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角人酒館的那些事

本章節 3495 字
更新于: 2019-10-09
  「你知道嗎?原本我是要跟一個獨角結婚的,卻沒想到那傢伙有一天突然說她決定要去神殿當祭司專心侍奉朧之主,然後我就被拋棄了……」
  鳳炎舞喝完手上這一杯牛乳,瞄了一下系統面板,發現有力量加三的效果,然後繼續聽哈魯說他的故事,這兩人儼然打過一架後就變成知己了,至於另一位中途湊進來的衛兵則是在狂吃桌上的食物,一點也不客氣。
  「被拋棄的那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這裡的,應該是邊跑邊哭吧,然後我就在路上碰到一位放羊的羊角女孩,你應該猜得到那就是我現在的老婆。說真的,我老婆長得一點也不漂亮,因為她不夠高,小小一個的樣子,就像旁邊擦玻璃的那個老頭這麼高,基本上我們牛角都不太喜歡矮個兒,可就是這樣的女孩在我最難過的時候安慰了我……不過,我忘了她當初跟我說了些什麼,只記得她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去找她說說話,我們之後就這樣聊了三年,突然有一天我發現這世上沒有任何人比羊角女孩更懂我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跟她求婚了。」
  旁邊那名狂吃的衛兵突然說:「我記得當年哈魯你結婚的時候鬧了很大的事情。」
  「是啊!原本我家的羊是不願意嫁給我的,她說她這麼矮是沒人要的,早就打算一輩子養羊過生活,我覺得她是怕我拋棄她,所以我就去找祭司辦神佑婚禮,跟她發誓說我永遠愛她,後來是半推半就才結婚的。」
  衛兵又說:「我不是指這個。是當時一群牛女看到我們又高又帥的哈魯娶了一個這麼矮的羊,全都拿屎往哈魯的老婆家丟,這件事鬧了好一陣子,結果害我們這邊的牛角有一段時間都不能進羊角村,大家怨得要死。」
  「其實我本來要修理那些臭牛女的,是我家的羊不准我這樣做,說這樣做就要跟我離婚,所以我才裝沒事人一樣,不然我那時候超氣的──現在想到也很氣。」哈魯轉頭問鳳炎舞說:「你們人類也會覺得矮的人比較醜嗎?」
  「其實不會。」鳳炎舞回說:「人類對於美醜的觀點比較不重視高矮的部分,反而是身上有疤痕臉上有斑點的人比較容易被說長得醜。」
  衛兵驚訝道:「真的啊!第一次知道耶。」
  哈魯則說:「在我們這裡,身上有疤痕的人都被視為優秀的戰士。之前我還打算在野外打獵時故意受傷留點帥氣的疤痕,結果跟我家的羊說了之後反而被罵了一頓,說什麼明明可以不受傷卻故意受傷那根本不是優秀的戰士,這樣的人她是不會喜歡的。」
  衛兵摀著臉說:「哎呀,我被秀了滿臉恩愛,突然也好想結婚啊──我的溫柔小羊在哪呀。」
  鳳炎舞問:「那臉上有斑點的人你們不認為醜嗎?」
  「當然不會。」哈魯喝了一口酒。「那是被神祝福的人才會身上長斑點,這種人非常少,遇到還要跟他們行禮的。」
  「真特別──」
  鳳炎舞這時看到酒館的大門被人風風火火地推開,進來的是雷羽萌跟簡水鏡兩人,簡水鏡人跟在雷羽萌後面,此時已經離鳳炎舞跟哈魯決鬥後快三個小時過去了。
  雷羽萌對著站在櫃台擦杯子的老闆說:「老闆,我想問你一些事──」
  「我們這邊是不請人類來當服務生的。」老闆輕描淡寫地表示。
  「我沒打算問這個。」雷羽萌對老闆如此敷衍的態度也不以為意。「我逛遍兩個村莊才問到你們這裡是消息最靈通的地方,所以我想知道一些情報。」
  「問情報要收費的。」
  「錢不是沒有。」
  於是酒館老闆對著正在擦玻璃的老頭說:「臭老頭,你的生意上門了,別擦玻璃了。」
  鳳炎舞見到此景問哈魯說:「這老闆跟那個擦玻璃的什麼關係?」
  「擦玻璃的老頭是他家老牛。」
  「咦,聽老闆這樣喊感覺不出來啊。」
  「那是因為櫃台那頭牛只是名義上的老闆,大家都知道這酒館其實是擦玻璃那個矮老頭的。」
  「你們不是說矮個子的傢伙算醜會沒人要,那他怎麼還會有孩子?」
  哈魯又說:「別看那老頭醜,櫃台的那個是他第三個老婆生的,所以這老頭在我們這裡也是個奇葩。」
  「長得醜卻有三個老婆,所以其實你們也不是很在乎醜不醜就是了……」
  「你可能誤解了,在我們這裡醜是真的沒人要的。」哈魯解釋:「可是,這老頭沒有因為自己被人看不起而自卑,反而到處跟人打好關係,然後建立起自己的情報來源賣情報,基本上老頭賺了很多錢,是我們這裡最有錢的幾個人之一,所以老婆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結果是因為錢讓他長高了。」
  「嗯……你說的沒錯。」

  畫面轉到櫃台前,此時矮小的牛角老頭才慢慢走到櫃台旁,手上還拿著一塊破抹布。
  老頭發出低沉的嗓音說:「妳們兩個想要買情報?」
  雷羽萌即答:「對。」
  「一個情報一金,不給殺價。」
  雷羽萌皺了一下眉頭,然後思考了一下,才說:「要是我們問的問題你沒有情報能提供,這樣還要收費嗎?」
  「當然,沒有情報本身也是情報的一種,收費是很合理的。」
  「這……」
  老頭又說:「基本上只要妳們願意付費,那我就不會欺騙妳們,這是做生意的基本信條,反而免費的情報到處充滿陷阱,還是說妳們想聽免費的情報?」
  「說的有道理。」
  「不要覺得我收費貴,我是這附近最優秀的情報頭子,價格非常合理,而且只要妳們肯付費我自然會在知道的範圍內回答妳們,除非妳們故意問很空泛的問題,那我就隨便回答算了,所以怎麼問問題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對了,如果覺得在這邊不適合談情報,我們可以到樓上的房間談。」
  「我想就不用上去了,我要問的東西對一般人來說不太重要。」
  「嗯,不過在問之前要先付費。一個問題一金,如果是我回答不出來的問題可以免費再問一個相關的問題。」
  雷羽萌遞出一枚金幣給老頭,老頭拿到手後睜大眼睛瞧了瞧確定是真貨後才收起來。
  「我已經收到錢了,請問吧。」老頭收到錢後臉上的表情毫無波動,彷彿是微不足道的一次交易,這種表現讓簡水鏡覺得這老頭不簡單。
  接著雷羽萌直接問:「我想知道詭術士這個職業的消息。」
  老頭愣了一下,才回:「這……其實我不太清楚。」
  「老頭,你不知道詭術士嗎?」
  「我聽說過這個職業,但我的確不知道這個職業存在在哪裡。」
  「所以這附近都不存在這個職業嘍?」
  「我可以很肯定的跟妳說,我們角人這邊一定不存在詭術士這個職業,但其他地方我不保證,我一個人沒辦法天天往其他地方跑。」
  「所以獨角跟鹿角人那邊也不存在詭術士對吧?」
  「是的。」
  「那我知道了。」
  老頭這時又說:「既然我沒辦法回答妳們的問題,照規矩我得送給妳們一個相關的情報,所以有其他想問的嗎?」
  雷羽萌興致缺缺回頭看了簡水鏡一眼,簡水鏡看到雷羽萌臉上的表情就知道她現在有點不高興,接著就見雷羽萌轉向櫃台點了一杯羊奶,還是最高等級的,一小杯就要五十銀,至於提問權直接留給簡水鏡了。
  於是簡水鏡問老頭說:「那你們角人的特有職業是什麼?」
  「其實沒有……」
  「沒有?」簡水鏡又問:「但我聽你的語氣感覺好像不只是這樣。」
  「這是因為以前曾經有過,可是傳承不知不覺遺失掉,現在都沒人知道屬於我們角人特有的職業是什麼了。」
  「原來是這樣。」
  「既然我已經回答了妳的問題,沒有其他要問的那我就要離開了。」
  「好的。」
  然後老頭又走回去擦他的玻璃去了,而鳳炎舞這桌正在聊其他的話題,簡水鏡瞥了一眼沒打算過去加入,於是走到雷羽萌的旁邊直接坐下。
  這時雷羽萌喝著悶奶,臉上卻毫無表情,簡水鏡知道雷羽萌只要臉上沒表情八成都是心情不好,然後他看到雷羽萌放在櫃台上的手突然想到前幾天鳳炎舞講過的話,於是伸手握住雷羽萌的小手,突然雷羽萌好像被電到一樣頓了一下,這才轉頭看著簡水鏡。
  簡水鏡說:「心情不好?」
  「才……才沒有呢……」
  「嗯?妳在緊張?」
  「不是……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
  「對嘛,我也覺得不習慣。舞還說這樣妳會高興,看來她沒這麼懂妳。」
  聽到這般話雷羽萌瞬間就冷靜下來了,不過正當簡水鏡打算把手縮回去的時候卻被雷羽萌阻止了。
  「怎麼?」簡水鏡不解。
  「現在這樣挺好的。」
  簡水鏡將雷羽萌的手舉起說:「所以這樣牽妳的手沒關係嗎?」
  「沒關係。」
  「那心情有比較好了點吧?」
  「啊?」
  「不然妳為什麼會感覺心情不太好?」
  「這……我不知道要找多久,都問不到消息,覺得有點煩。」
  「就當作來旅遊四處看看,就算找不到至少也要玩得愉快啊!」
  雷羽萌嘟著嘴不回答,簡水鏡心想這真是少見的表情,但他大概知道雷羽萌在想啥。
  所以簡水鏡接著說:「什麼東西都能很快地得到那不是真正的快樂,經過付出而有的回報才有真正價值。」
  「我印象中好像很久以前你有講過類似的話。」
  「是嗎?我忘了。」
  「反正那不重要。我打算……既然消息問到了就不要在這邊停留太久,直接往下一區前進吧。」
  「喔,好。那我們去跟他們說一下。」
  「不過這麼早出發也沒意義,其他人現在應該在逛市場,我們等晚點再離開吧。」
  「對了,我們兩個還沒逛到市場呢,直接先過去看看好了──等等,那舞要叫她一起來嗎?」
  「我不想打擾他們聊天,所以我們兩個先走吧,然後寄信給舞,她自己會看的。」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