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另一個角色

本章節 1280 字
更新于: 2019-10-14
  今天刑事局再度前往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備詢,同樣問到挖腹案;同樣被立委叮得滿頭包,然而不能說的就是不能說,刑事局倍感無奈,國會聯絡人跟藍秋風抱怨,藍秋風鼻哼幾聲,不知是不想回應還是根本不想聽這些抱怨。

  「我那邊能處理到哪裡我會盡量,立法院那邊你們就多擔待了。」藍秋風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轉個彎她打電話給楊睿昕,「來我家找我。」

  台灣政府、教廷、重新崛起的變體族群,三條線盤根錯節,絞住藍秋風的思緒。向來低調的教廷突然大張旗鼓的派驅魔師出面解決,而且態度之急躁讓藍秋風不解,背後若非有極大的利益,就是看不到的政治角力。藍秋風不在意政治角力,教廷跟台灣政府打成一團是他們的事,不會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都無須在乎,然而她無法坐視有任何不明力量在她面前猖狂,換言之。這群神秘人物惹毛她了。

  ※

  「刑事局已經被逼到極限了,國會聯絡人跟我抱怨到我耳朵都快長繭了。」藍秋風雙手背在身後來回踱步,「真是一群白痴,不做死就不會死,吃飽太閒壓什麼日期,以為我是神嗎?我叫人馬上就可以破案?」

  楊睿昕、韓靜芬與池熙平看著焦躁的藍秋風,一時會意不過來。楊睿昕問:「秋風姐,誰做死?誰壓日期?」

  「就是刑事局那幾個白痴啊!」藍秋風怒喝,「我只說要安撫社會大眾,讓社會大眾相信警方緝凶的決心,他媽的沒說要壓日期啊!跳票對人民跟社會的殺傷力有多大他們會不知道嗎?而且已經跳票兩次了,去立法院被釘回來的作法是催我,去你的催我有什麼用?當官多長一張嘴,然後少長一顆腦嗎?破案的方法是要我去路邊抓一個人來當凶手嗎?這麼不怕立法院修理嗎?」

  暴風在三人面前颳著,他們束手無策。

  「不能再等了,你們直接跟尹燁他們攤牌,帶他們去找出那幾個鬧事的水蛭,揪出幕後主使者,教廷那邊的問題我去處理。」藍秋風被逼的完全失了方寸,楊睿昕跟藍秋風認識了幾年,還是第一次看到藍秋風如此煩躁。

  韓靜芬擰眉,她不贊成,但不敢反駁藍秋風,教廷那邊是有給他們壓力,但因為楊睿昕在教廷內的地位,在來到台灣協助辦案起他們有遭到非難,但沒有受到太大的責備,一直逃過的責難前幾天也壓不住了。韓靜芬拍拍池熙平,要他出去講,池熙平瞟了還在發飆的藍秋風,走出會議室。

  「教廷在抱怨了?」池熙平問。

  韓靜芬冷笑,「如果是教廷我還懶得管。台北總會叫我們提出工作證明,否則不幫我們辦工作簽證,沒有工作簽證,我們不能跟警方接觸,沒有工作簽證,秋風姐罩不住。」

  池熙平聞言劍眉倒插,「總會那邊要什麼工作證明?」

  韓靜芬皮笑肉不笑,「天曉得,大概是要我們殺幾個吸血鬼證明吧!」

  「妳是偵測者,這種事應該交給妳吧!」池熙平揚起嘴角。

  「去你的,都給你講好了。」韓靜芬低咒,「我上哪去抓?」

  原先嘴角帶著笑意的池熙平收起笑容,「等級跟我們差不多的來了。」

  一名男子打破門走進來,他穿著西裝,外表清秀,最大的特色就是那對有臥蠶的小眼睛。他微笑,看著韓靜芬與池熙平。

  「你這幾年存在感很低,我都快忘了你。」韓靜芬說。

  「故鄉同在東北亞,妳這麼冷淡讓我相當難過呢!」男子還是笑著。

  「我比較好奇你為什麼又來了,柳名。」池熙平道。