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萬念俱灰

本章節 2001 字
更新于: 2018-10-01
隨著還款日期越來越近,錢惠香對我們、尤其是對我的態度越是惡劣。因為她是基於理智做出性交易的決定,然後輸給感性才答應我回絕此事,由於還款過程並不順利,她很自然地將怨恨轉移到我身上:「都是因為你阻止我,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能理解,也不怪她。

再過三天,錢惠香就必須給債權人回覆了。

我們什麼都做了。

絕望仍掐著錢惠香的脖子。

「早說過不要管我了,浪費時間。」

錢惠香輕聲低喃。

所有人都知道她在說氣話,沒有人在乎她的無禮。

除了黑玫瑰之外。

「真是活該,這就叫做惡有惡報嗎?」

「……黑玫瑰。」

我立刻喝止她,可是她並沒有住口。

「擺出這種高傲的姿態,也難怪別人不想幫妳,連我看了都討厭。」

「黑玫瑰!我要妳立刻停止!」

「……哼。」

直到我第二次開口,黑玫瑰才嘟起嘴巴,瞪了我一眼後不服氣地將臉撇過去。

我偷瞄了錢惠香一眼,希望她沒空跟黑玫瑰計較。

她兩眼無神癱坐在會議室的沙發,像是沒有力氣、也不在乎外界的任何事情。

「那你們呢?你們就很高尚嗎?」

但她卻開口了。

「你們的行為只是偽善,打從一開始,你們就認定我們沒救了吧?幫我只是自我滿足,想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罷了。」

毫無隱瞞的譏諷。

錢惠香簡直在嘲笑我們的努力。

然後她緩緩將視線移向黑玫瑰。

「而妳呢?黑玫瑰。我看了妳在網路上的影片了,老實說我都快吐了,妳根本就不想幫我呀?何必昧著良心說謊話呢?真令人噁心。」

「妳這個賤人……」

我立刻抓住黑玫瑰的手。

她激動地回頭看我一眼,眼睛瞪地老大,漂亮的臉蛋因憤怒而扭曲。

我默默搖搖頭。不求別的,只希望她別讓事情繼續惡化。

她咬了許久下唇,最後仍對錢惠香撇下一句:

「……花錢在妳身上簡直浪費。」

「我又沒拜託你們?」

現場氣氛本來就夠黑暗,被她們兩人一吵又變得尷尬起來。

事實上,黑玫瑰或許將我們所有人的心聲說出來了。

怎麼說我們也是卯盡全力想幫錢惠香集資,儘管這種努力是九牛一毛。但身為當事人的她,卻擺出這種活該的態度,好像在否定我們的努力似的。

看了實在不舒服,也會令人喪失鬥志。

但錢惠香還能怎麼辦?

她真的快被絕望逼瘋了呀!

她需要宣洩管道,需要釋放心中壓抑的情緒。如果給她冷落一番能讓她心裡好受一點,那也算值得了。身為她的朋友,接受、並包容她的情緒,或許比幫她籌措資金更能支持她。我不知道殷才跟閒晴老師怎麼想,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黑玫瑰姐姐,請喝茶。」

小夢剛剛一直在幫閒晴老師泡茶,這會兒端上來了,刻意用她清純且宏亮的嗓音大聲說,轉移焦點的企圖相當明顯。

黑玫瑰默默做了深呼吸,接過那杯茶,喝下好大一口。

「小夢謝謝妳。」

小夢回以沉穩的笑容,下一杯,她將茶水放在錢惠香面前。

我注意到小夢的上茶順序,之後依序是閒晴老師、我、殷才,最後一杯才留給自己。除了代表地位順序外,小夢刻意將錢惠香夾在之間,是為了不想讓她被眾人孤立吧?

上完茶的小夢默默退到殷才身旁。最近我常常覺得,小夢擁有遠超越她外表的成熟與穩重,雖然外表看似個小孩,但小夢也以自己的方式在思考,並且選擇自己的角色吧?真令人佩服。

「那麼五吉,你統計好了嗎?可以告訴老師,我們離目標還差多少嗎?」

閒晴老師跑回來主持,她似乎也想以老師的角色緩和氣氛。

我看了一下右下角的數字,心中蒙上一層灰,但我仍回答老師的問題。

「離目標只差約796萬元。」

啪啷!

某個脆弱的東西破碎,發出尖銳的響聲。

我嚇了一跳,回頭一看,發現更令我吃驚的事情。

那聲音是黑玫瑰發出來的。

她臉色發白、兩手顫抖,像是受到什麼驚嚇一般,手沒拿穩,把剛才小夢遞給她的茶杯摔在地上,陶瓷的碎片跟茶水弄得整個辦公室都是。

「……黑玫瑰?」「黑玫瑰姐姐?」

我跟小夢同時出聲,但她卻理都沒理我們,甚至沒有看我一眼,就擅自解除召喚,消失在會議室當中。

……她到底是怎麼了?

我雖然滿腹疑惑,但也不想責怪她,畢竟黑玫瑰也處於情緒不穩的狀態,而且我最近虧待她了,這一點我非常清楚的。

「抱歉,黑玫瑰可能累了。」我向在場的最高責任者,也就是閒晴老師道歉。

「沒關係啦,反正是學校的杯子,摔破就算了。」

……喂,教育者。

「啊、讓小夢來收拾吧。」小夢看我在找抹布,起身打算幫忙。

「我是黑玫瑰的主人,這是我應該做的。」

打掃的同時,我的心思移回剛才的差額。

796萬。

雖然我故意用「只差」這個詞,但這哪裡是「只」的等級?

「我們還有三天的時間,這段期間大家一起加油吧!」

閒晴老師也這麼說。

但我們到底還能做什麼?

一個月前,錢惠香透過股票,用20萬的本金賺回我弄丟的75,000元。

就在這個星期,我將喜愛發揮到極致,把5萬元的本金翻倍成10萬元。

每一次都是奇蹟,每一次都令我驚嘆。

可是三天到底要怎麼賺796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