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白月與白紳士

本章節 2349 字
更新于: 2018-11-09
三十秒前。

「……。」江玄看著眼前的玩家,不太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在注視他過了幾秒,就有幾個文字浮在那玩家頭上,標記出他的暱稱:白月。
江玄就這麼看著白月暴躁的要把書歸位、一轉頭看見自己、驚恐的張嘴之後摔倒,現在就坐在了原地一副看破紅塵的過程。
兩個人,相對無言。
看著好像完全沒有意思要張眼的白月,江玄還是開口了:「你在做什麼?」
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咯咯」聲,白月張開眼,眼裡透出愕然,看著江玄。
然後他張開口,又是細微的咯咯聲,幾乎聽不見是什麼話。
「你說什麼?」江玄蹙眉,剛剛從隔壁走道聽見他的抱怨明明還算清楚啊。
白月看著他,眼眸被一絲月光投入,映出一抹和髮色一樣的暗紅光暈,好像也突然了解了什麼,乾脆的站起了身,走向江玄。
「……。」一下子繃緊身子,江玄直接看著他走到身旁,一套摔打技巧已經蓄勢待發。
這遊戲是要比殺人的,他沒忘。
直到距離他只有半公尺之近,白月才停住了腳步,再次張嘴。
這次,儘管很細微,江玄終於聽見他的話。
「你他媽是個活人?」

江玄沉默了一下,「不像嗎?」
「哪裡像?」白月發出輕嘶,幾乎要聽不見,他瞪著江玄的臉,滿臉不悅。
「……先不說這個,」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發怒,江玄皺起眉,決定還是先搞清楚一個問題:「你的聲音…」
下一刻,一道刀光閃在眼前,江玄立刻反應,側身一個滑步避開的同時、抓住了白月的手腕,狠狠一記反扭,發出了啪嚓一聲。
「嗚呃……」同樣是極為細小的痛叫,白月猛然弓起身——這種遊戲畢竟是要互相傷害,所以痛覺也相應的被調整到只剩餘十分之一,否則光是江玄這一記就足夠被當作警告名單了。
繼續絞著那隻手腕,江玄嚴厲的瞪著眼前的手掌,它正緊握著一柄白色的短刀,刀鋒切進了他的頰邊,只差一點就會戳進自己的眼球。
別的先不說,「這把刀是哪裡來的?」他問。
於此同時,眼前的白色短刀因為同自己有接觸了,上頭浮現出藍色光字:

【白紳士匕首:近戰武器】
【等級:SS】
【使用需求:力量達到12,敏捷達到15】
【裝備效果:提升3點攻擊力,精神值越低攻擊力則越高,最高達到2倍;精神值低於600即觸發武器技能——瘋狂午後:使用白紳士匕首令目標負傷,將能在其身上製造無形的標記,之後投擲任意非武器的物品都會命中】
【「朋友,加糖嗎,糖罐來啦!」——白紳士】

江玄皺了一下眉,因為他並不知道所謂攻擊力與敏捷等等居然有被計算成數值。
沒有提醒這一點,倒並不能算是設計師的過錯,因為到這個時代,像江玄這樣一心撲在工作上、幾乎沒有玩過遊戲而缺乏常識的人,實在是太稀有了……
「那…個,」低低的,白月發出聲音,表情看起來很痛苦:「能不能放手,我們好好談……」
「放下武器。」應得相當平靜,江玄緊扣著白月的手腕,不得不說竟然感到一絲安心。
這類技巧即使在遊戲之中也能使用,對自己來說無疑是很大的優勢,至少不必擔心所有戰鬥能力都要從頭開始。
那麼……接著是,繳械。
輕輕的一掰,那柄白紳士匕首就從錯愕的小學士手裡掉了出來,落在江玄腳邊。
「喂,你…」白月愣了一下,像是不敢相信對方竟然能如此簡單就讓自己鬆手;下一秒,江玄猛的一抬腿就將他給踹了出去,狠狠撞在書櫃上。
「……!」白月肯定是發出了痛叫;可是就像之前一樣詭異,江玄聽不見他的聲音。
但是,在去考慮那個之前,他先彎下了腰,拾起那柄白紳士匕首。
搶奪敵人的武器之類,對他來說是重要步驟。
「這刀不錯。」將匕首在手中轉了轉,江玄望向扶著書櫃的白月,瞇了瞇眼,大步走去。
「我有幾個問題要問,請配合。」

於此同時,兩人的正上方,一場獵殺正在進行。
月光落在愛爾利娜圖書館中,將窗下的地毯染成銀白色,牆邊駐立的石雕、掛畫也拂上淡淡的銀,靜謐優美。
一聲淒厲的慘叫撕裂夜晚,血肉飛濺的同時一道黑色的影子闖入了窗前月色之中,倉皇逃竄。
他手中握著一把手槍,臉上卻是扭曲的恐懼,在他眼前數條訊息正連續彈出:

【玩家《小狐》吞噬了玩家《棒棒腿》!】
【玩家《小狐》吞噬了玩家《雲上太陽》!】
【玩家《小狐》吞噬了玩家《菜雞互酌》!】

「怎麼可能,這才剛開始…」聲音充滿不敢置信,這個暱稱叫「二哈之牙」的玩家握緊了手槍,發覺自己在月光下實在太過顯眼,連忙要閃進書櫃的陰影中。
腳步剛動,他就聽見一聲陰笑;還來不及反應,身前的影子猛然翻起,一個人影躍了出來,輕鬆的歪頭避開他慌亂扣下的子彈,揚起刀光從他胸口直接插入、乾淨俐落,直接貫穿心肺。
「你…」睜大眼,二哈之牙看著輕巧落地的人,艱難的吐出聲音:「怎麼會、一開始就……」
話音落下,那人的影子再度捲起,瞬間包裹住他的獵物、直接吸收。

【玩家《小狐》吞噬了玩家《二哈之牙》!】

眼前彈出了擊殺提示,暱稱「小狐」的玩家向前晃了兩步,這才站住腳步。
這是一個高挑的男子,擁有一頭楓葉色的紅髮,翡翠般的綠色眼眸在月光下熠熠發光。
剛剛一次追殺四個人,對性格慵懶的他來說,有點太倉促了,不過……嘛,結果好就一切都好。
舉起自己的愛刀,他笑了笑,毫不在意的將整刃鮮血在衣服上抹乾。
「這個廳已經殺光了呢。」傾聽著從隔壁展廳傳來的激烈槍聲,他瞇起眼睛,簡單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技能欄。
再次抬頭,那抹微笑再度透出濃烈殺意。
腳步無聲無息的移動,那對暗綠瞳眸在夜中畫過一道詭異痕跡,而後再次隱沒。

剛剛被隨手關閉的技能欄已經消失無蹤,但如果有人看見的話,也將感到戰慄:

【天賦—莫爾迪基安之步(等級1):主動技能】
【渴求屍體的死亡女神將力量交付予你,此技能發動期間,你將可以自由操縱所有暗色存在,色調越深沉力量便越加強大!】
【技能持續時間:10分鐘,冷卻時間1小時。期間殺死一人可延續3分鐘】
【「我深愛生者,是生者使死亡榮耀;我深愛死者,是他們使生命彰顯。」——死之祭司瓦戴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