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第一局遊戲

本章節 2134 字
更新于: 2018-11-09
【正在載入大地圖《克蘇魯之書》……】
【正在載入玩家資料……】
【正在載入一些設計師很有自信的東西……】

【——遊戲開始!】

「……這就開始了嗎?」他面無表情,看著眼前的一片書櫃。
眼下的場景,應該是在深夜的圖書館。
書櫃一列一列,向著展廳盡頭的陰影中排列而去,走道上鑲著一扇扇巨大的無色窗戶,月光透了進來,投出黯淡的枝葉影子,在暗紅的絨布地毯上隨風輕晃。
而江玄現在的角色形象,與本人幾乎沒有差別,就是個一米八的青年模樣,就只有為了避免被熟人、甚至是被害人家屬認出來,他將身板調得瘦高了些,還硬是將嘴角兩邊向上吊高了,試圖做出一副自己總是開朗微笑的樣子。
如果不是法規的限制,他甚至想乾脆創建成女性角色算了。
微弱的藍光在江玄眼前亮了起來,他瞥了一眼,發覺是這個地圖的介紹。

【這裡是愛爾利娜圖書館,是迷洛.愛爾利娜博士的私人圖書館。
三年前,愛爾利娜博士的成果包含神話學、心理學、宗教學等等,在專業領域中無人能出其右。
如今,這位博士卻聲名狼藉,由於被懷疑因研究克蘇魯教派而進行活人獻祭而遭到調查。
作為一名邪神的崇拜者,你為了奪取失去主人的藏書而來到此地,今夜就是最好的機會,沒有一個人會發現你——除了那些懷有相同心思而來的掠奪者!】

江玄很快的看完這段介紹,直接做了總結:趁著館主不在,和其他玩家搶一本書。
搶到的人,就是勝利者。

在藤雅的介紹之前,他就已經大致調查過《惡魔城》這個遊戲。
儘管是五十人一局的大逃殺玩法,裁定勝利者的方式卻有不少,通常包含「倖存者」及「統治者」,也就是成為最後一個生存的玩家、或是成為在精神值達到900以上的狀態,把最終Boss幹掉的玩家。
是的,這個遊戲有精神值,或許又是藤雅的一個諷刺彩蛋。
而在《克蘇魯之書》的地圖中,很明顯的也是一樣,將人殺個精光成為「倖存者」,或是搶到那本書並且完成一些數值上的條件……某種意義上的「統治者」。
「……不,就是只是單純的搶劫成功吧。」江玄皺了皺眉,果然是惡魔城,直接逼人作亂。
但為了他要的線索,在這虛擬的世界之中,他還是盡力的為非作歹。

夜中的圖書館寂靜猶如墓地,月色悄悄落在走道上,在地面波動的光暈彷彿水窪,向一列列的書櫃飄去。
江玄靜靜的走著,絨布地毯使他的腳步完全沒有聲響,而這個優勢顯然也給予了他的四十九個對手。
抬頭瞥了一眼,他藉著照耀在櫃上的月光閱讀烙燙的黑色字體,確認自己正在地理與水文書籍區。
而光是這塊區域,就已經佔了半個展廳,整個展廳則完全比照國家圖書館的規模。
這個愛爾利娜博士,竟然能有如此誇張的資產來建造這樣的建築、收集這樣的藏書量,這並不合理。
江玄認真的思考著,儘管這只是遊戲中的設定,但是誰知道藤雅會不會連這樣的細節都考慮進去了?
走過最後一個《地理與水文》分類的書櫃剎那,一道藍光突然彈在江玄眼前。

【玩家《莫斬無辜》吞噬了玩家《天道》!】

他愣了一下,這條擊殺的公告毫無疑問宣告了戰爭的開始, 但是……那個吞噬是什麼意思?
江玄本能的想打開說明與設定介面,但是一動念之後才發現這遊戲丫的居然沒有這種東西。
此時,他聽見旁邊的走道傳來聲響,正是人的聲音。

「這什麼鬼東西!」幾乎是咆哮的聲音,但是被什麼給悶住了一樣,聽不出是怎麼樣的人。
可能是陷阱——這想法雖然在江玄腦中一閃而過,但這才開局不到五分鐘,應該沒有那麼容易挖坑給人跳。
再說,如果這真是有玩家陷入困境,那麼他至少也得看一看這張地圖上到底是什麼東西會致命。
所以小心翼翼的,他貼著書櫃移動,迅速的轉過彎、將自己隱藏在櫃子的側邊,完全隱沒在暗影中。
這個技倆,說實在即使是在現實世界中,他也會運用在跟蹤及包圍罪犯上,實用與熟練都和一般玩家不是一個檔次,何況又是遊戲提供的消音與暗夜場景?
所以那個正在書櫃前怨氣沖天的玩家,完全沒有發現他。

乍看之下,江玄還以為他只是個小孩子,隨即又想起來《惡魔城》是款限制級遊戲。
但是那名玩家的身材實在不像成人,大約只有一米五,暗紅的短髮在後頸下束起了一撮,一身古學士服就是剛開局每個玩家穿著的,為了符合所謂「邪神崇拜者」,或是學者的氛圍。
現在,這位矮小的的學士正氣急敗壞的捧著一本書,看起來隨時要把它給摔到地上。
「這可是魔法地圖,居然給我出這個技能…!」聲音依然小得像是要窒息,那玩家猛的將書籍塞回書架上,甩頭就走,卻直接撞上了江玄的目光。
瞬間,小學士瞪大眼睛,張開口卻只能發出輕微的氣音。

月光之中,在他眼裡,那是一個高大的、瘦長的男人,背對著陰森的月影之窗,毫無溫度的雙眼正瞪著他,可臉上卻扭曲著一個巨大詭異的笑容。
居然剛開場就直接撞上了個野怪啊!
他向後一摔,就坐倒在地。

【精神值—20!】

一條提示立刻躍出在小學士眼前,然而他完全無心去看。
遊戲才剛開始,他什麼靠譜的武器、道具都沒拿到,只有一個根本沒用甚至是個坑的技能,讓他到現在都還不能發出一點聲音,該怎麼辦?
……可能只有淘汰吧。
然後速速進入下一局遊戲,重新開始。
已經是個《惡魔城》老手的小學生思及此,也乾脆地放棄了掙扎,直接坐在地上閉上眼睛。
沒救的技能、還直接在這種活像是都市傳說的野怪地盤裡出生。
天要亡我,我不得不亡啊。
願天堂,沒有裂嘴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