值並不是特別高,但是也已經足夠了!
而蛇兵因為手部受傷,對長槍的操控明顯也有些不穩,被拔去指甲的那手甚至都開始顫抖,所以——
「放下武器!」不自覺的喊出工作用口號,江玄此時的聲音低沉有力,腳步一踩就是一記狠踹,竟然將來不及舉槍防禦的蛇兵再次踹到了牆上,在牠動彈不得的短暫瞬息,將指甲直接戳進牠的右眼。
淒厲的尖叫再次響徹展廳中,尖銳得令江玄以為窗戶會被音波給震碎。
他的頭歪了一下,被這聲音一吼,他從耳裡的刺痛能猜到自己的內耳肯定受了傷。
但是一耳換一眼,還算值得,而且……
江玄瞇起眼睛,再次出手,暴力的拔下蛇兵另一手的指甲,這次他的拇指因此被切開一道深深的血口,但這點疼痛幾乎不會影響他的行動,一扯下那片利爪,就立刻迴身、避開了蛇兵的暴怒咬擊。

而此時,紅髮的小學士正靜靜的潛伏在後方書櫃中的暗影裡,看著眼前戰鬥,不禁感到了一絲心虛。
《克蘇魯之書》的警備隊,他也曾經交過手,儘管當時並不是面對三樓的物種,但是難纏的程度並不一般;很大的原因是出在牠們奇葩的外型,所以大多數玩家打起來都束手束腳的。
可是眼前這個人,居然打得比自己還猛!
難道說是不敢打人,所以對上這種非人生物,才能真正展現實力的類型嗎?
雖然比較少見……
那麼,「等到他能輕易殺人……」白月輕輕吐出聲音,瞥了一眼身邊的小地圖,上頭依然顯示不出自己的位置。
「……就這樣吧。」留下了飄散的話語,他望著那方戰場,邁出腳步。

江玄與蛇兵的戰鬥仍在繼續,完全不在意手上的鮮血,他大膽的衝了上去,避開長槍的刺擊,迅速閃到蛇兵的右方,進入牠的盲區。
蛇兵顯然也立刻明白他的心思,發狂似的咬向江玄,他卻一彎身,向前撞去,直接衝進蛇兵的懷前,將那隻指甲狠狠插進牠被拔去指甲的傷口中。
「嘶!」沙啞的怪叫一聲,那怪物的雙手終於都鬆動了,江玄一把抓住長槍,猛力抽出之後,反手捅向牠的胸口,卻毫無斬獲的被蛇鱗給彈開。
「呵,挺硬實的嘛。」江玄低沉的聲音從那張笑嘴中飄出,剎那間竟詭異得像是在冷笑。
揮轉長槍,他向後一躍,俐落的再次閃避蛇咬——失去了手中兵器,蛇兵也直接靠本能發起了猛烈的攻擊,更加迅猛、更加致命。
可在江玄看來,這只不過讓這場戰鬥更無懸念。
手持武器的人類和野獸,究竟誰勝誰負,在幾百萬年前就已經注定。
巨蛇咬了過來,而他蹲穩步伐,槍口迎敵。
「啪嚓!」
一聲清脆的聲響,江玄被牠的衝力撞飛一段距離,再次撞到牆上去,發出沉重的碰一聲。
他的雙手已經空了,那柄長槍直直的貫穿了巨蛇的上顎,捅進了牠的頭骨之中。
空氣停頓了一秒,下一刻牠發出了微弱的咆哮——「嘶嗚嗚嗚……」
江玄張大眼睛,這種怪異的音量,他認得!
口中還插著長槍,巨蛇痛苦的揚起了上身,最終瞄準了江玄,用瀕死的身軀砸下最後一擊。
他迅速向旁一滾,輕易的閃開了,但巨蛇撞上地面的剎那,依然帶起驚人的衝擊力,顫抖的震動掠過江玄的腳邊。
然而泛起的聲音仍然幾乎是沉寂,只有一道微弱的「碰」,甚至比當初自己用書砸人時更加小聲。
巨蛇倒落在地毯上,微微的抽搐了幾下,便再也不動了。

卻還不能放鬆。
江玄沉默著,單手將自己從牆邊撐了起來,迎向那個從巨蛇背後慢慢站起來的人影。
「白月……」低沉的聲線震動著空氣,他的眼神冰冷,慢慢擺開架勢:「你想死麼?」
搖了搖頭,站在巨蛇屍身上的小學士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暗紅的雙眼看著江玄,像是已經做了什麼抉擇般坦然果斷。
而後,他抬手,將一顆東西遠遠的、輕輕的拋過來。
江玄一驚,本以為是手雷或是毒氣彈,但卻也很快的看清楚飛在空中的——那是一捲繃帶,在遊戲中能治癒輕傷的道具。
「……。」他皺起眉,看著繃帶落在自己面前不遠處,滾了兩圈,露出裡面寫的黑色筆跡。

【合作吧。接受的話,就拿來包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