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無限責任

本章節 1973 字
更新于: 2018-09-19
開公司有分三種:

有限公司:股東對其公司債務負出資額之有限責任。

股份有限公司:股東以認購的股份資本額度,對公司債務負有限責任。

無限公司:股東要對債務負無限責任。

錢惠香的母親之前與朋友創辦的就是無限公司。

錢惠香父親過去的風光偉業,讓錢惠香母親成為許多人眼中優良的擔保人,再加上心軟容易被說服的個性,要說是另類的肥羊也不為過。

雖然在錢惠香得知之後立刻讓母親退股,但依據「公司法」的規定,無限公司的股東對公司債務在退股後兩年內仍負有連帶責任。

現在,那家公司破產了,債權人拿著權狀追到錢惠香的母親。因為「惠鄉育幼院」的那塊土地是登記在錢惠香母親名下的個人資產,若錢惠香母親無法償還無限公司所欠下的債務,對方就有權查封並拍賣惠鄉育幼院的土地,以償還債務。

我目瞪口呆地聽閒晴老師告訴我她所知道的部分,久久說不出話。

「……這……這合法嗎?」

「惠香也請了律師,但這件事對她壓倒性地不利,因為無限公司就是必須承擔這種責任。」

「那、那錢惠香不是很有錢嗎?她應該有辦法還債吧?拍賣土地怎麼說也太……」

「那是高達一千多萬的負債呀。」

閒晴老師痛苦地宣告負債金額,我再也說不出話了。

那幾乎是等同絕望的數字。

即使錢惠香能輕易掏出20萬,但一千多萬……根本是不同次元的金額。



「香香阿姨,這裡要拆掉了嗎?」

「我們要搬家了嗎?」

「我不要、我不要搬家!」

「嗚哇哇~~~」

「爸爸~~媽媽~~」

育幼院亂成一團。

也不知道為什麼,消息走漏到小朋友都知道育幼院即將被拍賣的命運。

「沒問題,不會有問題的!我絕對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絕對不會!」

無論錢惠香如何喊叫,都無法鎮壓小朋友們的情緒,對於家庭都有陰影的小朋友們來說,這項變數無疑已經影響他們脆弱的心,整個育幼院呈現混亂且鬱悶的氛圍。

然後,錢惠香的母親病倒了。

醫生診斷說身體並無大礙,主要是承受太大壓力而導致的身體虛弱,是典型心理影響生理的結果。可以說是完全不意外,因為自己過往所犯的錯,不但導致亡夫的遺產被變賣、育幼院的小孩無家可歸、甚至牽連無辜的女兒,錢惠香的母親確實承擔不少壓力,她的自責也不難想像。

錢惠香開始請長假。

她僱用律師處理育幼院土地權利事宜、僱用看護照顧自己病倒的母親、接管育幼院的管理確保順利運行、並使出渾身解數掙錢想辦法還清債務。她所扛下的責任早就超越一個正常的十七歲女孩子、甚至是很多人一輩子所會面臨的額度。

錢惠香也向學校募款,而擋在她前面的,就是之前跟她起衝突的家長會長。

「我很驚訝,錢惠香同學。」家長會長把資料攤在桌上,頂了頂鼻樑上的眼鏡。「想不到惠鄉育幼院居然跟妳有關係,但從妳的簡報看來,育幼院的危機全是妳母親的行為所致,與育幼院並無直接關係,不是嗎?」

「是的。」

「居然是妳母親個人的行為導致,妳憑什麼向學校發動募款?」

家長會長的話,引起其他人共鳴,部分家長代表及教職人員頻頻點頭,以審視的目光等待錢惠香解釋。

錢惠香並沒有對家長會長的話起情緒反應,反而很坦蕩地承認對方的質疑。

「您說的對,這次的事件完全是母親個人過去犯下的過錯所導致,對於這點我無話可說。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這樣。」

錢惠香下跪了。

這一跪,立刻引起軒然大波,坐在最旁邊的閒晴老師一度站起來想要阻止,卻被錢惠香以眼神逼退。錢惠香跪在所有家長代表與教職人員面前,被包圍的她背影顯得無依無靠、孤立無援,可她絲毫不被動搖的聲音卻迴響在整個會議室。

「雖然危機確實是由母親導致,但會牽連到育幼院也是事實,育幼院存亡對育幼院的孩童、對我的母親、以及對我真的非常重要,錢惠香懇求你們、拜託你們,若願意幫我們度過這次的危機,請把錢捐給我們,拜託!」

她磕頭了,一次又一次地磕,從撞擊地板的聲音可以知道她磕的多用力,錢惠香是卯足全力在跟眼前這些大人拜託。家長會長不再說話了,閒晴老師露出痛苦的表情,而躲在會議室外面偷看的我什麼也做不了。

叩、叩、叩。

小小的額頭一次又一次撞擊冰冷的地板,也一次又一次刺進我心裡。



星期三早上,我跟閒晴老師請了假,未經同意便來到錢惠香家門口。

我知道她一定在家裡做最後的孤注一擲,我能做的有限,我自己很清楚,她現在沒時間照顧半熟的新手,這也是錢惠香始終沒找我們求助的原因。但是我想幫她,這股心意是千真萬確的,其他事情我不敢說,唯獨在股票買賣上我是有信心的,至少能幫她操盤。

我一直在想該說什麼話來安慰她,卻什麼也想不出來。深呼吸一口氣,我按下錢惠香家的門鈴。

她會來應門的,因為她不會讓這種噪音干擾她操盤,即便有些強硬,但她一定會來應門的。

我本來是這麼想的。

但是很意外,我要按第二次門鈴之前,大門就打開了。

而且更令人驚訝的是,開門的人不是錢惠香,而是賽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