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知情者模式

本章節 2852 字
更新于: 2018-11-08
《惡魔城》上線至今已經滿一年,當江玄前往設施審問藤雅時,正值該遊戲一周年慶祝活動期間。
這個遊戲是在他被捕之前上線的,藤雅原本就是個遊戲設計師,自出道以來早就推出過不下十個遊戲,因此也沒有理由將《惡魔城》封禁。
但這個遊戲有個特點,除了開發人員以外,沒有對外洩漏過,江玄自己則是從藤雅那兒聽來的——
「這個遊戲的NPC,也就是不是玩家控制的那些角色,有很大一部分是這些潛在罪犯來操作的喔。」當時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依然是隔著那座玻璃牆,而藤雅彷彿是展示自己作品的小孩般興奮又驕傲:「要是一直壓抑著,會悶出事兒來的對吧?還有所謂人權團體不也正一直爭取要給那些無辜的罪犯自由嗎?所以呀,這樣剛好。只是精神的自由,身體犯不了罪,不是很好嗎?」
只是精神的自由……江玄難以認同,但是理智上,他也認為這可能是最好的折衷方案。
但玩家們永遠不會知道,他們只是會感覺好像某些地圖中的Boss、NPC、甚至幾隻野怪似乎設計得特別聰明。
不會有人想到,他們正在與被健全社會隔離的罪犯在進行遊戲。
除了江玄。

此時,他望著眼前的沉浸艙,沉默著。
數秒之後,他站起身,果斷的躺了進去。
完全躺平之後,艙門無聲無息的滑上,靜靜將他闔入其中。
江玄看著眼前顯示的虛擬螢幕,運用意識選擇了剛剛下載安裝的《惡魔城》標示,它亮起一圈光暈。
而後,雙眼一張一閉,他已經身在紫色空間。
這裡看起來一望無際,用深沉的、邪氣的紫色作為開場的場景,彷彿擔心玩家無法壓抑住自己的善心在遊戲中爭鬥似的。
地面倒是很乾淨,不像一些粗製濫造的恐怖遊戲潑了一大片血池屍體,而是光滑的暗紫色地磚。
江玄站穩了腳步,很快的一道圓圈在空中浮現,而且頗為諷刺的、竟然是純白的光圈。
這個應該是傳送門的東西裡,衝出一只小惡魔;不對,與其說是惡魔,不如說是一隻巨大的熊蜂,圓滾滾的黑色身子上幾乎看不見花紋,迅速振動的銀色翅膀給這遊戲帶來第一個聲音,「滋嗡嗡……」,掀起一陣風吹向江玄。
他冷眼看著,就一般遊戲的流程來說,這裡應該是一個可愛的妹子、女玩家的話就是溫柔的美男子來引導他做角色建立的地方,藤雅那傢伙居然直接扔了隻熊蜂,而且還是性別不明。
好歹放隻孔雀,至少能看出公母。
或者,也有可能,這貨是新手教程要毆打的怪物。
思及此,江玄盯著熊蜂看的眼神逐漸變得銳利。
「……嗡嗡,你好,江玄。」立刻發出聲音,熊蜂基於沉浸艙登陸的個人資料來呼喚出他的名字,但一張蟲臉上看不見任何表情:「歡迎來到《惡魔城》,我是你的新手引導者,大熊。」
江玄看著他,心中有剎那是想吐槽的,但仍面無表情的壓抑住了,反而開口問道:「你是潛在罪犯嗎?」
「偵測到玩家為『知情者』,模式轉換。」熊蜂流暢的回應道,這樣毫無阻礙的對應反而令江玄愣了一下,居然來這手!
藤雅那傢伙,在設計這遊戲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
他知道這傢伙對人心了若指掌,卻沒想到居然能預想到如此長遠……那,所謂的「知情者」模式被觸發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熊蜂的振翅聲沒有停止,只是身上的斑紋微微發亮了起來,而後、慢慢逼近江玄。
「別過來!」厲聲警告,他立刻準備用意識控制緊急斷線,預備那隻熊蜂一有攻擊動作就強制脫離遊戲。
這遊戲出自殺人魔之手,真的要搞死自己,很有可能就是一道程序的事。
這也是江玄最初不願意從通關《惡魔城》來獲取線索的原因。
「滋嗡嗡……」熊蜂振著翅膀,還真這麼停在了原本的位置,在半空搖搖晃晃。暗紫色的斑紋越發明亮,終於,它再次開口。
「嗯,看來我應該是被逮捕了吧。」那是藤雅的聲音。
江玄愣住了。

「別緊張,那邊的玩家。」他的聲音混雜在熊蜂低低的振翅中,聽起來無趣又悠哉:「這只是錄音,錄音而已……我做了這個『知情者』模式,就只是要讓你聽這段錄音而已啦。沒有錄影抱歉囉。」
那個聲音毫無歉意,就像今天下午江玄與他對談時一樣,令他感到一絲慍怒。
「好了,現在來說說主題……你到《惡魔城》來,是為什麼?不是單純玩遊戲而已吧?」熊蜂繼續說著,拍打著翅膀:「如果是的話就說一聲,錄音就會停下來,你就繼續進入創角環節就好。」
江玄沉默著,過了一秒,熊蜂就繼續說:「嗯,果然你是有求而來,不過因為我做過的事情有點多,所以實在推測不出你是負責哪一樁……所以就當作是共通的說明吧!」
江玄咬了咬牙,這傢伙居然將自己做過的事情說得如此雲淡風輕,而且聽這番話,他甚至認為其他樁案件都不會被查明真相…?
開什麼玩笑!
「《惡魔城》裡,包含數十張地圖,玩法雖然各有一點不同,但是有一點還挺重要的。」這麼說著,藤雅的聲音帶上了一絲教導般的認真:「這是個大逃殺類型的遊戲,如果你被殺死,就會退出現在遊玩的地圖;如果你活到最後、取得勝利,那麼你可以在地圖裡待到開心為止再退出。」
江玄皺了皺眉,這個意思是……
「對一般玩家來說,這個功能沒有什麼特別,不過對你們來說,就不一樣了吧?」話語帶上一抹笑意,而在江玄眼中,甚至連那頭熊蜂都微微的笑了起來一樣:「追尋案件的各位啊,我相信你一定從『我』那裡聽說了,我在遊戲裡做了什麼。」
「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在裡頭,如果你勝利了,那麼直到沉浸艙限制的健康上線時數——十小時為止,相當於遊戲裡的十天了,你都可以盡情在地圖裡尋找我留下的線索。」聲音有些興奮起來,藤雅聽起來非常開心:「所以,來到《惡魔城》,要贏。」
「要活到最後,知情者……」他的聲音逐漸變淡、消失。
又突然蹦了出來:「啊!我差點忘了。」
這一聲啊特別大聲,連江玄都驚了一跳。
「由於你們算是特例,所以我有給你們準備一份禮物。」絕對是不懷好意的笑了幾聲,藤雅說:「我很認真的思考過,究竟要送什麼才能表現出誠意呢。」
「不需要!」江玄怒聲道,試圖關閉錄音,熊蜂卻好像沒聽到似的,甚至開始向上飛、不讓他搆到。
「我知道肯定有人會不高興,你們這些正義的夥伴啊……」嘆了一口氣,藤雅好像很無奈,不過還是繼續說下去:「這個遊戲啊,每一局開始都會隨機讓玩家取得一項『能力』,可能是強悍的雷電術、也可能是讓人不知道怎麼使用的『讓別人傷心』的能力。」
「這項能力呢,一個玩家在一局只能使用一種,直到下一局再重新抽取。」如此說著,藤雅聽起來又變得愉快了:「而我將允許你這位『知情者』,使用兩種能力,一種是遊戲裡獲得的隨機能力,一種是我給你的禮物。」
「不需…」「拒絕也沒有用。」輕快的打斷江玄的怒吼,藤雅即便是錄音也已經猜出會受到怎麼樣的反駁,笑得非常開心:「這能力已經記錄在你的帳號上了,即使你重新創建一個帳號,也會因為個人資料而被繼續保存。放棄吧,不就是一個能力嘛?」
「……。」江玄怒目瞪著在紫色空中盤飛的熊蜂,非常希望自己手邊能有一把槍,好把這東西直接打爛。
「好了,那麼,就到這兒吧……」輕聲的,藤雅的聲音飄開了,「你會玩得開心的,畢竟我可是做得很努力呢……」
聲音這次,確實消失了。
熊蜂拍打著翅膀,慢慢飛了回來,落到江玄眼前。
「『知情者』模式已結束。」它說,音調平靜,屬於昆蟲的眼球淡然的望向他。
「請開始創建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