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特殊型精靈

本章節 3755 字
更新于: 2018-09-05
「……蛤?」這回換我不懂他的意思。「黑玫瑰常不聽我的話到處亂跑,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可能吧?精靈的本質是貨幣,離太遠主人要消費該怎麼辦?有效距離是十公尺不是嗎?」

怎麼可能?她每次去賣場偷拿冰淇淋,距離都不只十公尺。

「……你是認真的嗎?」

「我怎麼會開這種玩笑?」

我仍半信半疑,但殷才確實也不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更何況這一點都不好笑。

「……你剛才說『分身』跟小夢求救是怎麼回事?」

「『分身』一直大喊救命、救命,哭得很厲害。」

「什麼!」我大叫。「黑玫瑰怎麼了!」

「我不知道,她只喊著救命,沒辦法跟她溝通,但她一直想拉小夢往某個方向走。」

「……你現在在哪裡?」

「我正要去你家,在十分鐘路程的那間超市。」

「……你等我,我馬上過去!你等我!」

我掛掉電話、抓了鑰匙,飛也似地衝出門外。

到底是怎麼回事?

黑玫瑰不可能因我們吵架的事將其他人牽扯進來。

而且……救命?

我們吵架她怎麼可能會喊這個?

「黑玫瑰!妳在的話就快出來!我不是開玩笑的!」

……仍然沒人回應。

那個救命絕對不單純,黑玫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可惡!我剛剛為什麼沒攔著她!我到底在幹嘛呀我!

手機響了。

「殷才怎樣!」

「五吉呀,我們先跟著『分身』走,我把定位傳給你,你再跟上來。」

「好!好!拜託你了!」

我繼續朝超市奔跑,沒多久收到殷才傳來的定位。

……那個方向,殷才往後山的方向移動了!

約從我家徒步二十分鐘的距離有一個小山坡,爬完全程不用一個小時,算是我們這一區人比較稀少的地方。

黑玫瑰跑到那裡去了嗎?

不斷的奔跑使我呼吸開始急促,大腦嚴重抗議我消耗體力過度,即使如此,我仍沒停下腳步,緊追著手機上的方位奔跑。我衝過超市繼續往山的那頭跑,天色漸暗,路燈照在無人的街道,格外有種荒涼感。我三步併作兩步踏上山路的石階,心中越是著急,因為這裡路燈越來越少,怎麼後山會暗成這副德性!

好不容易爬上樓梯盡頭,在昏暗燈光的照耀下,我看到前方有兩個人影,其中一位是嬌小的女生,穿著多層次的蛋糕裙。

「……殷才!」

殷才聽到我的呼喊,高舉一隻左手。

要我安靜?到底是怎麼了?

我開始注意腳步,盡量不發出聲音,一來到面有難色的殷才面前,馬上質問:

「到底……呼……呼呼……怎麼了……」

「五吉,你聽著,你絕對要很冷靜,知道嗎?」

「快說!……呼、呼……」

「不行,我得確定你夠冷靜,這是攸關性命的事。」

殷才的表情不像開玩笑。

所以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深呼吸、再深呼吸,把焦躁、擔心、不安全部拋開。

一次、又一次,我讓空氣從我鼻腔吸入,再從嘴巴緩緩吐出來。

小夢面無表情,很難得,真的很難得看到她臉上有憤怒的情緒。在她身上,大概只有指頭般大小的超迷你黑玫瑰,拉著小夢肩膀上的蕾絲緞帶嚎啕大哭,由於造型很迷你,哭的聲音不是很大,但那是會令人心碎的哭法,邊哭邊喊著:救命、救命、救命、救命。好像受到虐待的嬰兒一般,就跟殷才剛剛描述的一樣。

殷才板著一張臉,默不出聲,等我恢復情緒。

直到呼吸平穩了,我才開口說話:

「……好了,你說吧。」

殷才仍一臉擔心,不過判斷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還是退後一步,把路讓開。

我一眼就看到黑玫瑰。

以及在她身旁,不懷好意的兩男兩女。

那是一個在山腳的涼亭。一般來說,要順著登山步道繞過山頂,在下山處才會經過那邊,除了正好可以歇腳。

黑玫瑰好像被什麼東西銬住,被迫高舉著雙手,像個囚犯一樣,站在涼亭正中央。

其他人的四個人──正確地說是兩個人跟兩個貨幣精靈──一個矮小的男精靈,蹲在黑玫瑰面前,用骯髒的手觸摸她的身體;另一個女精靈,高舉著手,像是在操作某種看不到的能力;至於牠們的主人,則分別靠坐在涼亭的木椅上,以凌虐寵物的表情打量著黑玫瑰,女的夾著菸塗著白霧;而男的那個,他手上拿著一把槍。

我終於明白殷才堅持我冷靜的理由。

「說來還真幸運,居然會遇到身懷鉅款、而且不用跟著主人的貨幣精靈。」女的那個說。

「但被槍頂著的主人,不得不叫出貨幣精靈的表情也是絕景呀。」男的那個邊玩槍邊講。

「浪費時間,就算你們用這種東西銬住我,我也不會將一分一毛錢轉給你們。」黑玫瑰晃動雙手,想掙脫上頭的手銬,即便眼前的精靈摸過她大腿,她屹立不搖的表情仍沒有半分動搖。

「噗、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的那個聽了卻開懷大笑了起來。「天呀!她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了,唉唷!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多美呀,就像高嶺之花一般優雅高貴,好,好極了,我最喜歡看妳這種性格,體會到絕望所露出的表情。」男的那個則冷冷地講。

「小笨蛋。」女的那個,走到黑玫瑰面前,押著她的頭,還把嘴裡的白煙吐在黑玫瑰臉上。「妳當我的精靈在幫妳馬殺雞嗎?他正在分析妳的資料呀。……差不多好了吧?」

「是的主人,已經完成了。」矮小精靈回覆。

「動手。」

「是的主人。」

「…………嗚……嗚啊!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矮小精靈答話的同時,黑玫瑰開始扭動身軀,難過地大呼小叫,下半身抽蓄著、痙攣著,很不自然,好像不由自主,又好像觸電一樣。她的身體忽暗、忽明、忽暗、忽明,光波往矮子精靈方向流動,宛如有什麼東西被他奪走。

女的那個看了很愉快。

「我的精靈只要分析完資料,就能無視妳的意願挪動妳身上的錢,要不了多久,妳的錢就會全部流到我們這邊來了~明白嗎?」

「我不會……屈服你們……咕……嗚呀呀呀呀呀呀!」

「啊~對了對了,聽說這種感覺,對精靈而言可是超不舒服的呀,就好像……對,就好像全身被人侵犯一般呀!從上到下、由內而外被人侵犯到體無完膚的感覺……怎樣?還喜歡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妳就帶著絕望與被侵犯的痛苦,看錢一點一點被我們搶光吧!哈哈哈哈哈哈!」

「五……五吉。」一旁的殷才,搖了我兩下肩膀,不安地問:「你還好嗎?」

「嗯,我沒事。」

不可思議的冷靜。

冷靜的程度,到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偷、拐、搶、騙,還有賭博。「特殊型」的精靈,會有利於此的「天賦」。我想到錢惠香在下午茶提到天賦種類的事。

原來世界上真的有壞人呀。

即使貨幣進化到精靈世代,幾乎沒有外流的可能,卻仍有人在想辦法用不法的途徑獲取金錢嗎?

女的那個精靈,擁有約束其他精靈的天賦吧?

所以理應能解除召喚的黑玫瑰才會被綁在那裡。

而男的那個機靈,則有辦法無視持有者意願,直接挪取貨幣精靈身上的金錢吧?

兩個搭配一起,正好有辦法搶別人錢。

好一對狗男女呀,你們兩個。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

當電擊開始,超迷你黑玫瑰從「救命」改喊「主人」,那聲音多讓人心痛,幸好離得夠遠,哭聲才沒有傳到那群人耳裡。

我觀察起黑玫瑰手上那玩意兒。發著藍光、8字型、像是手銬一般的東西,勉強卡住黑玫瑰的拳骨,將她懸在半空中。精靈的疼痛感與人不同,可看她那樣被拎著,實在令人心疼。

我注意到黑玫瑰的身體,忽暗、忽明、忽暗、忽明,因為金錢流動,系統提示著交易正在進行,卻又飄渺不定,好像隨時會熄滅的燭火一般。

「小夢,想請問妳。」我指著黑玫瑰身上的光問。「貨幣精靈交易都會發那種光嗎?」

「……咦?」小夢疑惑了一下,不懂我此時問題的用意,不過她仍回答我:「不一定,雖然預設都會發光,但也能關掉。」

「那可以把光放亮嗎?」

「放亮嗎?……是也可以。」

「也可以嗎?」

如果這樣的話……

我把我的計畫告訴他們。

殷才默默地聽,然後不知不覺張大嘴巴。

「……五吉,我有點訝異,在這種狀態下,你居然還能想到如此周密的計畫……」

「我自己也很訝異。」

黑玫瑰被壞人抓了,還在我面前受人屈辱,我卻一點也不憤怒……不對,應該說我的憤怒被一個更上位的存在鎮壓,將其封鎖在我情緒最邊邊的角落裡。

我忽然想起黑玫瑰錯買那支股票時,錢惠香的態度。

因為她必須冷靜。

急躁只會搞砸事情,唯有冷靜的態度,才能正確分析事情的因果,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啊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這個計畫的關鍵是在你們身上,而且也有一定程度的風險……殷才,小夢,你們願意幫我嗎?」

殷才跟小夢對看了一眼。

「你這樣講就見外了,黑玫瑰也是我朋友,我覺得你的計劃很好。」殷才率先說。

「一起把黑玫瑰姐姐救出來吧。」小夢也附和著。

「謝謝,多虧有你們了。」

我將小夢身上的小黑玫瑰接過來,捧在手掌心上。

再忍耐一下……再忍耐一下就救妳出來……

當我看到小夢默默閉起眼睛,暗自準備我託付的事情時,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對了,昨天很抱歉,我沒考慮到妳的意願,就想利用妳跟粉絲握手來賺錢。」

對此,小夢以迷人偶像的招牌笑容回應我:

「小夢願意跟任何喜歡小夢與主人的人握手,只是,小夢也不希望將這件事包裝成商品看待。」

啊啊……真不愧是天生的偶像呀。

我當初怎麼會有利用小夢的純粹來賺錢的想法呢?

一直以來,我都將小夢當成一個甜美可愛的妹系偶像,或許她比我想像得更加成熟、也更加有遠見也說不定。

殷才跟小夢,我是何德何能能跟這樣優秀的人組成隊伍?

當然還有黑玫瑰。

現在,該是救回脫隊團員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