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財務】精靈的分身

本章節 4366 字
更新于: 2018-08-06
「「唉?」」

讓我跟殷才同時發出疑惑聲時,錢惠香已經往下講:

「最好的方法是將錢放在法人專用的精靈裡,不過現階段門檻有點高。其次是購買可以保值的有價物件,或將資金貸款出去,但這兩個方法不容易掌控,想要維持極低現金的狀態有難度,最簡單的方法是……」

「等、等一下!」殷才打斷她。「妳是說,有既能夠讓我存錢又能夠保持小夢外表的方法?而且還有四個?」

殷才激動到抓住錢惠香肩膀猛確認,嚇了錢惠香好大一跳。

「嗯……嗯。」

隔了好一段時間,殷才才如大夢初醒,倉促地追問著:

「妳、妳剛剛說,還有一個最簡單的方法是什麼?」

錢惠香深呼吸一口氣,才回到解說上。

「最簡單的方法是精靈的『分身』。……你現在有多少錢?」她對殷才問。

「……200元,緊急用的現金。」

「全部轉給我。」

「好,小夢。」殷才絲毫不猶豫,對小夢下達指示。

小夢伸出小手,握住也是迷你模式的賽巴斯。兩人皆浮現交易的數字,然後殷才所剩最後一點積蓄也沒了。

「賽巴斯,把剛剛收到的額度,用『分身』還給良殷才,日期就開今天。」

「Oui , votre majesté(遵命,大小姐。)」

裝模作樣的賽巴斯伸出一隻手,如魔術師般故弄玄虛地揮舞,最後將手掌露出來。

砰!一聲。

他的手掌出現一個超迷你的小賽巴斯,以不符合物理學的高遠距離跳躍,跑到小夢上頭。然後又「啵」一聲,化成煙霧消失不見。

「剛、剛才那個是什麼?」殷才迫不及待地問。

「你把『報表』叫出來……你對小夢喊『報表』。」

錢惠香講到一半改口,可能她顧慮到殷才跟我一樣,對貨幣精靈的「功能」不熟悉。

殷才照做,在他面前展開他的分析表。我想上面除了金額跟時間外什麼也沒有。但是,我雖然看不到殷才報表上的數字,卻看到另一個東西。

比迷你模式的精靈還要更小、還不到十公分、剛才消失的超迷你賽巴斯,飄浮在報表的右上方。

我們都被那個超迷你賽巴斯給吸引。

「有什麼跑出來了!這個也太可愛了吧?」

「有這種功能唷……」我也不禁讚嘆。「……那隻會講話嗎?」

「不會。」錢惠香回答我。「『分身』跟原本的精靈只有外貌一樣,不會有任何意識。只會顯示資訊而已。你點那個『分身』看看。」

錢惠香說,殷才半信半疑地照做。

「分身主:錢惠香。金額:貳佰(200)元整。兌換日期是今天……問我是否要兌換。」

他將上面看到的一五一十唸出來,這似乎是針對主人才能看到的資訊,我只看到超迷你賽巴斯飄在那兒而已。

「你剛剛把錢都轉到我這裡了,現在應該沒有現金,但是你點兌換的話……」

殷才照做了,在他點了我看不到的介面之後,超迷你賽巴斯化成一到光,吸附到小夢身上。

「收到了來自錢惠香小姐,貳佰(200)元整的入帳。」

小夢很識時務地唸出原本不用說明的系統訊息。

「咦?這樣的話……我若把錢放在別人那邊,再請對方開『分身』給我……」殷才反應很快,思緒立刻回到「分身」一開始的用意。

「小夢既可以維持現在的外貌,你也可以存到錢。」錢惠香把結論說出來。「不過你得找自己信賴的人。二來這麼做有個缺點,當你的錢在對方那裡時,銀行的利息也是對方的。」

錢惠香將視線轉向我。

「上次去銀行,我一併替你做了基礎升級,你的黑玫瑰現在也能用『分身』才是。」

「也太神奇……話說回來,這是什麼功能啊?」

我問錢惠香。果不出所料,錢惠香開始說明這個「分身」功能。

「『分身』,在貨幣精靈實施以前叫做『支票』,是一個三方承諾要支付金錢的票據,以信用為基礎,在法律上擁有強制性。」

支票?我好像聽過這個名詞。

「它的用途是什麼?」

「最初的概念是預支貨款。比如說你請良殷才幫你買一個1萬元的東西,可是你現在手頭沒錢,但你知道你十天後會有錢,你就可以用『分身』承諾自己十天後會付款,良殷才擁有你的『分身』,可以直接向你的銀行索取,銀行再從你帳戶扣除。」

「咦?那如果我十天後手頭也沒有1萬塊會怎麼樣?」

「那就是『假分身』,也就是『空頭支票』了。你在銀行的信用會留下不良紀錄,並且依據法律要支付罰款。所以『分身』是以信用為基礎的預支行為。」

「原來如此。」

「你講的這點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錢惠香把視線轉向小夢。「小夢剛才已經兌換賽巴斯的『分身』,拿到200塊錢。但實際上,銀行尚未跟我索取那200塊。」

……咦?這樣的話?

「此時小夢身上的200塊是虛的,雖然看起來有,但實際上小夢無法動用那200塊錢。直到銀行確認賽巴斯有足夠的錢,錢才會真正轉到小夢那邊去。雖然貨幣精靈實施後,『分身』已經比『支票』簡化許多,但這個規矩仍然存在。有些人會惡意使用這個特性詐騙。」

「……什麼意思?」我對詐騙的關鍵字起了反應。

錢惠香頓了一下,才繼續開口:

「有一種詐騙是這樣的:假設對方先開100萬分身給你,兌換後你的精靈就會有100萬虛款,此時他再要求你轉10萬元的手續費過去。」

「……啊。」

原來如此,用虛錢增加詐騙的可信度。

金融世界好險惡呀……

殷才痴痴看著小夢,根本沒加入話題,也不知道有沒有在聽。

然後……

「……天才。」這句話從他嘴巴流漏出來。「天才!錢惠香同學妳真是天才呀!這個問題困擾我多年,一直找不到解答。我一直擔心出了社會就不得不為現實低頭,離開我最心愛的小夢。如今我終於找到解答了!謝謝妳!謝謝妳!錢惠香同學!」

殷才激動到忘了分寸,大肆抱著錢惠香,臉還在她上頭磨蹭。

「唉?不、不用這樣,你放開我……救命、救命!」錢惠香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嚇到。

然而賽巴斯並沒有出面阻止。或許連這個固執的執事也感受到殷才的熱誠。

「金錢專家!請讓我稱呼您為金錢專家!」殷才開始給人家取奇怪的外號。

「唉?不可以!絕對不行!難聽死了!」

「拜託您!算我求您!真的拜託您!」

「我不要!絕對不要!死都不要!」

「咳哼。」

此時打破和諧氣氛輕咳一聲的人……令人意外,竟然是小夢。

「雖然是為了小夢的事情感激對方……可是主人你一直那樣,就算是小夢也會不高興唷?」

那樣?

那樣是哪樣……

……才這麼想,我看到殷才不但握著錢惠香的手,還緊抱著人家。

「啊!」殷才也在同一時刻意識到這件事,趕緊放手。

「惠香抱歉,我剛才太激動了,沒有多想就碰觸妳的身體,我沒有別的意思,請妳不要介意。」

「……嗯,沒關係。」

錢惠香似乎也想起剛剛的行為很不好意思,微微泛起紅暈,小聲回應。

「小夢對不起,我剛才忘了分寸碰觸別的女人,請妳原諒我。」

然後殷才也很正式地,對自己的精靈道一次歉。

「嗯,小夢原諒主人♥」

剛才有些吃醋的小夢,這才恢復以往甜美的微笑。

「惠香姐姐,小夢也要謝謝妳,謝謝妳解答一直困擾小夢跟主人的問題,姐姐懂好多唷,小夢也得多跟姐姐學習才是♥」

被別人的精靈坦率道謝,對錢惠香也是一個新體驗吧?她再度不好意思地點點頭,可能不習慣被人家稱讚。不過對我而言,更稀奇的是小夢居然在殷才身上宣示主權,我跟殷才認識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看到。

「幾位~差不多可以滾蛋了唷~」

跑出來煞風景的,就是打從入店起就滿滿惡意的女店員。……我說她那個態度真的沒問題嗎?

「……已經過了兩個小時!完全沒注意時間。」殷才一看手機,驚呼道。

真的耶。聽錢惠香講金錢的概念,一不小心就入迷了。

錢惠香拿起帳單,確認上面的金額。當我們從育幼院出來時,阿姨千交代萬交代要錢惠香請我們吃東西,當時我並沒有當真,我不認為錢惠香有請我們吃飯的理由。

不過,我忽然有了相反的想法:

被騙的10萬、包含我自己的3萬塊,換得與錢惠香學習的機會,是不是其實很划算?

反過來是不是應該由我表示一些誠意,請錢惠香這一頓呢?

會有這麼想法出來,我自己都感到訝異,畢竟從我有記憶以來,我不曾動念把錢花在黑玫瑰以外的人身上。但錢惠香讓我知道存錢並不是唯一賺錢的方式,她也向我證明,唯有捨得花錢的人,才能獲得更大的利潤,從她身上學到的遠超過3萬塊本身的價值。

如果我現在請她,那這筆花費的「價值」又是什麼呢?

這就是用「價值」衡量花費的概念嗎?

「這一頓由我請吧。」

「「咦?」」

錢惠香跟殷才同時發出聲音。

「我說,我請妳。」

我把她拿在手上的帳單抽出來。

「包含畢旅費在內的很多事情必須感謝妳,這一頓由我來出吧。」

就讓我見證這份花費的「價值」是什麼吧。

「金五吉請人了……這怎麼可能?」殷才呆望著我,喃喃自語。「出了名的自私、吝嗇、請客比中發票頭獎機率還低的金五吉竟然……」

……我說你對我的評價是不是有一點過分呀!我們是好朋友吧?

「……明明朋友五年,從來沒請過我的……咦?這樣我是不是……很可憐呀?」

你不要這麼誇張好不好……

我正打算拿帳單去結帳,卻瞥見呆呆站著良殷才眼角留下兩行清淚……

「嗚嗚……我好可憐呀!居然比不上剛熟識的惠香同學!明明是我認識五吉比較久的呀!怎麼會這樣!我好可憐呀!!」

靠杯!他居然……

「喂!你冷靜一點!沒有這麼嚴重吧?」

「不用同情我,反正我們認識五年的交集也不值得讓你請客……嗚嗚……沒關係,這就是你的個性,我不會生氣的,只是有點難過而已~~嗚嗚~~」

「我沒有說不請你!我都請!都請好不好!拜託你不要哭了!」

殷才一聽,才破涕為笑,呆呆對著我問:

「你、你也願意請我嗎?」

「願意,願意,當然願意!我跟你認識比錢惠香久這麼多,我當然也願意請你。」

「不愧是……」他語塞了。「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呀~~!!」

說完殷才張開雙臂擁抱過來,靠著我放聲大哭。

呃……是有值得你高興成這樣……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好!好呀!」

不知為何傳來掌聲。

我一看,才發現所有人都在圍觀我們,那個掌聲是來自充滿惡意的女店員。

「這才是真愛!你應該跟這位先生在一起,而不是旁邊那個小娃兒,我早就看出來你們是假裝的,男人跟女人根本是邪魔歪道,BL才是王道,男男戀才是真理,不是愛不存在而是你充耳不聞閉眼不見,只要睜開眼睛,真愛就在你身邊。好呀!」

「……好你個媽個鬼呀!」

我對女店員咆哮。

「搞半天原來妳好這味嗎!旁邊的看什麼看啦!不准鼓掌!……良殷才你也不要哭了!」

在女店員的慫恿下,不知為何店裡傳來稀疏的掌聲,大多以女性為首。其中一個粉紅色頭髮的少女還露出^q^的表情,妳們是在興奮什麼東西啦!

好不容易才擺脫騷動,總覺得我今天跟兩個幼稚鬼出來吃飯。錢惠香也就算了,沒想到殷才也那個德行。最終還是由我全部買單。雖然我沒剩什麼錢了,不過再過幾天,老爸的錢就會轉到黑玫瑰身上,不成問題。

只是當我站在櫃台,拿著帳單準備結帳的時候,我才發現一件事。



黑玫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