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菩提機緣14

本章節 3282 字
更新於: 2020-09-13
白衣女子答道。

「這是妳的本命燈。」

卞語菲不明白什麼是本命燈,於是又問道。

「這是幹什麼用的?」

白衣女子又答道。

「燈油代表壽命,燈芯代表生命力。妳的壽命還很長,但是生命力卻不夠了,知道為什麼嗎?」

「我怎麼知道啊。」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壽命再長,作惡多端終至報應不爽,短少的燈芯便是應了妳的因果。」

「然後呢?這跟妳救不救我女兒有什麼關係?」

「可看見這條沉底的燈芯嗎,這便是妳腹中胎兒的燈芯。」

「看見了,所以這跟妳救不救我女兒到底有什麼關係?」

卞語菲頤指氣使的口氣似在命令,但白衣女子卻不曾在意,只是微笑回答道。

「我無法救令愛。」

「不可能!妳一定有辦法!妳看起來就是個神仙,我們家很有錢,只要妳救我的女兒,要蓋多大的廟都不是問題!」

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卞語菲仍是相信金錢萬能,白衣女子聞言搖頭說道。

「我雖無法救令愛,但妳可以。只要將令愛的生命之火點燃即可,但妳得快,要在妳的燈芯熄滅之前,令愛才能得救。」

白衣女子說完便將本命燈交到卞語菲的手中,卞語菲接過本命燈完全摸不著頭緒,於是問道。

「不是,妳就這樣把燈給我我也不會點啊!」

「我已將點燃之法告知,接下來便是妳的課題了。」

白衣女子說完話便化為一尊石像,不再回應卞語菲。

卞語菲見狀又生氣了,白衣女子根本沒有講過要怎麼點燃。

氣急敗壞的卞語菲總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與腹中愛女,看著本命燈生著悶氣。

可是本命燈的燈芯確實也快燃燒殆盡,卞語菲也是著急的,終於還是動手打開了油燈的蓋子,小心翼翼的將沉底的燈芯撈出。

看著手中的燈芯,卞語菲一個機靈,想著要用自己的燈火去點燃女兒的燈芯。

但是不管卞語菲怎麼嘗試,女兒的燈芯始終點不著,甚至在自己的折騰下,自己的燈芯也幾乎熄滅。

這下卞語菲真的著急了,急的眼淚在眼睛裡不停的打轉,顫抖的雙手仍不斷嘗試著要點燃女兒的燈芯。

最後,卞語菲的眼淚潰堤了,因為自己的燈火終於還是滅了。

卞語菲難過的將女兒的燈芯攥在手中捧在胸口,趴在地上撕心裂肺的痛哭失聲,真正的痛哭著,同時哭喊道。

「寶貝女兒媽媽對不起妳呀,媽媽救不了妳…媽媽救不了妳!都是媽媽的錯,都是媽媽的錯…媽媽做了很多壞事…是媽媽害了妳…媽媽對不起妳…」

嘶啞的哭喊聲,一聲聲喊出了卞語菲心中的懊悔與不捨。

已化為石像的白衣女子也在卞語菲的懺悔聲中悄悄的恢復原樣,靜靜的看著。

在懊悔、失去中懺悔的卞語菲真情流露的哭著說道。

「老天爺呀,我錯了,禰讓我下地獄吧,我願意在地獄彌補自己的過錯,求禰…求禰救救我的女兒…求禰呀…」

聽到這句話,白衣女子終於開口說道。

「若我給一次重來的機會,妳打算怎麼做?」

卞語菲聞言猛然抬頭一看,原來白衣女子已恢復原樣,便連忙顛簸著爬到白衣女子的腳邊,抱著白衣女子的大腿哭喊道。

「如果人生能重來…如果人生能重來,我願意彌補自己的過錯終生行善,我願奉獻餘生照顧世間所有的孤兒直到我生命的終點,求妳…求妳救救我的女兒…求妳…」

在懺悔中許下宏願的卞語菲得到了白衣女子的認可,只見白衣女子周身忽然發出金光,在金光之中形相變化,顯現出莊嚴法相。

卞語菲這時才認出白衣女子的身分,白衣女子正是觀世音菩薩。

顯現莊嚴法相的觀音菩薩慈祥的撫摸著卞語菲的頭說道。

「孩子,見妳誠心懺悔我很欣慰,回去吧,早點回去,令愛還在等著妳,只有妳能救她,快回去吧。」

卞語菲聞言抬起頭茫然的看著觀音菩薩說道。

「菩薩,我的燈已經滅了…」

只見觀音菩薩微笑說道。

「傻孩子,妳的燈從來不曾熄滅過,看。」

觀音菩薩手一指被扔在地上的本命燈,幾乎燃燒殆盡的燈芯竟然開始延伸變成極長。

而本命燈的燈火竟然真的從未完全熄滅,當燈芯延伸之後,殘餘的星星之火旺盛的燃燒起來,熊熊的火光代表著卞語菲旺盛的生命力。

看著旺盛燃燒的燈火,卞語菲破涕為笑,又哭又笑的問道。

「那我的寶貝女有救了嗎!?是不是有救了!?」

「妳已繼承機緣,快回去吧,只有妳能救令愛,回去吧。」

觀音菩薩話音一落,卞語菲只覺眼前一陣強光,定了定神,發現那強光竟然是手術台上的燈光。

只聞耳邊傳來了幾聲呼喊道。

「產婦救回來了,快,繼續救胎兒。」

緊急剖腹的卞語菲誕下了一名早產的女嬰,但是女嬰的情況並不樂觀。

經過急救,女嬰的生命象徵仍然十分微弱,手術室內已經亂成一團。

卞語菲光是聽著就知道女兒危在旦夕,想起觀音菩薩的話後,用虛弱的嗓音喊道。

「把女兒給我…把女兒給我…」

手術室內的醫師、護理師都聽見了卞語菲的聲音,起初沒人理會。

但是不曉得為什麼,所有人的心中都泛起了一個念頭,總覺得讓這名母親抱著孩子也許會有什麼奇蹟發生也說不定。

猶豫片刻後,其中一名護理師當機立斷,將女嬰交給了卞語菲。

虛弱的卞語菲小心翼翼的接過了女兒,看著毫無反應的女兒卞語菲還是流下了眼淚,在淚水中抱著女兒心道。

「寶貝女兒不怕,媽媽在這裡、媽媽在這裡,有媽媽在妳一定會平安健康的長大的,乖。」

本來面如死灰毫無反應的女嬰在卞語菲的懷中漸漸的恢復血色,在場的醫師、護理師無不嘖嘖稱奇。

正當所有人驚奇之際,手術室內傳出了振奮人心的聲音,女嬰哇哇的哭了,強而有力的哭聲連在手術室外的卞思曼都聽見了,與身旁的管家吳思昭開心的喜極而泣。

一個月多後,卞語菲終於帶著愛女一起平安出院。

回到家中的卞語菲抱著健康的女兒第一時間去見了父親仇天風,想為自己過去的荒唐向父親道歉。

但是仇天風並不想見卞語菲,將卞語菲拒之房門外。

這讓徹底懺悔的卞語菲十分難過,但也心知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只能難過的跪在父親的房門外懺悔著。

這時懷中的女兒被卞語菲的舉動吵醒開始哇哇大哭,卞語菲只能開始安撫。

也許是天意,也許是親情,聽見孫女的哭聲,仇天風的房門開了。

坐著輪椅的仇天風來到卞語菲的面前,雖然板著一張臉,但是看得出來仇天風很想看看孫女。

聰明伶俐的卞語菲豈會不知,便將女兒交給父親。

仇天風小心翼翼的接過了孫女,臉上盡是驚喜與幸福的神情,而小孫女也在祖父的懷中不再哭鬧,開心的笑了。

仇天風看著懷中的孫女開心的問道。

「取名了嗎?」

父親仇天風終於願意跟自己說話,卞語菲開心的回答道。

「還沒,爸爸你來取吧。」

仇天風完全沒想到一向專斷獨行又叛逆的女兒竟然會將給孩子取名的重責大任交給自己,一時有些得意,但又故作姿態的問道。

「咳咳,要我取名也不是不行,妳說,對孩子有什麼期許。」

卞語菲久違的能跟父親好好的說上話,欣然回答道。

「我希望女兒一生平安健康,平平凡凡的就好,每天開開心心的,看著她開心我就心滿意足了,她就是我的小太陽。」

板著臉的仇天風也沒想到卞語菲會說出這麼慈愛的話,心裡感到欣慰,思考了片刻後說道。

「那就叫凡晴吧。」

卞語菲聽著凡晴二字嘀咕了兩句覺得好極了,正想開口說話,仇天風忽然一臉嚴肅的搶先說道。

「姓卞,只准姓卞!不準姓林,卞凡晴,記住了嗎,卞凡晴!」

卞語菲聞言眉頭一蹙無奈的笑了,仇天風卻是開心的大笑著。

一年後,卞凡晴一歲,仇天風終於還是應了當初觀音菩薩的話,始終沒有放下心中對林恩賜的成見,活不過三載病逝。

而卞語菲因為觀音菩薩的救命,自此皈依佛教,與相信科學無神論的林恩賜產生歧見,最終在卞凡晴五歲時離婚。

直到五年前公元2015年,惡鬼入世,卞語菲才又再見到觀音菩薩,並承接天命,成為觀音行者。

而在應承天命的同時,卞語菲體內的菩提機緣也因為當年許下的宏願而得到六大觀音的宏願之力。

但是菩提機緣每天只能使用一次,使用之後必須等待次日日出才會恢復,並且只能從六大觀音中挑選其中一位。

「每一位觀音的法力各有不同的用途,能使用的時間也有所不同,這個我就不詳述了,日後我們並肩作戰有的是機會。」

卞語菲介紹完菩提機緣的繼承歷史後緩了口氣,喝了口茶接著說道…


未完待續
「本故事中涉及的人名、地名等內容不應當和現實世界產生直接對應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