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本章節 1492 字
更新于: 2020-02-15
  孫仲霖跟和東傑中午在會議室吃便當,兩人低頭進食,各有心思。和東傑吞下一口飯,說:「你覺得尹燁隱瞞什麼?」

  孫仲霖口中仍有飯菜,只有頷首;和東傑問:「我聽不出蹊蹺。」

  孫仲霖吞下那口飯菜,回道:「尹燁那樣回代表他不知道,所以要回去問;侯正翰完全不正面回應,拿我們知道的事來打哈哈,你我在國會共事這麼久了,知道這種話術多半別有文章吧!」

  和東傑吃完便當,手上收著餐盒,發問:「就算有,他們不知道也問不出來。」

  孫仲霖也吃完了,手裡收起餐盒,揚起嘴角,「所以我才沒請唐瑩嘛!」

  和東傑坐在位置上,本來面露疑惑,眉頭微蹙。他並非總是如此了解孫仲霖,縱然如他所說,兩人共事已久,然而孫仲霖使的手段仍然讓黨內同志摸不清,他嫻熟議事規則,經常把執政黨耍的團團轉,但這回他真的沒想到原因,這回不是議事規則。

  「我是不覺得警察有那個時間看公報啦!」孫仲霖喝咖啡,表情好整以暇。

  這句話和東傑就懂了,他笑得燦爛,「孫仲霖,你不當選舉操盤手真浪費。」

  孫仲霖也笑得燦爛,「這種工作太重大我接不起,還是您老來就好。」

  「真是的。」兩人相視而笑,不知是找到破口還是並肩作戰的喜悅。

  ※

  尹燁跟侯正翰隔天進辦公室就跟唐瑩炫耀戰果,結果唐瑩柳眉蹙緊,表情不對。尹燁問:「怎麼了?」

  「你們是不懂立委的話術還是覺得這次去沒什麼?」唐瑩瞅著兩人,問道。

  「立委的例行性質詢,頂多這次請我們去而已,局長講的。怎麼了學妹?」侯正翰說。

  唐瑩嘆了口氣,「你們兩個被那個立委騙了。」

  兩人面面相覷,不懂唐瑩的意思。

  「你們兩個二線三只是這次被邀請而已,又不是局一層三線起跳的例行性要去報到,跟他們允諾也是一層的事,你們有什麼立場答應?講的更直白,有一層在,你們兩個算什麼。」

  「所、所以……他們這樣是什麼意思?」侯正翰腦袋處於當機狀態。

  「立委不相信局一層的話,他們認為有內幕,所以想找承辦問清楚,然後尹燁說要送報告,落實了他的猜測:這兩件事一定有關,你們才會允諾送報告來解釋。」

  「可是、可是我們其實不知道啊!」侯正翰傻眼,他也沒料到會被孫仲霖套話。

  「你們想個辦法生出報告跟立委解釋吧!」唐瑩聳聳肩,知道孫仲霖不找她過去的原因了:這種話術尹燁跟侯正翰聽不出來,她聽的出來。看來孫仲霖有打聽他們的底細,知道唐瑩懂議事規則跟文書處理,這種細節她會注意;反之尹燁跟侯正翰在這方面比較粗枝大葉,不會注意到其中奧妙,簡單講就是好騙好多。

  「學妹妳不救我們喔?」發現被騙,侯正翰又惱又想哭,他是要上哪生報告啦?

  「都幾歲了,自己惹的事當然是自己解決。」尹燁冷道,語氣冷然,但表情看得出他想把孫仲霖大卸八塊。

  ※

  下個星期不是孫仲霖當召委——立法院委員會會選出兩個委員擔任召委,負責排案,召委是隔週輪替,上星期是孫仲霖,這星期就不是他,孫仲霖並不十分在意這星期的召委排什麼案子,都是些不痛不癢的小案子,或是程序繁複,一看就不是這幾天可以過的案子,有一案搞不好還會被退回程序委員會。孫仲霖意興闌珊;和東傑也懶洋洋的,今天是請中選會來報告,隸屬教育文化委員會的鄭雨薙有來登記質詢。

  「大美女今天興致挺好,還來這邊跟腦子裝漿糊的中選會喇賽,妳那邊沒開會?」和東傑翻了翻議事人員發下來的法案,瞥了鄭雨薙一眼。

  「上次看到身障人員的投票狀況很生氣,就來跟他們提議了,等等再回去。」鄭雨薙沒將和東傑揶揄的話放在心上。

  孫仲霖也瞟了鄭雨薙一眼,眼力不錯的他注意到鄭雨薙的後頸——她留著俐落短髮,後頸能看得一清二楚。上面有一根一根的、不知道什麼東西,看起來不像是貼的,反而比較像是——

  長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