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瘋子

本章節 2296 字
更新于: 2018-11-08
江玄注視著他,開口:「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眼前的男人曾經擁有一頭紅髮,如今被剃成了平頭,一身白衣,甚至連皮膚都蒼白得好似重病,卻兩隻綠色眼瞳閃閃發亮,彷彿被嵌進白瓷裡的寶石。
藤雅看著他,咧齒而笑,那暗紅的口腔在白色之中猛然張開,令人感到驚悚。
「我有什麼目的?我沒什麼目的啊。」這麼說著,他愉快的微笑,在被束住的狀況望著江玄:「來找我的是你呢,江警官。」
他盯著自己看的眼中滿是冰冷笑意,令江玄感到緊繃,不禁皺起了眉。
幾乎是同時,藤雅就將目光給偏開了。
「好吧,好吧,不看你就是了嘛……雖然感覺滿沒有禮貌的。」彷彿抱怨,他就這麼偏著頭,卻依然掛著笑。
「……。」江玄怒目瞪著他,不發一語。
他之所以不辭麻煩的來到這裡,不是為了看這個傢伙——這個被認定為「本世代最危險的犯人」扯什麼禮貌的。
背後的護理師沒有任何動靜。
「那麼,既然你我都對於禮儀不太在意的話,我們也該進入正題了。」再一次的,藤雅悠悠道出江玄心中所想,對於自己看穿人心的本領毫不掩飾:「你來,是為了《惡魔城》吧。要談什麼?」
「不,我是要談『她』。」江玄冷狠的聲音一出,藤雅的雙眼便轉了過來。
「『她』……」好像想不太起來似的,藤雅的眼珠轉啊轉,幾乎能隔著玻璃聽見啾嚕啾嚕的轉動聲:「哦,我想起來了。你還在找她呀?」
「她在哪裡?」沉聲質問,江玄微微抬手,幾乎要像以往問供時直接拿檯燈去照這人的眼睛,只是他手邊什麼也沒有,只能緊緊握拳:「你把她綁架之後,藏在哪裡?」
「都已經十年了吧。」對於充斥威脅的低語充耳不聞,藤雅歪了歪頭,立刻就被束帶感應、瞬間就將他縛回正位,語調卻毫無影響的輕鬆:「從你把我送進來以來,都還沒找到她呀?」
「……我們,已經做過所有的嘗試。」江玄咬牙,瞪著眼前的男人,那目光已經可以撕裂整面玻璃:「你到底把她藏在哪裡,你這個瘋子!」
「請不要再說出那個字眼,這可能會刺激患者。」背後的護理師立刻開口,清晰的聲音傳達給江玄:「若再一次的話,我們將強制結束會客時間。」
藤雅懶懶的看了他們一眼。
「我是不會被刺激到啦,不過謝謝你們哦。」那聲音毫無感恩之意,反而帶著諷刺,他勾起一邊嘴唇,露出皮笑肉不笑:「不過啊,我是還真的滿討厭這個稱呼的,江警官。」
「雖然已經比神經病好了一點……不過瘋子,是用來說你們這種人的。」淡淡的張闔著嘴,藤雅說得平靜:「用所謂的科技獨斷的判定人心,用荷爾蒙和激素決定一個人對什麼事的反映,然後……把那些『不合格』的人都給扔了進來。」
「這裡的人有多少是無辜的來著?七成?八成?」微笑著,藤雅從椅背眺望著江玄的臉,彷彿在說笑般輕巧無心:「他們什麼都沒做,只是某種激素或是其他的東西分泌得多了點,就被當作了犯罪的預備人選,被社會防備著、唾棄著……不覺得歇斯底里嗎?」
「七成而已。」江玄應得冰冷,毫無退縮:「剩下的那三成,都跟你一樣。這七成裡面,哪怕只有一個人變成了你們,社會就不得安寧。那七成的人,一個都不應該放。」
「……對呢,我忘了。」盯著他看,藤雅的雙眼慢慢瞇了起來:「我好像,殺過人來著。江警官,你還記得我做了什麼嗎?我忘了。」
「你…!」江玄一下子怒從心起,卻猛吸了一口氣,硬是壓抑了下去。若是現在就失控,之後就再也沒有機會與這個瘋子對談了。
也將沒有機會,問出那個小女孩究竟被關在了哪裡。
「……二十二起兇殺案,還有十五起自殺案也被懷疑跟你有關係。」忍住了憤怒,江玄低沉的吐出:「而我認為,一切都跟你脫不了關係。」
「是噢……」拖長的尾音飄散在空氣裡,藤雅好像在思考著什麼,隨後又望向了江平:「所以,你憑什麼覺得那孩子還活著呀?憑你沒看到屍體嗎?」
「現場沒有兇殺痕跡,卻有生活痕跡。」江玄直接說,仔細盯著藤雅的表情,試圖找到一絲一毫的心虛:「她和你待在一起,直到最後、都還活著。」
「都還活著……嗎?」藤雅咧開笑容,開心的看著江玄:「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啊!」
突然,他爆出了一串尖銳恐怖的笑聲,「哈哈哈哈!你居然覺得她還活著啊!啊哈哈哈哈……唔、咳咳……」椅背上的束帶感應到不正常的聲帶震動,立刻就束了緊,直接勒緊藤雅的喉嚨上讓他猛烈的咳了起來,但這居然沒能阻止他邊被勒著、一邊大笑,粗嘎破碎的笑聲更加怪異嚇人。
護理師們沒有動作,直到藤雅狂笑的肩膀抖動終於慢慢平息下來,他們才遠遠的操控椅子放鬆一些。
「咳噢、呼……」喘了幾口氣,藤雅才抬起頭,一張臉因為被勒住、還有瘋狂的大笑而缺氧漲紅了起來:「還以為會就這樣死掉。」
「還不會讓你死的,在你吐出答案之前。」江玄冷酷的說。
「知道了啦。」藤雅一臉拿他沒辦法,之後卻還是慢慢露出了笑容:「嗯,因為你說了我愛聽的話,我就給你一點獎勵吧,江警官!」
「什麼?」頓了一下,江玄一下子不能接受:「我不需要你給我任何東西!」
「不是吧,你來不就是為了找我討東西咩?」藤雅挑眉,看著瞬間沉默的江玄。

「我當然也不可能給你實質的東西。」藤雅說,微微轉動了綠色眼珠,鎖在了江玄不敢置信的臉孔上:「所以我就告訴你吧,所有的線索——我是說每一條線索,都在《惡魔城》裡。」
「要找那個女孩的話,就去《惡魔城》裡找她。」淡淡的,藤雅說,彷彿不在意江玄究竟相不相信:「你知道我的狀況,也知道幻想者引擎的能耐。」
「百分之百的記憶,還有百分之百的物理引擎……哦對了,下次更新時,大概就能將化學引擎也增加進去了。」藤雅像是想起了什麼,露出微笑:「簡直就是時空穿梭一樣呢,不是嗎?」
「到我的遊戲裡去吧,我把我經歷過的一切——一切都留在裡頭了。」他這麼說,笑容越發燦爛:「除此之外你沒有別的方法可以拯救她了,江警官。」
「畢竟,我是個瘋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